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6日

他是我的北京朋友

說了好多年要來探我的寧維,帶著他內地的女友來了香港。我們在旺角東火車站碰面,他胖了,老了,以前活像韓寒小說裡那些搞笑風趣的小混蛋角色的,今天已是一個老氣橫秋、愛揚愛錢的內地百姓了。

記那年夏天,我19歲,他15歲。我們就像哥兒們一樣,搭著膊頭在王府井吃一元一串的炸蝎子,兩人一碗麻辣粉皮;他總是愛在街上扮米高積遜行moon walk,又像大人一樣喝酒、敲筷子,教我說北京粗話。

他問:砵蘭街真的有陳浩南和山雞嗎?
我說:我不就是洪興十三妹。你來香港吧,我帶你去看。

然後在我離開北京那個早上,我在旅遊巴士的尾座放下背包,回頭,才發現他踏著單車追在後面,胖胖雙腳像摩打一樣打轉打轉,兩行眼淚在他臉上流下來。

可能就是這畫面,我心裡一直都當他很親。然後,經歷了很多年毫無聯絡後,今天,我再一次問他,要不要去砵蘭街行一下?他卻似乎聽得不太明白似的,托一托那黑框眼鏡,說那種閒雜的地方怎能去,又拿著三大疊幾萬元的鈔票,問我LV、Gucci、AX哪間打折。我不懂回答,事實上我感到可惜,因為,我發現,一些感情或關係,在經歷歲月之後,除了留下回憶,便沒有什麼可能持續發展的餘地了。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段一定是純真的年代,可是往日的回憶只能留在腦海了。 宿分上

陳若谷 說...

唉。好想大聲嘆一嘆氣。

人人都會變,當日他是率真,今天也是,只是追求的已經不同了。

轉變不由自己選...

匿名 說...

十年不是一個短的時間... 很多人和事也變了... 能保持昔日純真的, 也許少之又少... ? stacey

鄭裕文 說...

姐,謝謝你,你又怎說得上是濫情呢?感覺是你的情很珍貴,很罕有。也只有你才會跟我談賈梓柯與王丹。:)

其實想問你好久了,你喜歡王若琳嗎?不知怎的,最近聽她的新專輯,有一首叫《一種念頭》的,就想起你,不是外表,也應該不是聲音吧,但感覺你跟她有相似的地方?或者是那種像貓兒的性格  還是你文字裡那藍調一樣的情懷 是不是呢?如果你不喜歡她 別生我的氣。:P

鄭裕文 說...

宿分, pru, stacey, 是有種"回不去了"的感覺, 不知是否每個人都有這種經歷呢?

一時性的情感,一時性的關係,之後再聚卻發現似乎沒什麼可能持續發展的餘地了.

謝謝你們的留言. :)

tusswu 說...

他在你們中間的十多年空白發生的事情,將一個信念改變。而你自己仍然能夠將十多年前的光境深深印在腦中,並覺得是重要的事,其實某程度上是你的一種福氣呢。

匿名 說...

總是當小朋友好, 童年的純真及率直很難在大人的世界裡找到, 我還是替你有著一個快樂童年回憶而高興, 至於現在的現實, it does not matter !! (R)

匿名 說...

Some memories are best left as memories. - Alex TX

Surrealist 說...

朋友, 抱歉很遲再在這寫些東西.

我特別喜歡這篇entry,
簡短卻能勾勒那種物是人非的唏噓.
自問也是一個重"人"的人,
卻發現一次又一次同類的唏噓,
讓我覺得"關係"是不能過份眷戀的.

也許應如徐志摩"偶然"所說: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又, 對了,
我當年大學選科放了中大社會學首選,
結果入了而且成績不錯.
(但興趣卻在一年之間消逝)
拿了獎學金遠走高飛到荷蘭交流一年,
於是把心一劃念文學, 主要是英國文學.
英國文學本身是有趣的.
但對我總不如中國文學那種熟悉感.

匿名 說...

I wonder if you are a writer?Precise words, real affections... in a stylish way.I really appreciate the style of your expression. keep it up.

(t4two)

鄭裕文 說...

謝謝

真好有你們留言給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