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6日

這應該 有點過時是吧?

  1. 我覺得單眼皮的男子很有魅力,卻從沒在現實中愛上過。
  2. 我像貓一樣喜歡吃海鮮。
  3. 我喜歡我的家,但討厭我的鄰居。
  4. 我喜歡速度,害怕高度。
  5. 但討厭開快車的人,每次都破口大罵,其實人家都踩油門走了。
  6. 我長期失眠,易醒,發惡夢。
  7. 我覺得處女座的男子 都很可怕。
  8. 我不喜歡太高大、看上去太強壯的男子。
  9. 夏天、大海、陽光、串燒、飛鳥、香氣,經常為我注入生氣。
  10. 有兩種氣味很吸引我,但我不吃也不喝的:朱古力與咖啡。
  11. 我的朋友與家人信任我,似乎也喜歡我,但多數不太認同我。
  12. 電影和小說填補了我與人溝通時很少找到的深度與共鳴感。
  13. 我較喜歡看翻譯小說,較喜歡男作家。
  14. 我選擇一齣電影時很隨意,選擇一本小說卻很謹慎。
  15. 我從沒覺得自己適合任何一份工作,這感覺同時令我感到很懊惱與很慶幸。
  16. 我渴望被了解,也害怕被了解。

2009年2月25日

惡夢

我為什麼要做那些惡夢?朋友不是背叛我便是無故的離我而去。一個接一個。沒動機、沒內容、沒前因後果,我甚至叫不出任何名字,只有一堆悲傷的感覺。事實上我對朋友還要求什麼?我還有什麼可以被背叛的東西呢?no。根本沒有。丑角舔舔嘴唇的問:why so serious?我告訴他,因為我想喝酒,但胃痛;想睡覺,但老是做惡夢;想過簡單的生活,卻有著複雜的情感。

2009年2月19日

浮生路


在電影院看到這個表情,心就禁不住酸起來。這男人明明剛背著妻兒偷食回家的,但那雙可憐巧巧的眼睛,以及那一觸即潰的脆弱,又教人怎捨得生他的氣,反過頭來還想好好抱住他,掃掃他的頭髮,告訴他:沒事 沒事了。

迪卡比奧於我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擁有複雜的腦袋,明瞭世間的情感,可塑性高,卻又似乎經常難以自拔的逃不出角色。喜歡他,並不像喜歡C朗,或劉華,那不只是一種激盪心跳的快感,而是包含著一種細水長流的感情,一種富深度的仰慕。印象中,他主演的每一齣電影我都看過,卻是一次比一次驚訝。我曾對誰說,他是當今世上最好的演員,卻惹來笑聲,我唯有改口說,他是當今世上我最喜歡的演員算了。

電影於我很沉重,寫實,也可能太有共鳴了。
  • 誰不曾認為自己與別不同,後來才懷疑自己不過是凡夫俗子?
  • 搬家便能獲得所謂的自由?
  • 改變生活,是一種追尋,還是一種逃避?
  • 骨氣是?留下來腳踏實地?還是努力改變不如意的現實?

我看了一些影評,說電影像話劇,對白多,劇情少,我同意,但以改篇一本小說而言,似乎也只能這樣了。故事的結尾是革命至血流,血流至成功,但迪卡比奧最後坐在公園的鏡頭卻似在反問:成功又如何?最傷感的是男女主角由始至終也深愛對方,誰能解釋這結局背後,那千絲萬縷的命定、誤會與錯失呢?

2009年2月16日

他是我的北京朋友

說了好多年要來探我的寧維,帶著他內地的女友來了香港。我們在旺角東火車站碰面,他胖了,老了,以前活像韓寒小說裡那些搞笑風趣的小混蛋角色的,今天已是一個老氣橫秋、愛揚愛錢的內地百姓了。

記那年夏天,我19歲,他15歲。我們就像哥兒們一樣,搭著膊頭在王府井吃一元一串的炸蝎子,兩人一碗麻辣粉皮;他總是愛在街上扮米高積遜行moon walk,又像大人一樣喝酒、敲筷子,教我說北京粗話。

