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4日

if you want me

到達海下灣時,天色已灰暗了。靠著日光的殘餘,步行了大約30分鐘便到達灣仔半島。草坡軟綿而廣闊,只是人實在多得我沒想像過,中學生、大學生、一家大細的、也有像剛下班脫掉西裝領帶的,當然還有一對對應該是打算來看星星的小情人是吧。

我在最近海的位置開始扎營,踢開小石頭、將支架砌好、縛繩子,就花十分鐘,小小的居所便拔地而起了。然後我想起中學時用的又笨又重的屋型營幕,集幾人之力弄半天也弄不成,比較起來,現代的折合式蒙古營太方便了。

晚餐是豬肉片、薯仔、蕃茄、津白、脆皮腸、烏冬麵,全部都是一窩熟,毫無烹調技巧可言。吃吃弄弄兩小時,在找水源洗食具的時候,我忽然想,究竟人為何要特地入來這麼遠的山邊野嶺吃餐飯和睡覺呢?是否平時生活太單調,需要特別點的什麼來整理一下心情呢?

點起汽油燈,在營幕裡看看地圖,鋪好地墊,我大約在12時左右打算睡了,四周卻沒有為我而寧靜下來。有一隊應該是叫什麼香港少年軍,此時還在left left left right left操乒;另一群應是大學生吧,正舉行畢生第一次營火會的樣子,正聲嘶力竭的在為自己剛建立的信念和價值觀叫喊。我算不上很失望,不過我本來還以為可以聽到海浪聲的。

夜冷得快,我打開營帳頂的小布窗,竄進像蠶蟲一樣的睡袋裡,不敢動,免得風偷進來。看著天空,冬日的星夜和夏日有何不同呢?那群叫囂中的大學生裡,可還有一個天文學會的大師哥?不過,於我而言,星空其實都是一樣平靜而遙遠。ipod隨機播,第一首便播出一首我很喜歡的歌曲了:

Are you really here
or am I dreaming
I can’t tell dreams from truth
for it’s been so long since I have seen you
I can hardly remember your face anymore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電影《一奏傾情》

4 則留言:

鄭裕文 說...

嗯,你實在是我認識的人當中,看書最多的一個. :) 剛巧我借了海明威的《老人與海》, 然後我想起電影《流氓醫生》裡的劉青雲,將海明威的名字誤作海參威. :P

笨弟

匿名 說...

實在.. 浪漫得不敢想像呢!!! ^^
好!! 我也要鼓起勇氣, 多接近大自然!!!
mag

匿名 說...

Once 是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電影

很榮幸有機會進戲院看了這部電影

幾首音樂都不錯, 一般人都比較喜歡 falling slowly

個人比較喜歡 If you want me

匿名 說...

旁邊那麼多人,有點大煞風景.
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