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6日

我願意 為妳朗讀

由高雄回港的飛機上,翻開這本我在台灣買的唯一的書,我急於趕在看電影前將它看完,否則時序倒轉的話,我便很大機會在閱讀時失去那種被牽引的樂趣了,當然,同樣情況也出現在電影方面,但二選一的話,一般我會放棄電影。可能,我認為文字這東西通常比電影帶給人更廣闊的想像空間吧,若先看了電影,畫面在腦裡定格了,之後便無論如何也無法自由的想像了,但有趣的是,儘管現在我是先看書,滿腦子卻是kate的樣子和神態,書的第19頁,男主角如此形容女主角:

「我眼睛之所以無法從她的身上移開,不僅是為了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姿態與移動的方式。她的身體移動時偶爾有點笨拙。倒不是她特別重。而是比較像是她退回自己身體內,任其獨處,和自己安靜的節奏相伴,心神不擾,渾然遺世...」

書的第68頁:「我的手臂與手滑過她寬廣的背部,堅實的大腿、結實的臀部,用我的脖子和胸膛感受她飽滿的胸部與腹部。她的皮膚摸來光滑柔軟,皮膚下的身體堅強而可信賴。當我的手擺在她的小腿時,感覺到不時抽動的肌肉。我不禁想起這就像不時抽動皮膚以驅趕蒼蠅的馬。『一匹馬。』」

我很好奇,作者在構想故事時是否早就有了kate在腦海呢?是否每個作家在創作一個角色時都會以現實中的人作藍本呢?小說裡對女主角的描述,幾乎是跟我對kate的印象是一模一樣的,特別是那孤立的部份。而小說本身更可說是精采極了,我甚至開始妒忌那些還沒讀過這小說的人,我只翻到第二頁,已感到自己跌落故事裡面,感覺自己在面對一個將畢生秘密壓抑在心裡的男人,他猶豫、謹慎、矛盾,也很多顧慮;他企圖理解、卻忍不住讉責;他想放開,卻糾纏不清。我沒上網看過任何影評或資料,但很好奇人們認為故事的結局如何。至於我,我認真想過,無論我是男或女主角,我相信我跟他們有相同的選擇。

7 則留言:

說...

回來了嗎?我四月大概也會到台灣走走。欸,有空吃個飯好嗎?

匿名 說...

你語識我的(我見你成日問其他匿名者呢個問題,所以事先張揚) 不過睇你既BLOG會覺得你是一個幾神出鬼沒,又唔輕易透露心事既女子(女仔,女人,中年人,阿婆 :P ?) 好神秘,亦估唔到你幾歲,個樣係點,可能是因為有種文學氣息啦,我身邊無一個女仔鍾意睇書的,全部都只係睇雜誌,或者玩FACEBOOK. 你好像無咩入世既興趣咁. 你睇唔睇雜誌架? 又玩唔玩FACEBOOK?

剛跟你的推介睇左村上龍又覺得超正的阿正上

Tango Chow 說...

許多年前買下這本書來看,看電影簡介才知道給改編到大銀幕,名字不同了所以沒認出來,更沒有跑到電影院去看過究竟,還有些許情節鑲在腦細胞內。

鄭裕文 說...

零,你什麼時候出發?去台灣什麼地方?

鄭裕文 說...

阿正,有兩本雜誌我經常看:美食美酒與進攻足球。年齡方面,你就當我是大嬸好了。:)

你看了哪本村上龍?其實我是今年才開始看村上龍,我之前一陣對他都有偏見。謝謝你的留言, 你有沒寫網誌?

鄭裕文 說...

hard dog cafe, 我也有印象好像很久前已在書局見過這書了,但似乎不是台灣版本,你的是內地還是台灣版? 

Tango Chow 說...

台灣皇冠,漂亮掃描書面那本。那時候是放在田園書屋書架最底那一層的,封了塵,也沒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