他問:砵蘭街真的有陳浩南和山雞嗎?
我說:我不就是洪興十三妹。你來香港吧,我帶你去看。

然後在我離開北京那個早上,我在旅遊巴士的尾座放下背包,回頭,才發現他踏著單車追在後面,胖胖雙腳像摩打一樣打轉打轉,兩行眼淚在他臉上流下來。

可能就是這畫面,我心裡一直都當他很親。然後,經歷了很多年毫無聯絡後,今天,我再一次問他,要不要去砵蘭街行一下?他卻似乎聽得不太明白似的,托一托那黑框眼鏡,說那種閒雜的地方怎能去,又拿著三大疊幾萬元的鈔票,問我LV、Gucci、AX哪間打折。我不懂回答,事實上我感到可惜,因為,我發現,一些感情或關係,在經歷歲月之後,除了留下回憶,便沒有什麼可能持續發展的餘地了。

2009年2月9日

聖訴


  • 當字幕緩緩升起時,我深深呼吸了一下。
  • 那感覺真的太美妙了,電影可以這樣激盪心靈。
  • 宗教最重要的是什麼?基本上是一個「信」字。
  • 但電影說的卻是人性上的質疑(doubt)。
  • 不要問,只要信?還是一但懷疑便要查個水落石出?
  • Gossip是什麼? 滿天紛飛的羽毛。無人可以收集回來。
  • 三個角色,三種分明的立場,就像一場等邊三角形的拉鋸戰。
  • 但,只要三角形稍稍變形嘛,劇情又會作一個微調,保持那鼎立的拉力。
  • 神父、老修女和年輕修女,是否就代表改革、傳統和仁慈?
  • 但改革的人最有階級觀念。
  • 傳統的人夠膽狠狠的摘下十字架,說:「落地獄都好,我都要查出真相!」
  • 仁慈可能被視為軟弱。
  • 有關信仰、偏見、是非、道德、階級。
  • 簡直可說是一個冷靜而無懈可擊的劇本。
  • 不過是90分鐘,需要有多少聰明才能將故事表達得恰到好處?
  • 不知道。到電影院看吧。

2009年2月3日

KO 兩罐金威

連續做了兩頓晚餐,感覺良好。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做菜,特別是電飯煲蒸出滿室飯香時,自己的胃口也一下子被勾引出來了。我總是喜歡做中式的,有時也做意粉,然後好多年後,我才不得不認為中餐味道的變化擴闊多了,為何每次跟外國人提起Chinese food時他們會皺眉頭呢?昨夜,我做了金針雲耳蒸雞,魚香茄子;今天晚上呢,則做了香蔥豬頸肉,南乳粗齋。兩天晚上都有配上次pokei留下的金威啤酒,我心裡暗暗高興,因為,明天開始,我終於可以喝回我的青島啤了。

2009年2月2日

那一場 澳洲網球公開賽

簡直是冷靜與熱情的一場交戰。四個多小時的賽事,就像情侶之間無休無止的互相試探和猜疑,看得出他們身體都累了,但心的激動卻從沒放輕過。最後一局,當拿度大汗淋漓的揮拍,咆哮一聲之後,他興奮得大字型攤在地上。他是世界冠軍了,一個才22歲的西班牙左手揮拍小子。

可是歡樂的氣氛卻出奇地只維持了很短的時間。

頒獎儀式開始,前世界冠軍費特拿宣佈成為第二名,他上台致詞的時候,神情悲傷,良久沉默裡,忽爾有人大叫:federer,we love you。全場歡呼。他就更加說不出任何話,雙肩微微顫動,流下男兒淚來。那,還可以是一種什麼的感受?遺憾?愧疚?背負著觀眾的期望和愛戴,卻出盡全力也無法勝出,似乎也預期了之後的體力也未必可以再創高鋒了,一個前世界冠軍要退下來。那表情實在叫人心酸極了。

之後拿度上台,他卻並沒立時意氣風發上台致謝,只是第一時間搭著費特拿膊頭,將臉頰湊過去安慰他,一時間,敵人變成兄弟,世間一切立時超越了所有勝負、名利、爭逐,兩人隨之識英雄重英雄地微笑起來。

在冠軍致詞裡,拿度說什麼?

「對不起,我贏了費特拿,他永遠是最出色的而無可取代的世界冠軍。我很明白費特拿的感受。明年見。」說後他整晚也收起燦爛的笑容,仿佛費持拿的傷心也是他自己的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