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1日

一夜 波薩諾伐

總覺得Bossa Nova是在夜深人靜,在海灘旁的小酒館裡找到知音的。只是,當小野麗莎在文化中心音樂廳唱起《The Girl from Ipanema》時,還是會感動非常,仿佛自己也來到了巴西的海邊,看到傳說中的女孩,像跳森巴一樣走動,茫茫然向著海邊走的場景。

除了主音小野外,台上還有鋼琴、薩士風、低音吉他和鼓手。想是日本人的關係,他們都有著一種低調含蓄的氣質,尤其是小野,慵懶的嗓子近乎呼氣與發聲之間,就像玻璃片一樣稍稍用力便會粉碎,她卻漫不輕心、恰到好處的展現魅力,讓它保持著永遠的剔透。

休息後半部份,小野唱了好幾首家傳戶曉的,比如《Moon river》與《Fly me to the moon》,之後是Gilberto創作的幾首。低音吉他手在弦上撥弄,肩膀一起一伏;吹薩士風女孩踏著細細的舞步;我閉上眼,細聽,那是滲透著散漫、渴望、搔癢似的一夜。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本來我也想去聽呢
後來 太懶 錯過了...
有位朋友去了 告訴我
演唱會 現場 是如何珍貴 美好...
感謝你 你的描述 讓我借著你的耳朵 眼睛
渡過了悠閒的一刻...

說...

本來也想去聽的 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