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

惡夢

我為什麼要做那些惡夢?朋友不是背叛我便是無故的離我而去。一個接一個。沒動機、沒內容、沒前因後果,我甚至叫不出任何名字,只有一堆悲傷的感覺。事實上我對朋友還要求什麼?我還有什麼可以被背叛的東西呢?no。根本沒有。丑角舔舔嘴唇的問:why so serious?我告訴他,因為我想喝酒,但胃痛;想睡覺,但老是做惡夢;想過簡單的生活,卻有著複雜的情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