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3日

《麥田捕手》

自上星期六聯賽後,便一直生病到現在了。同時期,哥哥與家暉也像約好了似的,一個一個發起燒來,怎努力吃退燒藥也不肯退那種。今天,本來約好一家人去隆河丘試酒會的,最終還只有我單刀赴會,勉強喝了幾口白酒(別告訴我媽),將門票交給別人便離開了。是流感,但不是豬那種。醫生說。他說最近就是很多人因為這來看他,不用流鼻涕或者喉嚨痛,就單是腰酸背痛與偏頭痛就夠難受了。

在家休養的一星期,感覺無聊得很。我算是喜歡留在家那種人,但我喜歡我能選擇留或不留在家,而不是像現在般有點被逼留在家的感覺。可幸的是,雖然吃了藥感覺不太精神,但我還是用意志力將《麥田捕手》看完,沒法子實在太爽了,我覺得這才是一本真真正正能稱得上為「有趣」的作品,全書都以「他媽的」、「窩囊廢」、「真夭壽」這些俗話貫穿,講童真、成長、成人世界的虛偽,好笑,也到肉得叫人拍案叫絶。究竟,為何我至今才看這本如此傑出的作品呢?我想起了,是他媽的以前有個窩囊廢,告訴我這本書是講棒球什麼的,天呀,真夭壽。(看,我學壞了)

很喜歡故事裡面的男主角,看似一無是處,卻是最有主見、純真而坦率的一個人,而且他看透了世界上很多裝模作樣的人和事。他不過是想找個人真心談話,卻不是被同學恥笑,被學校退學,便是被妓女欺騙、毒打,到最後他唯有對著小學四年級的妹妹才能暢所欲言。我上網找這本書的資料,是美國作家沙林傑於1951年的作品,回看他的人生,覺得這本書很有可能是他的自傳,至少他將想法都透過男主角表達了。

沙林傑還在生,仍然遺世獨立,仍然隱居山林,他從不接受任何訪問,也不答應將故事改拍為電影。至2007年,麥田出版社跟九十歲的他商討有關重新翻譯的事,他答應了,但卻定下了三個條件:一,不得用任何「經典」的字眼。二,不得刊登他的照片。三,封面不要任何插圖。怎樣,很有個性吧?我手上就拿著這本新譯本,比較個多月前在圖書館借的舊譯版,這個新譯本爽太多了。

小說的最後一章很打動我:「我打定主意遠走高飛不再回家,也不再到另一個混帳學校裡去念書了。我決定……攔一輛車,然後再一輛、再一輛,這樣沒幾天我就可以到達西部,那兒陽光明媚,景色美麗;那兒沒有人認識我,我可以隨便找個工作做,我並不在乎找到的是什麼樣的工作,反正只要沒人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任何人就行。我打算到了那兒,就假裝又聾又啞,這樣我的下半輩子就再也用不著跟人說話了。我會用自己賺來的錢蓋一棟小屋,終生住在裡面……」第265頁。我 大概,有時很憤世的時候也會如此想吧。

13 則留言:

lalafa 說...

我不憤世的時候, 也常裝聾扮啞的.
祝早日康復.

匿名 說...

近來天氣很差呀, 我之前也病和咳了十多二十天, 看了兩個醫生(其中一個是學校clinic 的庸醫)才好... 你要好好保重呢.

我很喜歡麥田捕手呀!! 不過我看的是英文版, 很喜歡, 便自己買了一本, 閒來也會拿出來看看. 很難想像怎用中文去譯那一大堆的粗口, 俗語呢.. 哈哈. 例如'窩囊廢','真夭壽' 我真的不懂. 你讀的版本是台灣人, 香港人或大陸人譯的呢? 想每處的譯法用字會有不同?

謝謝你來到訪. :) 我也發現在od留言只可留很短的, 很麻煩. :( 原來你也教過書.. 又好像是呢, 隱約記得你說過班中有一位委內瑞拉的孩子(?). 對了, 你教的是甚麼學校和課程, 怎麼學生會這樣有趣?

你提到的方法, 我也同意, 自己去學一種完全不懂的語言, 就會能體會到有多困難. 我想我要把學法文的體會放到這兒想, 或日後教書做個參考.

你真明白我. :)是呀, 很想幫他, 他一向安於現狀, 說得不好聽是冇乜上進心和大志, 現在他想進修一下是好事呀.

可能我八掛, 說真的, 還是很懷念你寫跟薄荷男的故事呢. 現在還有聯絡嗎?

s

說...

怎麼病了?希望早日康復!

好消息是,你RSS似乎在你病的時候康復了。
:P

毅打者J 說...

保重身體呀
星期三晚還要捱夜呢!

匿名 說...

我也喜歡男主角,大概是因為他說了很多我的心底話。

鄭裕文 說...

lalafa, 你給我的印象, 毫不憤世呀. :)

鄭裕文 說...

