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

虞姬


也許世上只一個他,是男的,卻比女人更嬌美。消瘦,走路時碎步輕巧,抑壓的神態,卻在眼珠子一轉、回頭一笑之間,傾國傾城。那裡頭雌雄難分的自戀,以及不堪一擊的情感,如此惹人憐惜。我沒法不抓住對脆弱男子的偏愛,尤其是看完《梅蘭芳》,更應好好珍惜程蝶衣,那虞姬對霸王的迷戀,那一臉茫然若失的悲涼,才配得上稱作孤單。

8 則留言:

Swallowtail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Swallowtail 說...

對電影'梅蘭芳'反而興趣不大, 可能我有偏見, 不喜歡黎明. 張國榮的'霸王別姬'就不同了, 我很喜歡電影的選角, 除了秋菊外. 家中有 '霸王別姬' 的小說呢. 其實說起來我也挺喜歡李碧華的小說.

原來你都喜歡脆弱的男生... 哈哈. 脆弱的男生總令人有心痛的感覺, 但要脆弱得來不嘔心和乸型才好看呢. 上星期看完日本電影 '被偷聽的人' 對安滕政信就有這樣的感覺. ^^

tusswu 說...

證明了香港已經沒有一個進入那種境界的演員,同一個導演,接近的題材,但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Surrealist 說...

朋友,不知妳是否還記得我,也記不起為何失去彼此的音訊
今天重新Log in荒廢三年的open diary account,看了一些 entry 和留言,於是找到妳的另一片天地
小弟現於地球的另一端念西洋文學,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年
保重!

鄭裕文 說...

我都不喜歡黎明,看了梅蘭芳他的演出就更加不喜歡. 我沒看秋菊呀, 也好像沒看過李碧華的小說, 但剛看了她旳作品系列, 似乎都是有點悲傷蒼涼的故事... ?

是呀,有關脆弱男子的部份,想起張國榮,劉燁,陳坤,李安納度迪卡比奧,這幾個人都在不同程度上給我相似的感覺,不太高,瘦瘦的,好像會說話的眼睛,深而分明...

我不知道安滕政信呀, 不過上次看悲夢時看到小田切讓, 他也曾演過東京鐵塔, 我沒特別喜歡這種男子,但不知怎的卻覺得你可能會喜歡,不知可有估錯呢? 我亂猜. :P

鄭裕文 說...

tuss, 同意, 不過我又想起, 雖然陳凱歌拍程蝶衣是很神采飛揚, 但之後導演拍得那幾齣, 比如和你在一起,都是很有抄襲和作狀的意味的.梅蘭芳的前半段好看得叫人想拍掌,但後半段則基本上可以離場,這種結果導演怎可能沒責任呢?

鄭裕文 說...

surrealist, 我當然記得你. 還記得你想讀的是中國文學, 怎麼轉了西洋文學? 看你的日記, 你在德國?

匿名 說...

啊, 不是呀, 我意思是, 不喜歡鞏俐演 '霸王別姬'裏秋菊的角色. ^^

哈哈... 你估對一半. 我是喜歡小田切讓的類型, 但自從有一次看過關於他的報導(明報), 說他非常傲慢, 怎樣不合作, 讓筆者難做等等.. 不知為何, 自從那次後, 對他的印象立刻轉差, 連他主演的戲也不想去看. 其實現在想想, 也許是那記者有偏見, 跟小田有誤會也不定. 可是, 心裏就是認定了小田是很差勁的人...

stac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