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

三星期的 電視國民

已過一段時間了,但因為印象太深刻了,我還是想將感覺記下。

我大概是由高中開始,便放棄收看電視劇了,除了偶爾會在朋友家或茶餐廳看到外,過去十年,我家的電視,播放劇集加起來的時數應少於一小時吧?然而,上個月,因身體太不適了,做什麼也提不起勁,為了消磨時間,我做了三星期的電視國民,那算是一個難忘的體驗。

我由八時多的《畢打自己人》開始收看,坦白說,這劇雖稱不上有趣,但比起其餘兩個,實在可算出色得令人感動,至少人物站得住腳,故事合理,而事實上,很大原因是,另外那兩個太不濟了。

之後那劇叫《巴不得爸爸》,感覺是,與其說這劇是從一個認真創作/尊重觀眾的角度出發,反而更像中學時採排不夠的話劇般,無論是導演或編劇,都沒有認真思考過當中的細節,部份演員也有種敷衍了事、趕收工的感覺。

我最想說的是《富貴門》,這樣說會不會太嚴厲,但感覺是,劇集擺出這樣的一個高姿態,事實上,人物個性前後矛盾,劇情荒謬令人慘不忍睹,最可憐是那班資深演員,面對這樣的一個劇本,應該別再想發揮演技這回事了,不如想想怎樣演下去才不至令觀眾太反感吧。

我連續花了三星期的晚上看這三齣電視,坦白說,第一星期,時間的確沒那麼龜速了,這叫做達成目的。但到了第二個星期,我已開始受不了,第三個星期,我已急不及待叫停了。我想了很久,究竟,是我太久沒看電視,對電視的節奏脫軌了?還是,這些年來,我跟大眾的口味已越走越遠呢?

然後我又將電影與電視作一個比較,當然,電影也有不少劣作,但每次我推進電影院大門,感覺總像進入一家又一家餐廳,無論菜式最後怎樣,還是會滿心期待。但這三個星期的電視感受,我感覺自己猶如監犯一樣,每天指定時間,便會有人咯咯叩門,遞進當天剩殘的冷飯菜汁。「吃吧!」獄卒不帶感情的說,我也只能無奈的拿起餐具。當然,就正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口味,如果你告訴我你喜歡tvb的劇集,我十分尊重,只是,我個人實在很不喜歡。

2010年1月18日

當知道

老媽患重感冒還堅持上深圳連打8小時乒乓球
老哥聯同阿嫂加姪女深夜圍剿禮賓府
到單人匹馬的40後老爸翌日接力到立法會門外靜坐
相比之下
都別說我平時固執任性不聽話什麼了

2010年1月10日

有關 高鐵事件

這不是一件黑白分明的事,而是價值觀的不同。如果你問我,硬要選支持或反對,我想我還是偏向反對的,至少,我認為不應在這種氣氛下,眾多不滿聲音之中,貿然通過撥款。當然,我也同意,一項城市的基建,並非一時三刻可以看到當中的影響,長遠來說,誰人會受惠?誰要付出代價?學者只能大概從歷史、憑數據去推測,事實是怎樣畢竟還是要交由歲月去見證。然而,就在當下,我們不用估計或者分析,已知道最少已有一批原住民安靜的生活受到影響了,我認為政府怎樣也應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

而無論是反對或支持派在示威,我看在眼裡也有一份莫名的激動。我在想,他們背後的目的是什麼,誰也沒資格去批判,這是他們的想法。我欣賞的,是他們的勇於喊出自己的心聲,勇於為社會好,自己的飯碗好,站出來爭取。就算有人批評那群八十後,對社會民情不了解,不能確立自己的立場,對答也相當幼嫩之類,但我欣賞他們,因為我相信世上無人一出世便擁有一套明確價值觀的,人的想法都是一點一滴地累積、建築、鞏固,他們至少有這樣的一個心去建立自己的價值觀,有這樣的一個心去喊出一個時代,這是十分難得的事。

2010年1月1日

2010

就這樣便踏進2010年了,感覺很不可思議。特別是過去兩個月身體不適,我並不能像以往般持續運動、不能安安穩穩的睡一覺、不能痛痛快快的吃一頓、不能集中精神在閱讀或寫作上,令日子嚴重失衡。每天、每時、每刻都只是期待著康復的一天,無論身與心靈都受了很大考驗。

幸好,在這段困難時期,我還是重新認識了一些事情,比如家人對我無條件的愛,朋友對我的關心,也重新認識了自己。我在想,我實在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本性是那麼三尖八角,對人也不是特別親切,但那麼多人還是願意對我付出真心,尤其是家人,自從得知我不適後,每天都待我如小孩子般照顧我,真的很感謝他們。

還有一眾朋友,昨天的除夕倒數雖不能像以往般親自下廚,與你們暢飲,但感覺還是很放鬆,自在,安穩。還有你們給我電郵、短訊、電話問候,雖然我並沒有宗教信仰,但也很感謝那些祈禱、誦經、祝福。

另一件值得興幸的是,在這段期間,我總算還夠精神看電影,影碟好,電影院好,在此留一張清單:骨肉同謀、吸血新世紀、大內密探零零狗、十月圍城、神探福爾摩斯、同門、巨乳排球、我愛紐約。當中我很喜歡《我愛紐約》,越短的故事越能顯示導演的功力,很值得看。

最後,很想謝謝這兒的網友,這兒更新越來越疏了,但你們還是堅持到來,太謝謝了。不知你們是否跟我一樣都期待夏天,那是一個充滿魔法的季節,我相信美好的事物都會在夏天發生,期待陽光,期待運動,期待美食美酒,期待海灘,期待涼風,期待健康。

誠心祝福大家新年快樂,新一年順利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