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

檢查

自從上星期做了一次身體檢查之後,我便晚晚發惡夢。可能我實在太沒心理準備了,我幾乎帶著吹口哨一樣的心情到診所的,診所門面也是相當正常而光鮮。

然而,當我進入了X光室,便一步一步感到不妙了,主要是燈光異常陰暗,偌大的房間的正中,就只擺著一張手術床。我在小房間換好衣服出來後,更嚇一跳的發現,所有燈竟然都熄了,只剩一顆大約只有20瓦數的燈泡,射向手術床,那種冷漠感叫我單看看便心裡發毛。

戴口罩的醫生與護士不知在什麼地方走出來了,問了我的姓名,我便被半推半就的推上床去。我閉上眼,但四周的聲音卻只令我越來越害怕。醫生用他毫無感情的聲音讀一堆數字,然後,是金屬喉管互相碰撞的聲音,電子儀器發出的吱吱聲。我開始覺得冷。

不久,我便感覺到喉管插入身體了,那種皮膚與喉管接觸的疙瘩感,實在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恐佈。我努力幻想其他的事,一些令我覺得有趣的事,我想起早陣子看小新,有段好好笑的,我想笑幾下,但不久便想到畫家慘墮崖而死,那幻想中的高空墮落感又嚇了自己一跳。

喉管還要跟身體磨擦幾耐?我想開口問醫生。
「你再動的話,喉管便會被卡住了。」醫生沒待我開口,先發制人的說。究竟這世界有沒有溫柔一點的醫生呢?為何我好像從來無遇過?

我於是動也不動,過了不知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陣麻痺,與酸痛,相信是顯影劑流入身體了。護士與醫生突然四散,X光儀器自動降下來。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的拍好幾張後,醫生將喉管從我身體抽出來,我才鬆一口氣。我不用看,但我肯定我當時看來一定臉青唇白得嚇人了。

在離開診所之後,我才想起,家暉說過不止一次了,我這個人,平時老是跟人拍桌子翻臉,為了所謂的原則與正義之類的廢東西,但在一些實實在在要自己獨自面對的情況時,膽子卻小得像芝麻一樣,比如遇到四腳蛇,比如怕黑,或者做這些芝麻綠豆的小檢查之類。我不想承認,但坦白說,他也說得沒錯的。我只希望今晚能睡得安好。晚安。

11 則留言:

說...

你沒事吧?要好好保重身體。希望你可以盡快忘記這不愉快經歷。

take care

陳若谷 說...

I can totally understand how it feels

cebi 說...

堅強需要勇氣,勇氣需要愛!

匿名 說...

令人毛骨悚然。保重身體!
宿分

匿名 說...

保重身體, 都沒大礙吧?
兩個月前body check過, 可能一般檢查而己沒覺得恐怖。倒是收報告前有點慌。

十二月尾會到法國, 打算去nice和海岸邊的城市, 因為身邊沒有人遊過那邊呀。都是看書找了些資料,想起你應該會有一點切切實實的心得, 可以分享些甚麼嗎.謝謝.:) petite

petite0309@hotmail.com

鄭裕文 說...

不過是個小檢查, 是自己比較膽小而已 :P 謝謝你們的問候呢.

PETITE,你十二月去呀, 是冬天呢, 我也沒冬天去過歐洲. 其實我上次旅遊回來也寫下了一些旅遊資料, 我找找看. 不過, 想問下, 你會開車去還是坐火車去? 由巴黎出發嗎? 大約幾天? 除了去尼斯還會去其他地方嗎?

匿名 說...

行程是先去意大利幾天, 趕及在23號抵巴黎感受聖誕氣氛, 27-29號 這3 天在南法。坐火車的。 南法的行程, 除尼斯外還在揣摩中, 你有甚麼好提議嗎:)petite

maren 說...

很有感覺的短文.
我跟你一樣, 獨個兒去旅行/跟人吵嘴翻臉, 可以很大無畏, 但是卻怕黑,怕鬼, 別人大聲一點叫我, 也會大大嚇一跳, 怕離心力到打鞦韆都不行 --- 人地叫呢d做"心血少"喎.

匿名 說...

好好保重呀. s

鄭裕文 說...

MAREN, 我能想像你是這樣的. :)

鄭裕文 說...

謝謝S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