2010年11月28日

《海上傳奇》

拍攝手法跟《二十四城記》一樣,都是由一段段採訪所構成。不是故事性很強的電影,但我總是被那份細緻所觸動。在廢埋裡找美感,在貧困裡體現溫柔,在平凡的生活裡發掘藝術。他竟可以從如此的角度表達現代的中國,我認為賈導實在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導演。

2010年11月25日

《遇上陌生情人》

電影裡的角色:
  • 害怕一書走天涯的作家
  • 在年輕女人身上找青春的阿伯
  • 希望滿足成功慾望的女主角
  • 不肯面對現實的老婦人
所有角色都在找人生目標,在人生路人兜兜轉轉。有時想下定決心,命運又會推你到另一條路;有時不得不透過行動去印證想法;有時想從頭來過,卻發現走回頭路比向前走更荒謬;有時傷害別人,有時被人傷害....諸如此類,是否都是你我他的寫照呢?導演在說教,但更像透過創造角色來治療自己,嘲笑自己,是不是呢?

英文片名是You will meet a tall dark stranger,初時我也不明白,上網找資料,才知道西方世界tall dark stranger是死神的形象,wow,人生在世,要怎活都好,也終歸一死,難逃宿命,好唏噓,大概是要有一定閱歷的人才能拍出這裡的電影來吧?

你別理會一個人的私生活怎樣,純以創作角度,又怎能不佩服活地阿倫呢?70多歲了,還那麼多產,每兩年一齣電影,齣齣都拍得很true,又有個人風格,嫌他煩也好,嫌他老也好,他就是要堅持喋喋不休,間中諷刺世界,間中憤世嫉俗,有時又無比溫柔。想起電影的最尾一幕,那長鏡拍的公園的長椅,兩個老人在談心,活地實在很依戀這場境呀,如果你也是他的fans,你大概會明白我在說什麼,大概也會跟我一樣不自覺地會心微笑是吧?:)

2010年11月20日

丁雄泉 畫展


 







在藝術中心五樓包氏畫廊舉行,展至11月22日。
展出令人心曠神怡的畫,別錯過。:)

http://www.hkac.org.hk/tc/calendar.php?id=395

2010年11月16日

身份 王迪詩

很多人質疑過了,但我還忍不住插嘴,王迪詩太沒可能是王迪詩了。而且每多看她一本書,我就越不相信,廿八歲女律師,只一兩年的寫作經驗,竟寫出這樣成熟、流暢和具格調的文章,上至天文下至地埋無一不曉之餘,還自命年輕,漂亮,有錢,有品味,有人緣,有膽色,浪漫,正義(下刪十萬個優點)。怎樣了?這樣的一個人物,不是他媽的太超現實嗎?

剛看完她寫的《一個人私奔》,封面說,這本書含「五十篇旅遊小說」,幸好坦白說是小說,多少透露是虛構,否則我又要來多個他媽的了。試想想,書中雖有部份是介紹同一個地點,但少則也走遍40多個地方,一個人,由18歲開始有意識地旅行,要在10年間遊歷40多處,即每年最少去4-5次,這個旅遊的頻密度當然不是沒可能,只是,以她日理萬機的律師身份,還說自己一年閒閒地到內地公幹30多次搞上市什麼,這樣做有點太難了是吧?

哈,沒錯,我平時對「起底」這事都很反感的,今次之所以對她特別批判,大概是出於太欣賞了,她的文章很好看,很能抓住細節繼而發展,感情細緻,具個性,文筆不是雕花那種,卻流露著一種瀟洒和乾脆,這種風格若在內地作家裡找,大有人在,但在香港,肯定是超晒班了。

那麼看來,王迪詩不是王迪詩,她是誰呢?或許,她只是據市場定律打造出來的角色,大家都愛看不可能的事,女人看得過癮,甚至代入角色,想像自己也能寸爆一個個宅男,穿起一身名牌咯咯在中環走路;男人呢,則會對她心存幻想,跟她一起嘲笑社會不平事。可惜的是,市場能告訴你什麼賣得不賣得,文筆卻不懂說謊。從文字看來,這幕後寫手,大概是有一定閱歷,男性,本來就是賣文為生的人吧?純粹直覺。
More about 一個人私奔

2010年11月9日

《非常愛樂樂團》

電影尾段,男主角將指揮棒一揮,音樂靜止了。演奏廳裡的人紛紛站起來,大力鼓掌,男女主角相擁而泣。我也有點激動,差不多要跟著站起來叫好了。身旁的家暉的反應卻似乎有點異樣,他正若有所思,將雙手抱在胸前,長久對著大銀幕沒說話。當我伸手觸碰他時,竟發現他在微微顫抖,「你是不是冷呀?」我問。他並沒回覆,慢慢轉過頭來,眼眶內藏著淚水。

我看電影是動不動就哭的,但印象中,卻沒記得哪齣電影將家暉弄哭過。我在想,今次之所以如此特別,與其說家暉是被電影情節感動,不如說,他是被樂曲本身的和諧性所打動,特別是這首老柴的D大調,我們本來就很喜歡,聽過無數遍了,去年中國年輕小提琴家陳曦來港,我們甚至去聽過現場演奏,可惜的是我們都一致認為與他合作的泛亞樂團完全追不上節奏。

不過,我與家暉對此曲的感受應該有所不同的。基本上,我是聽流行曲長大的,是長大後才被某幾首古典樂曲所吸引,很多樂曲對我而言都有一種新鮮感;但對於家暉,柴可夫斯基是陪伴他長大的,一首樂曲,由小時候開始聽了,經歷過十多二十年歲月的今天還在聽,實在很叫人想起一路來的日子,沒錯,這些年來,無論身體或性格上,家暉應該改變很多了,那些改變不能介定是好是壞,卻是確確實實發生過,但樂曲本身呢,卻永垂不朽,永遠的優美和諧,這種感覺很難言喻吧?

