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7日

除了電影

  • 《色迷謎》:結構像穿prada的惡魔,追逐功名變了追尋性愛,經歷一切之後又回到起點,可惜最後的轉折位說服力太弱了。
  • 《機動部隊之警例》:PTU太精采,之後任何同類都注定失色。
  • 《追訪有情人》 :沒印象。
  • 《小飛B》 :有點失望。可能是我期望太高了。我太喜歡這導演了。我會等的。
  • 《誰和誰和進有路》:簡單地好看。
  • 《高斯福大宅謀殺案》 :改錯名,重點根本不是謀殺案,你叫我怎樣轉移心情呢?
  • 《巴黎歌劇院》:可惜。
  • 《大犯罪家》:不值得看,繼親密之後最想罵的。
  • 《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
  • 《愛的,發聲練習》:可以看,張孝全的身型。
  • 《雪花高少年驚夢》:高。氣氛掌握得剛剛好。
  • 《五月之戀》:可以看,陳柏霖的笑臉。
  • 《再生號》:喜歡呀,佩服那創作力。但要比當然不及神探。韋家輝的哲學味與天馬行空,與杜sir的陽剛氣與節奏剛好就是一種平衡。我是看完再生號才明白為何神探能如此精彩,而再生號本身已很值得看了。

2009年7月23日

美學氣質

「事實上,我們的感情非常粗糙。一些電影概念,我們今天聽起來也是需要仔細琢磨,比如大氣,為什麼大氣就是一個好的標準?比如有力量,為什麼有力量就是一個好的標準?我們所有美學價值判斷的標準是大,是有力量,這樣的方向。那麼軟、私人、灰色、個人,好像是這個美學系統裡負面的東西,是錯誤的東西。面對文藝創作,電影拍攝的時候,我覺得所有的美學氣質都是需要的。」賈樟柯《賈想》第156頁

2009年7月21日

殺人犯 (含劇情,未看的別看)

看了很多影評,都說這電影是垃圾,我無意為它辯護,坦白說在小孩變聲那刻,我也忍不住笑了很久,然而,我卻認為電影的前半部(小孩變聲前),除了第一幕跳樓鏡頭完全多餘之外,其餘那種層層緊扣的懸疑感與張力,是港產片裡難得的。

我不覺得失望,但我覺得可惜。至少我覺得只要將電影後半部作些微調,比如將小孩所有對白刪去,將一個一個的伏線埋在前半部,再換上一個較含蓄的結局,那便可以成為一齣截然不同的東西了。

然後我和tuss聊天,他與我的想法一樣,覺得不老症不是問題,郭富城的演技有點問題,但也不是最大問題,最大問題是後半部穿橋的表達手法。我們都覺認為有這樣出色的前半部是沒可能有這個收場的,他認為是監製的意見,想配合下看慣tvb觀眾的口味。我則偏向認為,是導演或編劇,在一些細節上根本沒想好,就急急開拍,最後那結局連自己也不能說服自己。一個連自己也不相信的結局,又怎能說服觀眾呢?

當然,一齣作品的好壞總是以一個整體層面去評價的,前半部有多出色都好,後半部小孩一變聲,便將所有興都掃盡了。「我又掛住你老婆啦。」「你有得選,你每一步都有得選!」這些對白,這種結尾,實在有點像臨睡之前,才發現身邊的俊男將假髮脫掉露出光頭一樣掃興。

2009年7月13日

2009年7月6日

二十四城記

每一段訪問之後,都是長久的沉默,用來撫慰受訪者,也用來溫柔我這小小戲迷的內心。印象中我從沒遇過這種男人,他以拍電影來接近自由,以包容的心擁抱小城的寂寞,在最污煙瘴氣中發掘草根性的光芒。

當大家只愛動作,他讓電影回到了語言,以詩的節奏進入世界、進入中國、進入人的內心。當舊城塌下,一陣灰塵在畫面裡漫延,然後我們竟然會在頹靡中找尋美態,因摧毀而產生希望,那個畫面實在深深打動了我。那是誰也無法將之分析與保存的一份打動,是因為太細緻與原始了,除了將它粗略記下我別無他選。

2009年7月3日

夏天的顏色@澳門


聖地牙哥小教堂@澳門


由冷氣房出來,鏡頭濛濛的。
位於聖地牙哥酒店內的小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