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日

繼續朗讀(含劇情,未看的別看)

有關殺害猶太人那段歷史。那時候,德國有千萬個集中營,偏就抓了韓娜幾個人。有罪還是沒罪,是否就在於有沒有謀殺意圖、被迫送進的與自願進去的、受苦受難的和將苦難加諸他人之類的東西做比較?

法律是局限與一時性的,它能定義一個人的行為合法與否,卻無法解釋世間裡的道德、對錯、好壞。而作者本是柏林大學的法律教授。

戰後的第二代,知道了殲滅猶太人的恐佈活動又當如何?「我們不該相信我們能夠理解無法理解的事,我們不能比較無以比較之事,我們不能詢問,因為詢問會使恐佈事性成為討論的主題,即使被討論的不是恐佈事件本身,我們應該接納它們,視之為唯有反感、羞愧、罪疚地保持沉默的事件。只有少數人會被定罪、受懲罰,而我們是否只應反感、羞愧、罪疚地沉默以對?這麼做的目的何在?」第94-9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