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二十四城記

每一段訪問之後,都是長久的沉默,用來撫慰受訪者,也用來溫柔我這小小戲迷的內心。印象中我從沒遇過這種男人,他以拍電影來接近自由,以包容的心擁抱小城的寂寞,在最污煙瘴氣中發掘草根性的光芒。

當大家只愛動作,他讓電影回到了語言,以詩的節奏進入世界、進入中國、進入人的內心。當舊城塌下,一陣灰塵在畫面裡漫延,然後我們竟然會在頹靡中找尋美態,因摧毀而產生希望,那個畫面實在深深打動了我。那是誰也無法將之分析與保存的一份打動,是因為太細緻與原始了,除了將它粗略記下我別無他選。

4 則留言:

匿名 說...



呀 你看了 真好
跟著他的步伐 從"小武"到"二十四城記"
主題都沒有偏離過 卻越來越深刻 越來越接近核心
都是關懷人的思考
嗯 可能有人會說
"任逍遙"不好 "世界"也不好
那是他尋找的過程吧 尋找的並非內容
而是裝載的方式 讓更多人聽得懂的方式...

祝好

鄭裕文 說...

甫出影院, 我便想, 身邊除了大姐你, 大概沒誰會認真愛上這電影了. 真好, 你看了. :)

同意你說, 尋找的過程的說法, 而他在尋找之中, 竟然還能深深將人感動, 那感動在於, 他真正喜歡創作, 能在宏觀與微觀中國裡找到一個很漂亮的表達手法, 而且他對事物有種很細緻的撫摸.

想起奇斯洛夫斯基的人文精神, 杜魯福最討我歡心的溫柔, 高達鏡頭裡的瀟洒, 活地阿倫對創作的熱愛與毅力, 還有他自成一格的詩意, 包容, 樸素... 中國一個污煙瘴氣的地方竟可以出這樣一個導演, 比深圳出了一個李雲迪更叫人驚訝. :P 姐你又怎能不喜歡他呢, 當然我也是... :)

陳若谷 說...

比深圳出了一個李雲迪更叫人驚訝.

hahaha

i will watch it when i am back

鄭裕文 說...

pru, 不過我猜這電影有點偏...我甫出影院便聽到有人彈...不過我很喜歡呀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