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9日

深夜散記

在半夜裡醒來,再也無法入眠,現在已是深夜四時多了。記憶裡幾乎每次這樣喝完酒便會如此醒來。口渴難耐,舌頭和喉嚨像被火燒過一樣,頭腦異常清醒,心裡也特別難受。總有這種時刻,沒有誰可以陪你渡過,也幾乎沒有什麼可以慰藉心靈的東西。

然後我想起好多朋友告訴我喜歡在晚上工作的事,覺得特別有效率芸芸。於我,卻除了打開窗簾,看大片大片黑暗迎面撲來,寫一篇網誌發洩一下情緒,將零碎心情記錄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以往,或者,我會在這個時刻為自己斟一杯酒,將一齣舊片重溫一遍,可能是英瑪褒曼,或者活地阿倫,現在的我卻失去了那份情趣了,這究竟和自己稍稍長大可有關係呢?

早幾天更無端像缺堤一樣哭了好一大頓,才察覺自己心的堤防竟是如此弱不堪擊,一觸即潰。那甚至是沒有所謂解決或不解決的一件小事,但那種疲倦感卻在此事發生之後不時控制住整個身心。說到底,可能還是「那想法」控制了我的思想,究竟還要經歷多少次厭倦與疲累之後,我才可以對世界不再斤斤計較什麼呢?

8 則留言:

Unknown 說...

你平常給人的感覺是特別瀟灑豁達的人。anyway, 祝一切都好。

匿名 說...

你好像有個大難題一直也解決不了?是嗎?為什麼呢?不過我知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大難題.

有時你告訴別人你的大難題,不過別人可能就是不明,覺得這樣這樣這樣便可了,認為並不是什麼問題.但自己卻知,事情不是這樣.
相反,可能亦一樣,我想因為每個人也有不同的想法.

Max

匿名 說...

去一次旅行, 散散心, 一切就會好起來

-突擊隊

匿名 說...

我明白無論幹什麼都不能令心情好轉的痛苦。(Hard Dog Cafe)

匿名 說...

同意W,你是我認識的惟一一個女仔給我一種瀟洒感覺(甚至係出世),你亦係我認識裡面甚少的文字同真人比人的感覺完全一樣既人,我曾經見過一D網友,到最後都係好驚訝的,但你幾乎是見文字就等於見到你.見你就知你會寫文章既人.

相信你很快無事,係咪? 新春大吉!

will

鄭裕文 說...

謝謝

真好 收到你們的留言

:)

匿名 說...

透過秀明,看了您的blog,感覺很隨意,很真實,謝謝您,給了我一黠啟發…希望秀明可以給我們更多好故事吧!haha

鄭裕文 說...

phoebe, 謝謝你的到訪.我也在期待秀明的故事呢. 你有寫網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