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

禮儀師之奏鳴曲

奧斯卡頒獎禮那晚,看到日本人上台拿「最佳外語片」時,除了thank you之外幾乎什麼英文也不會說,那時我想,為何他們不努力多準備幾句話。今天晚上,甫出電影院,我實在很想回收那笨想法。

我覺得,能拍出如此出色電影的人,根本無須與外界接軌。什麼國際語言、全球一體化,或達到擴闊視野目的,卻很多時不知不覺地磨滅一個地方的深度、傳統與獨立性。電影裡面表達日本人那份獨有的細緻、對藝術的堅持、寧靜、對死者的尊敬,超越了很多東西。 感覺上是他們若將這些珍貴元素保持下去,還是一樣能在世界上獨當一面。

很想找人分享,但那不像看完《聖訴》時想站起來拍手那種震撼,而是一種完場時讓思緒定鏡、繼而鴉雀無聲的氣氛。當男主角父親的臉容由模糊至清晰,當大提琴的溫柔在一拉一放間鑽進心坎,你會發現自己的感情亦逐漸壓向內在,遺失了的片段在腦海裡慢慢浮現。別問我今年至此最好看的電影,或是《聖訴》,或是《浮生路》,亦很有可能是這一齣奏鳴曲。讓日子作證。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都看了

這是那種會讓你想很多很多的電影

看過不少文章痛批日本人重禮儀只是愛面子, 重形式, 這套片是有力的反擊

匿名 說...

這套電影很有深度,展露了日本人細緻執著的一面。宿分上

小因 說...

裕文,
當然記得阿,馬上找到妳了
相當喜愛妳的字
謝謝妳那天的分享,我至今都十分難忘那個有村上的早晨,以及來自遙遠的你們。

祝,同樣妳說的好。

註,把橘子少女看完了
雖然中間一度有些恍惚
我喜歡他說,在這個遊戲裡我們只能看到沒有中獎的人。
我們都沒有中獎ㄝ。

匿名 說...

原來你的中文名字是裕文, 很優雅呢. ^^
stacey

阿湯 說...

從網友的link link到這兒.
嗯,日本人那種執着與細膩,是教人值得學習的.所以要買一些小工具時,小弟也會選擇東洋貨色.

鄭裕文 說...

jean, 宿分, 這電影有很悲傷的成份, 但我認為最有震撼有力的, 是當中流露了一份執著與細緻, 感覺是太美好了. 謝謝你們的留言.

鄭裕文 說...

小因, 看到你的留言真好 :) 你看完橘子少女了, 這本反而是賈德我較沒感覺的一篇, 他有幾本我很喜歡的, 一本叫馬戲團的女兒(就是我網誌名), 一本叫瑪雅, 還有紙牌的秘密, 不過通通都有點哲學味的, (我是因為他才在大學時選讀哲學的) 不知你可會喜歡看這種書? :) 你有沒有叫anobii的網站?

我也有到你那邊看呀, 感覺是台灣人隨隨便便也寫得很好看. 保持聯絡.

鄭裕文 說...

STACEY, 嘻, 我以前不太喜歡自己的中文名, 有點像男子, 現在習慣了, 你呢, 中文名字是?

鄭裕文 說...

湯記, 謝謝你的留言, 你說的小工具是電子產品?  :)

匿名 說...

終於看了這套電影。由小提琴的樂章貫穿了整個故事,層層遞進,很有張力。故事裏每一次處理的個案,都帶出人們對「失去」的脆弱、恐懼和不捨。每一次都被禮儀師那種細緻、認真、莊嚴的態度感動落淚。最後一次,男主角面對他的父親,更是故事的高潮。
他們對生死的看法,既超脫又很有智慧。

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