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8日

上海十天

我回來了。在旅程中,三番四次想記下什麼,卻無從入手,因為中國這地方於我實在太不搭調了,心情總是怪怪的無法概括,比如,

  • 開口就說文明,文明吃飯,文明拍照,文明上樓梯,文明拉屎,明文規定要文明;
  • 所有地方的價值,不是鬥大,便是鬥高,或者鬥老;
  • 只要有魚池,同胞們便會做三樣事:一,餵魚;二,掉硬幣;三,按住一邊鼻孔放箭。
  • 用沙啞至極的擴音機大喊:西湖呀,你是多麼多麼的清幽呀;
  • 挖著鼻孔說:上海世博,we are ready;
  • 四周都說假一賠十。如果那一是假,再要來十個假幹嘛?
  • 全上海的的士司機,只有一個話題:上海樓價漲瘋了,上海要超越香港了。

其實,我真的很喜歡寒山寺的鐘聲,喜歡蘇州的小園林,喜歡紅磚綠瓦的舊上海,也很喜歡傳統的上海菜,然而,除了食物之外,這些風景都是純粹的風景,幾乎與人無關的。我對內地生活也實在沒一種不捨或嚮往的心情,這是在旅程中少見的。

我記得,有一個月夜,我站在霧濛濛的西湖,看著兩岸垂柳,看著橋的弧度與水影,坦白說,差一秒,只差一秒,我便被眼前的風景所感動了,但就在此時,一個沒腳步聲的大叔已站在我附近了,他在喉嚨裡鼓了一個聲音,然後,將一口啖不多不少不偏不倚的吐在我腳邊。

我不知道,換轉是他人的話,是否能繼續保持這一份詩意,只是,於我,那刻,那口啖實在煞盡風景了。或者,單純說旅遊的話,面對這樣的一個城市,就當搞搞笑,一笑置之可以,然而,若果要我長期在內地居住,我想我真的受不了。衛生是一個問題,但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是是那種充大頭的氣氛,我覺得好dry。這令我更加佩服賈樟柯導演,因為,同樣的風景,我只會直肚的批判,他卻用就地取材的方式,溫柔地撫摸草根階層的心。

在旅程中,我看完了兩本書,一本是徐林克的近作《歸鄉》,這小說我花了太長時間了,寫的風格幾乎跟《我願意為你朗讀》一模一樣,但如果比較,我認為朗讀神采飛揚太多了;也用了兩天時間看完了錢德勒的《重播》,我好喜歡呀,這是他畢生裡寫的最後一本小說,完成後一年便去世了。聽聞偵探馬羅的結局曾受到各方質疑,但如果我是錢德勒,我一定會這樣對待我自己深愛的一個角色的。我還買了韓寒的新書《他的國》,上一部《光榮日》我十分失望,這次又會是怎的一回事呢?

6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的旅歷總是很有畫面.

jeff

說...

看到你的文章,有很多細節都很有共鳴。軟件跟不上,硬件再強也沒用呀。

韓寒的文章有時也寫得不錯。

匿名 說...

WELCOME BACK! MISS YOU AR.
es+

萬能麥斯 說...

那些情景真令人說不出話..

匿名 說...

你的字好有味道, 比人好多聯想, 多謝你呀.

jCi

鄭裕文 說...

謝謝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