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9日

《1Q84》


(來源: 東方早報)

日本新潮社宣佈,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新作將於今年“初夏”上市,書名定為《1Q84》。然而出版社方面並未透露更多資訊,反倒是村上春樹本人在國外對這一新作說了不少。村上春樹日前在西班牙證實,他欲以此書向奧威爾致敬。不同的是,“奧威爾寫《1984》是預言未來,而我的小說正相反,我回溯過去,但仍然在講未來。”村上說。此書非常有可能涉及“二戰”時日本的野蠻侵略與可悲戰敗,或許比以往更多地涉及政治,但不會成為《1984》那樣的政治小說。

正在西班牙訪問的村上春樹日前向西班牙《國家報》透露,他啟程出國前,剛剛將其新長篇《1Q84》的書稿交與出版商,“這是我最長、也是最雄心勃勃的作品,花去了我兩年時間。”這句話意味著《1Q84》在字數上將超越其《發條鳥年代記》和《海邊的卡夫卡》。

而就在今年1月,村上告訴《舊金山紀事報》的約翰·弗裏曼,已完成的新作長度為《海邊的卡夫卡》兩倍。中譯本《海邊的卡夫卡》厚500余頁,以此推斷,《1Q84》或許將超過1000頁,成為十足的“巨著"。

許多大作家上了年紀,便越寫越短,一本書只有百十來頁是常有的事,但60歲的村上春樹越寫越長,他始終堅持身體鍛鍊,生活規律,且戒煙多年,火力甚壯,操作起千頁長篇,至少全無體力問題。《1Q84》書名古怪,令人聯想起喬治·奧威爾的名作《1984》。事實上,在日語中,“Q”與“九”同音。

村上在西班牙證實,他欲以此書向奧威爾致敬。此書非常有可能涉及二戰時日本的野蠻侵略與可悲戰敗,或許比以往更多地涉及政治,但不會成為《1984》那樣的政治小說。村上的英文譯者傑伊·魯賓曾透露,村上自2006年12月開始寫新作新著,狀態甚佳,全無壓力。

1月11日的《舊金山紀事報》還肯定地援引村上本人的話說,此書“將於今年5月在日本出版”。村上此番前往西班牙,是促銷其小說《天黑以後》新出的西班牙文和加泰羅尼亞文版。他穿著汗衫在巴塞羅那的海灘上跑步,流連于畢加索美術館,並對西班牙人大讚其畫作意義常新。

在西班牙的致辭中,村上也再度提及亡父對他的影響:“我父親一年前過世了,他1940年參戰,也跟我說過他的故事,但我總是在他的故事和我的故事之間搖擺。當我動筆的時候,我並沒有藍圖。只有一個場景和幾個字。"

村上春樹性格羞澀,甚少接受媒體採訪。但今年以來,他的曝光率明顯增加。2月15日,他不顧反以團體的勸阻,前往以色列領受耶路撒冷文學獎,並當著以國總統和耶市市長的面,表情僵硬地大談“我們都是脆弱的蛋”,並堅定地宣佈,哪怕以卵擊墻,必死無疑,自己也要“和蛋們站在一起”。

在加沙血戰後前往以色列受獎,並未污損村上的世界盛名,相反,“脆蛋論”令他聲譽更隆。他理所當然地被西班牙媒體問及諾貝爾文學獎一事,但他輕易以四兩“擋”開了千斤。“諾貝爾獎是給上年紀的作家的,”他逗弄對方說,“你想罵我是老頭子嗎?”他說:“我對獎這些東西沒興趣,有興趣的是讀者。”

7 則留言:

Jean 說...

期待在升溫中

說...

George Owell 是我其中一個最喜歡的作家。無論是1984或animal farm都寫得很出色。

極度期待這部新書的面世,因為我相信村上春樹真的可以寫出一部像樣的作品。

鄭裕文 說...

jean, 我也很期待呀, 日本已經出版了. :)

鄭裕文 說...

零, 我只看過animal farm, 但我想我會很快便看1984 :)

說...

1984真的寫得很色

Jean 說...

唉 最近忙得發瘋

好幾本書開了個頭都沒看完

整天出差, 好多套戲都miss 左

匿名 說...

期望!愛1984更愛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