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4日

輸入與輸出

有關創作,是否必定先有input,才有output?我一直也相信是,至少對大部人來說是。然而,當我在文化中心劇院聽《費家洛的婚禮》選段時,我忽然覺得,莫扎特這神童小子,不就是不用任何輸入,便能輕易創作出神喻似的樂章嗎?或者那根本不叫創作,而是一種演繹。那種連綿的氣勢,步步的推進,好幾次以為已達到高潮了,卻又在急速滑落之際變調又湧上。他不像老柴,也不像蕭邦,他的音樂沒一種凡間的悲愴、浪漫與溫柔在內,那種打動反而像宗教式的,時而聖潔,時而清澈,即使偶有玩笑部份,感覺上也是相當的無傷大雅而歡快。一切的樂章、旋律,都流露著一份被披露的渴望,神童出生的目的,就是將那份精神的渴望自然流露出來。至於作為觀眾的,與其說很能理解當中那極致美好的部份,不如說,大家都是帶者一份充滿敬仰的態度去朝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