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日

那一場 澳洲網球公開賽

簡直是冷靜與熱情的一場交戰。四個多小時的賽事,就像情侶之間無休無止的互相試探和猜疑,看得出他們身體都累了,但心的激動卻從沒放輕過。最後一局,當拿度大汗淋漓的揮拍,咆哮一聲之後,他興奮得大字型攤在地上。他是世界冠軍了,一個才22歲的西班牙左手揮拍小子。

可是歡樂的氣氛卻出奇地只維持了很短的時間。

頒獎儀式開始,前世界冠軍費特拿宣佈成為第二名,他上台致詞的時候,神情悲傷,良久沉默裡,忽爾有人大叫:federer,we love you。全場歡呼。他就更加說不出任何話,雙肩微微顫動,流下男兒淚來。那,還可以是一種什麼的感受?遺憾?愧疚?背負著觀眾的期望和愛戴,卻出盡全力也無法勝出,似乎也預期了之後的體力也未必可以再創高鋒了,一個前世界冠軍要退下來。那表情實在叫人心酸極了。

之後拿度上台,他卻並沒立時意氣風發上台致謝,只是第一時間搭著費特拿膊頭,將臉頰湊過去安慰他,一時間,敵人變成兄弟,世間一切立時超越了所有勝負、名利、爭逐,兩人隨之識英雄重英雄地微笑起來。

在冠軍致詞裡,拿度說什麼?

「對不起,我贏了費特拿,他永遠是最出色的而無可取代的世界冠軍。我很明白費特拿的感受。明年見。」說後他整晚也收起燦爛的笑容,仿佛費持拿的傷心也是他自己的傷心。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不過你喜歡的拿度贏了你不是應該開心嗎?

es+

tusswu 說...

因為費達拿本來可能打埋今屆就唔打,但佢下年又再接再厲了。我老豆都說費達拿的打法係比較好睇有覇氣呢。

鄭裕文 說...

若問喜不喜歡, 喜歡呀; 但若問那晚高不高興呢, 又不是太高興. 可能是因為費特拿看來很傷感吧.

鄭裕文 說...

TUSS,我覺得費特拿打得很瀟洒,很有皇者風範,但似乎他會在比賽中想很多事; 拿度呢, 則好像沒什麼包袱,他只全力博盡每一球,前後左右幾遠都博盡追, 我個人很喜歡看這種運動員,肢體充滿力量,渾身有勁,野性得像一頭獅子. 當然,那一頭曲髮,也是我多看兩眼的原因,我毫無道理的喜歡頭髮微曲的男子. :P

鄭裕文 說...

TUSS, 有沒有人說你瘦了的話會像范逸臣?

匿名 說...

我看這場比賽很刺激, 到最後很傷感,到現在想起他的哭泣還是有點難過. 我自己是一個超級federer 迷,很喜歡他的優雅.. 也很喜歡NADAL那種拼勁.. FEDERER表現太多錯失, 其實很大因素是心魔.NADAL自奪去他的第一, 傷得他很深, 他一開波就好緊張可見...而心魔要自己去克服,但又年事已高..不過正如很多nadal 的球迷說, nadal 需要federer 去成就他, 而federer 亦需要nadal去使他進步,沒有永遠的皇者..

依然很喜歡看你的blog.祝好.: )

匿名 說...

十分好的文章, 兩人的關係描述得十分細緻, 加油, 妹!

匿名 說...

你寫得真好,把那場賽事生動地刻劃出來。我彷彿看見一幅感人落淚、識英雄重英雄的感人場面。--宿分

鄭裕文 說...

petite,謝謝你還會來這裡,我也很喜歡收到你的留言呀,可惜你不常更新你的網誌.我記得到上次你留言給我已是去年歐聯的足球賽事了.你生活好嗎?祝好.

鄭裕文 說...

謝謝大佬和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