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新春 我在看電影

  • 《求偶一支公》:嗯,告訴我,還有誰像我一樣對韓片的細緻忠心耿耿呢?
  • 《抹茶之戀味》:又是陳坤,怎麼我滿腦子都擺脫不了他? 
  • 《感官世界》:瘋了導演金基德,男女主角全片都沒說一句話。神化、靈異、離群。算了,你不喜歡就算了,他只要你欣賞他。
  • 《瑪德蓮墮落少女》:有關天主教的醜聞,有關少女因「所謂」的淫蕩罪而被禁錮,改篇自真人真事。後來才知道,導演原來是Trainspotting的Peter Mullan,當然可以如此好看了。推薦。
  • 《崖上的波兒》:沒可能喜歡。
  • 《游龍戲鳳》:我只是在期待劉偉強其他的東西,不是這種。
  • 《家有囍事2009》:#($&(*@!

2009年1月29日

深夜散記

在半夜裡醒來,再也無法入眠,現在已是深夜四時多了。記憶裡幾乎每次這樣喝完酒便會如此醒來。口渴難耐,舌頭和喉嚨像被火燒過一樣,頭腦異常清醒,心裡也特別難受。總有這種時刻,沒有誰可以陪你渡過,也幾乎沒有什麼可以慰藉心靈的東西。

然後我想起好多朋友告訴我喜歡在晚上工作的事,覺得特別有效率芸芸。於我,卻除了打開窗簾,看大片大片黑暗迎面撲來,寫一篇網誌發洩一下情緒,將零碎心情記錄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以往,或者,我會在這個時刻為自己斟一杯酒,將一齣舊片重溫一遍,可能是英瑪褒曼,或者活地阿倫,現在的我卻失去了那份情趣了,這究竟和自己稍稍長大可有關係呢?

早幾天更無端像缺堤一樣哭了好一大頓,才察覺自己心的堤防竟是如此弱不堪擊,一觸即潰。那甚至是沒有所謂解決或不解決的一件小事,但那種疲倦感卻在此事發生之後不時控制住整個身心。說到底,可能還是「那想法」控制了我的思想,究竟還要經歷多少次厭倦與疲累之後,我才可以對世界不再斤斤計較什麼呢?

2009年1月27日

Benjamin Button

電影裡有一幕,年輕的姬蒂白蘭芝,想與人老心不老的畢彼特上床,畢彼特礙於自己的生理狀況而拒絶了;另一幕,白蘭芝懷孕了,畢彼待想負責任,卻因為自己身體變得越來越年輕所以按捺不住要到外邊闖,中東,印度,周遊列國。

假若,身體和靈魂分開來運作,我們也未免太強調靈魂的主導性了,例如人說:心境年輕就好,我們是大細佬之類。但這電影,就像身體和靈魂的一場交戰,說著那年輕跳躍的活力,與那無能為力的老化,無可奈何地侵蝕人的想法。

痛苦來自什麼?比較、期望、轉變。如果人人都像Benjamin一樣,一出生已是蒼老,繼而年輕下去,電影是否就不會傷感了?我在電影院經歷了Benjamin的一生,並沒想像中震撼,但比想像中悲傷。

2009年1月24日

常山趙子龍

印象中,劉德華是楊過、是康熙、是劉sir、是墨者革離。然而,一身是膽的長勝將軍趙子龍嘛,好不好還是讓個位置給氣宇軒昂又會撐桿跳的胡軍?當我看完《三國》,又看完《赤壁II》之後,我這樣想。

2009年1月22日

I hope this match never ends

這廣告我不知看了多少遍了。那一頭曲髮,那瘦削的面頰,那古老的奧脫福球場,大閘慢慢打開,他扭過對手,他躍起,勁射,卻中柱了,雙腳失望的跪下,大雪紛飛。

那一年,他十四歲,他說,他是母親的孩子,要踼,便要踼母親的家鄉而不英格蘭國家隊;二十年後,他說,曼聯是他得到光榮的地方,然而,要掛靴,還是可能回威爾斯淡淡的退下來。他怎可能如此好看,如此孤獨、叫人喜歡,又如此會傷透人心?

2009年1月20日

don't touch Kaka

雖然有可能是傳媒誇大,自己也不是Kaka的球迷,但當我知道Kaka聽到AC正考慮以天價將他賣給曼城時,他在更衣室立時掩面落淚,又在自己屋企的露台掛起AC那22號黑紅戰衣以示忠心,我不由得對這男人生好感和憐憫之情。

這個年代,球員真的像奴隸一樣被逼買賣的嗎?球員自己的意願呢?當然,我知道,對於這事,總有些人會像很明白世事的告訴我:「還不過為錢!做場戲而已。」ok,yes,maybe,可能有些人踢波真的純粹為錢,但這只限於一些中下游的球員,對於Kaka如此頂尖的,我認為,除了錢,肯定還有一種發揮自己的熱情和欲望在內的。不信,你看碧咸,最後還是技癢的要返回大球會,為何呢,你只要看一看他在洛杉磯銀河時,無論多努力開七旋斬也無人接應那份沮喪,就知道。

那球員一世也留在同一球會嗎?又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以Kaka的水準,可以效力曼聯,或巴塞,或皇馬,但絶不是榜尾數來第三位的曼城。我也對曼城這隊波超級討厭,沒傳統,沒立場,自己是否可以護級都成問題,還以為有錢大晒,買這個買那個,就像一個醜八怪又肚子生蟲的大肥佬。

重看上一場AC對費倫的球賽,看到AC球迷冒著寒冷,也要表達他們對Kaka的熱愛;看到Kaka整晚也是奮力作戰,一身泥漿也希望能為AC進球;看到他在完場時手執球衣以示忠心;看到他跟細哨和碧咸這些拍擋擁抱、識英雄重英雄。連我自己也想立即飛到義大利,告訴AC領隊,就連我們中國人,也想大叫一聲:別碰卡卡!