我很喜歡電影男主角的一張臉,有點老了,臉上都是皺紋了,但這種臉一行出來便會令人覺得他「是個人物」,內裡似乎藏了什麼。當然,我也太喜歡女主角了,她好漂亮 好有型,那時在《希魔撞正殺人狂》時已覺得她耀眼非常。想起,有些電影似乎天生便是依附著音樂而存在的,記憶中的《花樣年華》,《一奏傾情》,與很多奇斯洛夫斯基的電影都是,這齣當然也是,音樂本身已交代了很多內容與感情了。

2010年11月8日

天吾對昏迷的爸爸說 (摘自1Q84 book3)

沉默

「我很清楚這種想像很突兀。如果把這種事對誰說起,被對方認為是妄想就完了。不過我還是忍不住要那樣想像。你可能對這個世界失去興趣了。失望了、灰心了,對一切都不再關心了。所以放棄現實的肉體,轉移到和這裡不同的地方去,過著不同的生活了不是嗎?可能是到自己內心的世界去了。」

更沉默

1Q84 book3 page 181

2010年11月7日

烏鴉的時間 (摘自1Q84 book3)

「烏鴉不會考慮時間。因為可能只有人類才有時間觀念。」
「為什麼?」
「因為人類把時間當成直線來掌握。在長長直直的捧子上畫上刻度一樣。好比這邊是前面的未來,這邊是後面的過去,現在則在這一點上。這樣你明白嗎?」
「大概。」
「不過實際上時間並不是直線。不是任何形狀。在所有意義上都是不具有形狀的東西。不過我們對沒有形狀的東西很難想像,所以為了方便而把那當直線來認識。能夠做這種觀念轉換的,目前只有人而已。」
「不過我們可能錯了。烏鴉才對。」

1Q84 book3 Page 50

10月電影 小記錄

  • 《狄仁傑 之通天帝國》:大家不用浪費時間了。
  • 《私情狂》:這齣我也不喜歡,或許我是怕了看來很歇斯底里的人。
  • 《戀戀凡花》:雖不是我最喜歡的片種,但無疑我是被當中的情節感動了。後來和ryan談起,其實我也不盡認同當中女主角的某些決定,為何我會被情節打動呢,大概,是因為自己也曾站在類似的交叉點吧?很有誠意的電影,也令人很想念日本。

2010年11月3日

1Q84 本身就是"空氣蛹" 回姐姐的信

姐,謝謝你寫這篇,也謝謝你的短訊,想回應好一段時間了,不知為何卻很想看完book 3才回應。你說tamaru跟青豆的友情像錢德勒與卜洛克的,說得真好,我也能想像是類似的畫面,惺惺相惜,又尊重對方的獨立性。(我覺得,1Q84無論在人物對白與說故事手法,也很有錢德勒的影子,例如牛河先生那種孤獨自我,不是很像錢德勒筆下的人物嗎?)

跟你一樣,我本身也很喜歡book 2的結局,甚至,看book 3的開始,有一點抗拒感,有種想將手臂抱在胸前,「哼,就看你怎樣寫下去」的心態,但看到中段,這感覺全消了,不知不覺,我也跌進了故事裡,呀,原來如此呀,一邊看一邊點頭,mother & daughter,早就鋪排好,不得不佩服,忽然又想起,為何自己當初會以為book 2是完結呢?這才算得上叫完整,明顯不過。

Book 3我最深刻的,是牛河先生的大量加入,其實我很喜歡這個福助頭,或者,我認為自己或多或少有他的影子吧?!這種脾性,這種性格,竟然擁有一對非常「正常」,甚至應該說性格開朗而且很可愛的子女;腦子裡經常有一大堆想法,卻在還未整理、推敲、查明之前,從不想對人說,希望在準備就緒後,將一切和盤托出,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露一露身手,哈,我老是希望這樣,不過,當然,結局也很可能像牛河,還未及在人前展亮我的絕技前已失去機會了。

故事另一處給我力量的,是當中幾乎所有角色(青豆,天吾,深繪里,牛河,tamaru),每一個,都是獨立不得了的個體,不單止本身就很懂得照顧自己,而是他們的想法可說是完全獨立於社會之外的,從不在乎別人的說話,「過自己認為適合的生活」,即使最親的人(比如父母)對自己的想法有意見,但仍會盡一切力氣維護自己的想法,努力追求自我,這部份給我很大的力量。我在想,你說你沒有青豆的勇氣,但你給我的感覺,和青豆所擁有的氣質(比如只對自己在乎的人溫柔)很相近。

我知道有人正期待book 4,我卻很希望就在book 3畫上句號好了。青豆和天吾都找到了出口,作為讀者的我找到了出口,我相信村上先生也找到了出口了。我反而期待他下一本小說,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