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

出發

明早出發到上海十天
應要一段時間才能探訪這兒了
聽聞blogger在內地是絕對是禁的
中國嘛....有時我真的不知道

2009年8月25日

KJ音樂人生

他在電影後記說,他只想做一個human being,盡量體驗與表達「人性」。他並沒有說他認為「人性」是什麼,但我相信他所說的人性是美好而完美的,而這,或許就是那一直以來隱藏在小小軀體內的殘酷,又或者,正正就是他看來是如此孤獨的原因?
  • 他叫黃家正,今年十七歲,
  • 他十一歲時已被說為天才,遠赴捷克與當地樂團合作錄音,
  • 他為自己驕傲,也為自己悲哀,
  • 他在男拔萃完成中學,在那裡當樂團指揮,
  • 他認為自己當然是一個charming的領袖,
  • 他故意在比賽時選一首超時扣分的樂章,來體現音樂的純靈性,
  • 他認為自己的樂團超班十倍,
  • 他最愛彈貝多芬的樂章,但一轉眼便爆粗口,
  • 鏡頭拍到他在學界比賽中,對在高呼團結口號的同學偷偷冷笑,
  • 他認為比賽裡顯示的team spirit是nothing,
  • 真正的team spirit是一群人對某件事物本身的好奇與追逐的心,
  • 他在鏡頭前說:爸爸有第三者做錯!
  • 他甚至認為人不用靠神去親近音樂,因為人心本來就很聖潔。
  • 他驕傲,輕狂,遺世獨立,
  • 而這種人,基本上也可說是注定孤獨的。
這實在是一齣十分好看、而且與別不同的紀錄片,激情,傷感,最寶貴的是導演處理得很細緻。我特別喜歡導演將黃家正11歲與17歲彈琴的畫面穿插,你會發現,那放肆的輕快,那不屑的嘴臉,那眼淚與咆哮,那肩膀縮起的角度,那突然的沉默,不但是形象上層層重疊,連精神上也是緊緊相扣的。你可以不喜歡這小子,但你沒可能不欣賞他的。好像還有幾場,千萬別錯過。

電影的trail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fZukgD8Sws

影院
http://www.cinema.com.hk/revamp/html/list_detail.php?lang=c&movie_id=3996

2009年8月22日

謝謝 :)

你們的短訊
生日平靜而快樂
有人想起自己的感覺真好

2009年8月17日

這一球 為了我死去的隊友


英超。愛華頓對阿仙奴。費比加斯在下半場連入兩球之後,跑到場邊舉起一件早就準備好的球衣,印有Jarque的名字,紀念早前心臟病發死去的西班牙隊友。

2009年8月13日

UP





或者,放棄夢想有時比堅持夢想更難。
而真心願意為別人改變夢想,又會是一件多漂亮的事。
翻開貼滿回憶的冒險書,看著那牛黃妹與眼鏡仔的成長,牽手看天、結領帶、郵箱上的手印、看醫生、西裝上的襟章,越簡單,卻越感動人心。記得嗎,it's the boring stuff I remember the most。
我哭到眼都腫了,很好看的電影,推薦。

2009年8月5日

竊聽風雲

看完電影之後,我帶點興奮的上網看影評,卻發現是一面倒大鬧:老土、劣作、差到爆、不知所謂。發生什麼事?我不覺得一流,卻覺得以港產片來說,肯定算驚喜了,我的感覺何時跟世界越走越遠了?  

他們都說是欠缺說服力的問題,說故事不合埋,劇本差什麼。我卻覺得,這劇本可算是我近來看的港產片中最合情合理的,於我甚至覺得太合理了,以至對於我這種不喜歡太工整的觀眾看來,甚至成了缺點。

三個主角都有明確的犯案動機,古天樂為了家人,吳賢祖為了自尊,劉青雲為了兄弟,為了義氣,加上他自己也有一段不見得光的感情,以至他明白人在暗黑的痛苦,劇情也在一開始令他洗濕了頭不能抽身了。電影才個半小時,每個細節都緊緊相扣,每一個人物的動機與爭扎也交待清楚,那還可以說是欠說服力嗎?

我對這樣的一個古天樂也太另眼相看了,他這種脂粉男樣,竟能入型入格地演一個肥肚腩的麻甩,一個老差骨,一個心地善良的草根,而且很多幕也沒有對白,純粹用肢體語言小動作交代個性,實在出乎意料,或者我還停留他做楊過的時候吧。至於劉青雲當然是一貫水準的好。唯有吳賢祖,我覺得他其實比較適合拍硬照的,不是演技或者誠意問題,是聲音與語氣問題。

其實,我知我品味一向屬小眾的,比如說《二十四城記》,或者《黑幫有個荷里活》,你沒興趣看或者不喜歡便算吧,但對於這樣一齣用心拍的商業片遭受評擊,我替它不值,至少我覺得是值得入場看的。

2009年8月2日

熱帶雨林

中午12時,34度,我背負著露營大背囊,右手一個cook set,左手一個背包,一步一步,由西灣行上西灣亭。烈日將口唇都曬乾了,汗水將眼睛刺痛,頭頂不斷冒煙,然後我才明白為何一些信仰狂為何要在祈禱時禁食禁水,或者放逐自己去曠野冥想,因為,是要如此極端,才會令人認認真真反省:我在搞什麼呀!

我在跟泰臣帶一班小學生露營。昨夜因為太熱與太吵,已一整晚沒睡的了,今天還要選擇在這樣的一個時候上坡道,小學生們基本上體力已透支了,加上高溫,我們幾個大人唯有將他們的行裝分配,心裡竟有種義不容辭的壯烈。

太陽藏了在一層薄薄的煙霞裡,卻因為半點風也沒有,紫外線高,令人很窒息。還有1公里路,若捱得上去便不用叫直昇機了,我嚥一口口水,嘗試在腦裡覆音樂為自己打氣:「搖搖欲倒是你 別擁抱 懶得要死 呼吸到南美的暑氣 在蠻荒中等你 逐分鐘消失4.8里 靜默的災劫 沒法可退備 有病還是你。」

唱呀唱,然後是小巴駛進公路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