-s, 我看的那個譯本, 是由兩個譯者合譯的, 一個叫祁怡瑋, 一個叫施咸榮, 不過是否台灣人就不肯定了, 但是台灣出版社沒錯, 我也想像不到香港有誰是著名的譯者, 似乎香港本土是很少自己翻譯外國小說的, 你知道嗎?

是呀, 我教過書, 是在一間小學裡當正式的老師, 主要是教英文, 但也有做班主任什麼的 (天呀, 什麼通告, 書簿費...). 那個委內瑞拉的小女孩你還記得呀, 是呀, 她是一個一年級生, 跟爺爺兩個相依為命, 很可愛的女孩. 當我聽到她的來歷時便立時想起你呢. 想來其實我也挺喜歡教書的, 不過我覺得那似乎是一種很需要只求付出而不問收獲的工作,我暫時沒到那境界, 所以最後還是離開了. 不過那是我人生裡一段很難忘的回憶. :)

很明白你想幫他, 好呀, 想是萬事起頭難, 若你能替他克服一些心理障礙, 之後的路便好走了. 不過, 最終可能也很靠他自己是否有進步的心. 這是沒人能幫手的了.

薄荷男嘛, 沒了, 沒聯絡了, 就如以往很多人和事一樣, 都只成了故事裡的過客, 謝謝你還記得他, OD真是一個好地方, 我在OD寫東西時的心情總是大起大落, 但回想還是很有趣的. 至於BLOGGER這兒, 於我又是另一種樂趣.

鄭裕文 說...

零, 謝謝你, 我好很多了, 也謝謝你告訴我RSS的事, 我自己一點都不知道. :P

鄭裕文 說...

毅打者, 現在是晚上10時多, 我本想小睡一會的, 但怎也訓不著, 看來是要捱通頂了...唉, 老了, 連通頂要都做好準備.

鄭裕文 說...

瑞, 歡迎到訪, 你看的是中文或是英文版呢? 你還喜歡看什麼書, 能分享一嗎?

匿名 說...

香港鮮有翻譯外國小說, 這我倒沒留意. 現在經你這麼一說, 又好像是!! 難道... 香港沒出色的翻譯人嗎? 或是酬勞不夠好呢, 真不知了.

你的職業路途也挺多元化的呢. 哈哈! 轉行對你來說, 好像從不是問題!!:) 我想小孩子們一定都好喜歡你, 因為你對小孩子很有愛心, 記得你上年寫過旅行時跟法國農莊主人的孩兒玩耍的情節, 簡直就好像小說裏的情節一樣那麼浪漫那麼自由自在, 已經深深印在我腦海了.. 真的!! 哈哈

我真的不知道能幫他多少, 我甚至連他有沒有中三或中五畢業也不知道呢. 不過我會盡力的.

薄荷男, 真的很懷念這個'角色'.. 哈. 可能是當時你經常寫他, 又給了他這麼一個親切浪漫的名字, 而你們也曾經是互相關心對方的好朋友. 每天讀著讀著, 有點在看連載小說的感覺, 當中的情節, 就印在腦海了. 聽到你說他已變了'過客'感到有點可惜, 但隨即問自己, 我是誰, 怎可以這樣以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闖進了你的故事呢. 說點題外話, 你有沒有想過撰寫/出版小說? :)

s

鄭裕文 說...

S, 小朋友都算喜歡我的, 哈, 可能因為我算是個開通的老師吧.... :)

至於出版什麼, 我想暫時應該不會的, 我覺得自己不及水準. 真的. (不過我知道我說完這句你一定鼓勵我的, 謝謝你呀, 我希望將來能有機會, 亦會朝著不斷寫作的方向走, 但短期內應該不會.) 你呢? 你有想過創作故事嗎? 很有興趣知道這個.

匿名 說...

啊.. 我覺得這樣說應該沒有人會反對, 你的文筆瀟灑流麗, 早就已經超越了可以出版的水準. 有時翻看書局的新書, 發現現在甚麼人也出書, 明星模特兒甚麼玉女作家阿豬阿狗, 寫得一塌糊塗也出, 非常非常恐怖. 說真的, 看你的日記, 無論戶口搬到那裏, 也會慢慢accumulate 一大堆忠實的讀者, 就知道你的文字有多吸引. :)

所以才認為你不出版一些甚麼的好像有點可惜. 還記得你之前寫過的短篇小說, 那篇講電單車女孩閒時載人過海賺錢, 很有趣!! 哈哈...

我也曾經寫過一些短篇英文故事和所謂的'詩'(以前也在od 登過), 亦想朝著創作的方向進發, 也試過投稿(但沒成功), 無奈發現自己沒這方面的才華, 慚慚地便放棄了這個念頭. :p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