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正生書院

若問我站在哪邊,我當然認為應給個機會給願意改過的人。然而,事到如今,我有點懷疑,正生要是成功搬遷的話,是不是件好事。因為,我一直相信包容是很難被呼籲的,捐錢可以呼籲,禁煙可以呼籲,但說到人的本質,比如愛,被愛,惻隱之心之類,那肯定是發自內心的而很難呼籲的。我不是特別針對梅窩居民而如此說,我覺得人都是如此。

你以為梅窩的居民不知道那是間什麼學校嗎?你以為他們不支持戒毒嗎?或者,某些人的立場確是來自無知。但我相信,更多的人的立場是發自深思後而決定的,即是,發自內心的聲音,他們知道戒毒學校是什麼,也支持戒毒,然而,那種支持不足發揮內心的包容情感。他們也天真的以為,只要正生沒搬過來,梅窩永遠都那麼美麗。

若那只是一次你死我活的遊戲,我會支持拼個兩敗俱傷,但求真理得到彰顯;但如果要學生們在所謂成功之後,長期面期附近居民的目光,辱罵,偏見等,那,我就不知道了。特別是,於我,世界上其中一種最可怕的事,是你傾全力去爭取的東西,最後捉緊了才發現原來自己不需要的,那真悲哀得很。說到底,我是對人性是抱著很極端的態度吧。

而這個世界也他媽的太如村上龍所說的「制度型」了,一切均由人的行為作標準,並沒有將內心的世界觀照出來,而且,自古以來,搞基的,痲瘋病的,愛滋的,犯過事的,通通如此。偏偏正生這件事,除了是有關制度,還有涉及愛與道德的元素在內。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樣,但如果我想改過自身,我想做一些什麼事,我情願只有幾個人入骨的支持我,我也不要所謂大眾盲目的鼓勵。這一點我反而替正生的學生感到高興。

8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是正生書院學生的話, 我怎樣都不會搬入梅窩, 我要活得有骨氣!
BROTHER

匿名 說...

"我情願只有幾個人入骨的支持我,我也不要所謂大眾盲目的鼓勵。"

呢句野好型! 我未聽過有人咁唸的.

ger ('.')

匿名 說...

其實從一開始看見有居民抗爭的時候,己覺得不能把學校遷往那兒

但梅窩居民是否理解書院,我卻有所保留,尤其當我看到這個當地區議員的「調查」時:

http://hk.myblog.yahoo.com/jw!m0xpNkWFHxn8Anm6no7GUXBT

Dan

鄭裕文 說...

哈,哥,我猜你是會這樣的,我也一樣. :) 不過現在是新生不夠空位的事,這問題可以怎樣呢?

鄭裕文 說...

GER, 謝.我的確是這樣想的,比如愛,或者恨,我情願只有幾人入骨的愛或者恨我,我也不要大眾無所謂的表面風光與虛榮. 謝謝你的留言.

鄭裕文 說...

DAN,謝謝你的連結,我也到訪那邊了,同意你的講法,其實, 我或者更希望反對是因為無知而來的,那只要認識以後,便可以解除"誤會"了. 請問你是寫作協會的DAN嗎? 還是我現實裡不認識的DAN呢? :)

匿名 說...

唉,直覺得正生書院變成了政治利益下的工具。
宿分

陳若谷 說...

正生在長洲的校舍很小,很擠,本來三十人的地方,住了18個女生,80多個男生。女生住的地方還夠用,十幾人住在一個大dorm, 共用一個讀書室,然後旁邊就是廚房,男生那邊完全不夠用,三月上去的時候見他們在起一個新的dorm, 讀書的地方像個戲棚,簡陋得可以。

明知梅窩居民反對,正生校長還是堅持想搬進去,也許就是因為正生實在太迫了,而眼前就只有這一片土地,於是校長也不惜一切去爭取。同時,人也應該有make a statement 的勇氣,或者最後都是爭不到的,或是得不到完全的接受的,但既然要令戒毒學生融入社會,就要有這一個姿態。

我也希望正生可以找到一片適合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