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

至今 我還是會覺得觸動非常

我想你一定沒有見過飛花老去的模樣
那是一種無比淒美的悲傷

現在我在水邊垂袖而立
凜凜的風聲中任泛黃的月光漫過腳面
在所有的蟬聲已經退場的今天
我沒有落寞
只有看不見的夜色如一襲黑色的風衣
而我
是風衣下淅淅瀝瀝的雨

想像我已可以冷靜接受的今天吧
哪怕你正如陽光一般逼人
這是我和我那批兄弟們都有過的體驗
一個沒有風箏的少年
和一群不知方向而翅膀堅硬的候鳥
夏天裡我們和你一樣濕潤而若有所思
冬天裡我們集體流浪

然而今天我垂袖而立
面對你如冷泉一般清峻的面容
感覺自己像是窗內的一個讀者
我攤開時間
看你如飛花一樣老去

王丹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有些人 會讓你慶幸 能跟他存活於同一時空
而他 鐵定是讓我抱有這想法的人
可以跟隨他的腳步 聆聽他的思想
他慷慨地 又含蓄地 分享著回憶 思考...
怎可能不欣賞 怎可能不心痛...

但 很多時後 我又是微笑著看他的文字的...


傻姐

鄭裕文 說...

姐, 很明白, 我看村上兄時, 也有這種想法, 我想你也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