2009年1月19日

包法利夫人

包法利夫人的圖像

「她後悔過去為他守貞,現在看起來那簡直是愚不可及的罪行,如果她心中留有些許貞節觀念,此刻也在她自尊心受重創的暴火下土崩瓦解了。她偷情的惡行,以諷刺性的眼光看來,反而成了一種勝利,她憶起她的情夫,目眩神迷地感受到他的魅力。她以一種新的熱情,把自己的心靈投入她渴望的那種波濤中。」 《包法利夫人》 第181頁

肉體的激情,纏綿的溫存,道德的掙扎。一次又一次的不忠,一個接一個的謊話。有關女人的性慾、放蕩、寂寞、好勝心、自尊心。別以為事情可以輕易解脫,到最後,主角、作者、讀者,誰也不能逃離出來。

2009年1月16日

Manchester vs Chelsea - Clever Corner

看到中段才知道原來是這樣的,這種蠱惑小玩意太得意了 :)

2009年1月13日

13度

  • 冷得叫人受不了,天文台說是13度,我卻懷疑快要下雪了。
  • 喝好多暖水,穿得肥肥腫腫的,洗澡時將水溫調到最熱為止。
  • 一年到晚,最難捱便是這段日子了。
  • 不過還是冒冷去看了幾場晚場。
  • 《澳大利亞》:於我是太大了。
  • 《停車》呢,明白姐為何喜歡,我也喜歡呀,那魚頭湯、妮妮的承諾、蛋糕、女人內褲,在前段出現時或一點意思都沒有,但繞了一圈後,事情便清晰分明了。
  • 《Blow Up》:Wow,我只能說,不明不白,但太有型了。
  • 然後我和家暉聊起,有時,看所謂的經典前,也應調節一下心情,因為,它並不是觀眾一坐下來便只負責接收的電影,它要求觀眾思考,參與其中,沒精神的話一定累透。
  • 這或者有點像聽交響樂,實在不是隨隨便便拿出來一邊翻消閒雜誌一邊聽的東西。
  • 又想起今天發現灣仔尚文書店執笠的事,唉,連這個唯一訂購《美食美酒》雜誌的機會都沒啦。
  • 我覺得大陸出版的《美食美酒》是談葡萄酒談得最有趣的一本中文雜誌,雖然不好意思也要說,香港那些太悶蛋了。
  • 唯有返大陸時買啦。
  • 喉嚨痛老是不好,又流鼻水,相對濕度百分之38。
  • 收音機正在播林子祥翻唱的《零時十分》。
  • 很冷的夜,卻在想不如喝一杯香檳。
  • (瘋了,沒有香檳啦我家)

2009年1月8日

虞姬


也許世上只一個他,是男的,卻比女人更嬌美。消瘦,走路時碎步輕巧,抑壓的神態,卻在眼珠子一轉、回頭一笑之間,傾國傾城。那裡頭雌雄難分的自戀,以及不堪一擊的情感,如此惹人憐惜。我沒法不抓住對脆弱男子的偏愛,尤其是看完《梅蘭芳》,更應好好珍惜程蝶衣,那虞姬對霸王的迷戀,那一臉茫然若失的悲涼,才配得上稱作孤單。

2009年1月4日

悲夢

在Kubrick書店,翻開一本叫《作家的愛情》的短篇,由十多個作家說自己的愛情故事。我對頭幾個故事不為所動,只是,後來有一篇寫得非常有格調的,就像臨睡前跟枕邊人細說心事那種淡然又平靜的氣氛,在短短五頁紙中將才華表露無遺,坦白說,我幾乎不用看名字就知道那是王丹的文字了,又有誰可以將散文寫得像詩歌一樣優美而具節奏感呢?我問店員那本新出的詩集,卻發現都缺貨了。

離開書店已是晚上9:50,我買了9:55的戲票,是金基德導演的新片《悲夢》,因為太喜歡他之前那齣《慾望的謊容》了,於是抱著期望進場,然後全程都被當中那冷酷肅殺的氣氛牽動,心情像被橡皮筋扯了開來,及至最後那結局,到完場時字幕慢慢升起,我也沒法鬆一口氣。金基德實在是一個聰明不得了的瘋子,他很清楚,怎的畫面,怎的節奏,能牽動觀眾的情緒,到最後,就連他自己也墮落於故事之內。其實故事裡有些東西早就可以駁斥的了,但整體而言都是很夠份量一齣電影,至少,不計《紅氣球》和《斷了氣》兩齣經典重溫,比起最近看的新片,《葉問》、《吸血新世紀》、《東京部落》、《非誠勿擾》、《神探伽俐略》,這齣電影才有一種叫人飽肚的感覺。

2009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