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第一感

還以為12月能悠閒的做著各種自己喜歡的事,喝葡萄酒、看電影、看書、看球賽、逛博物館之類,最後,樣樣做齊了,除了感覺悠閒之外。

所有事都是在匆忙之下完成的,感覺是在我未及得明白一刻發生什麼事之前,一刻已完結了。每早醒來,心情就像救火一樣,身邊的人拼命跑,我就不停大喊「停呀」或慌忙灑水,好像不得不搞得自己身心疲勞至極才肯罷休一樣。

有關方向,其實我已擱之不理了,事實是理不了,但裡面的細節呢,則有調節的必要。當然,我沒打算將生活搞得像小學生一樣規律,卻希望能精挑細選幾樣自己喜歡(或者重要)的事,然後全心投入、義無反顧的去做。

就如每次事情完結時的感覺一樣,我發現,很多東西也不是估計不了,而是我視若無睹,而我至今竟然還沒學懂認真尊重自己的第一感。我不知其他人怎樣,但我回想起,第一感告訴我太多的事了,第一眼看見誰,第一次踏足一個工作的地方,翻看書本的第一頁,聽到某歌曲的初始的幾個旋律,雖說不上萬無一失,但大致也能推敲出事情的大概了。

看了兩齣法國電影節的電影。《巴黎》我是進場後才知道自己幾個月前在巴黎返港那程機上看過了,算是失望的,它若作為法國電影節的開幕電影,太普通了。至於《舞莫停》,別以為是美輪美奐的跳舞場面,no,那是用輕鬆的手法處理的悲慘故事,完場時有人拍掌叫好,我則只覺得「還ok啦」,那感覺。

7 則留言:

匿名 說...

第一感的說法很好呀,用那些第一印象,第六感,直覺,信念,做自己的舊詞語只有說不清,別人亦收不到的感覺.
Max

匿名 說...

剛看過法國電影節的programme,我想他們用"Paris"來做開幕電影也是最安全的選擇罷,始終巴黎兩個字無往而不利,點都會賣到d錢。不過背負著城市名字的電影總令人太大期望了,且看Nicole Kidman和Hugh Jackman的"Australia"會否又叫人失望。

我沒有看太多法國的製作,這一代的法國電影都沒有很觸動到我,最多也是像"Paris"一樣叫我有一刻的清新,僅止而已。節目單中我還有看過拿康城金棕櫚奬的"The Class(Entre les murs)",感覺倒很真實很貼身,這一代的法國年青人就是這樣長成的,叫大人很頭痕。刻劃老師的手法很冷靜、一點也沒煽情,但也讓觀眾感到他是值得尊敬的英雄...這套電影還是要看一看!只是說它是大片嗎,又談不上。這個自命發明電影的國家幾時先會出返套大片啊?!

Louis

鄭裕文 說...

哦, 我覺得第六感,直覺,信念,做自己幾個都是在說不同的東西呀,但第一印象則等於第一感了,不是嗎? 

鄭裕文 說...

Louis, 謝你的留言.同意你說, "巴黎"是最安全的選擇,但於我這故事枝線太多了,幾個人的命運在巴黎交叉相連,而當中想表達的東西呢,卻都不同,我看著看著,只感到自己一想入戲了,那部份已完結了. 至於類似手法我覺得很好看的,可能你都看過了,叫Love Actually,很商業,但很好看,主題很清楚,感情也很真率,你認為呢? 我沒有看the class呀,去買時都無飛了...還有什麼法國片子是近年感覺良好的呢? 天使愛美麗? Before Sunset? Priceless? 都OK好看呀, 又算不上大片. Paris, je t'aime? The Dreamers? 呀, 不是法國出品. 我現在期待的,是在大熒幕上看一齣我滿心期待的舊片,你可曾看過? 高達的breathless. 天呀, 快要在電影中心重播了. :)

Louis Cheung 說...

我也喜歡love actually,不過大概是和一班朋友聖誕節一齊走到電影院的那種氣氛令我感覺很好。其實我不太懂電影的,通常對一套戲的欣賞都很直覺。幸好法國有很好的藝評文化,總可以讀到很精闢的分析。
你說到的例子提醒了我原來法國賣埠的電影和本土叫好叫座的很不同!有Audrey Tautou的戲我都避,我不覺得她有什麼好啊,然而她卻成為the法國演員...懂電影的人都和我說before sunrise before sunset根本不是電影我也明白,但這兩套戲都是自己的情意結,沒辦法(兩套都不是法國電影btw);paris je t'aime我很喜歡啊,但不能算作法國電影罷;the dreamers我倒沒看過... 總之我覺得這些賣埠的都只能說是「法國情懷」片,很糖衣的感覺呢。
上年叫好叫座的本地製作有講述Edith Piaf傳奇的"La môme(La Vie en Rose)",我覺得也算大片了。最賣座的則叫"Bienvenue chez les Ch'tis(Welcome to the Land of Ch'tis)",玩對法國北部人的stereotype的喜劇,這些方言、口音、習性的笑話真是非常地道的文化,外國人大抵很難明白,所以在香港的電影節也不見影踪。有一套很多影評也覺得應該拿金棕櫚的叫"Un conte de Noël(A Christmas Tale)",我沒有看過,但知道那是炎炎夏日出的聖誕片子,講到家庭和家人之間的問題,是非常典型的法國電影,我想這就真是上年的大片了。
我有看過breathless,除了一些鏡頭還在腦海,印象郤不深,也許要再看過!杜魯福郤很觸動到我呢。近年喜歡的法國導演郤要數François Ozon了。

鄭裕文 說...

我也不懂電影,我總是跟一些讀電影朋友的選擇完全相反 :P 或許我跟你一樣也是很靠直覺吧, 不過有時我反而樂於如此無知,那我便可以用最直接的心去找尋樂趣了,當然我也明白, "懂了"之後應該會有另一種樂趣. :)

我知道你喜歡杜魯福呀,我第一次看你的網便是看你寫《野孩子》了. 我自己呢,也三番四次被這導演觸動,他一生就執著於兩種東西, 一是愛,二是電影,其餘免談. 他脆弱,任性和直率, 令我感覺很好, 就像可以交心的一個朋友一樣. 另外幾個大演呢, 我對Kubrick不是太有感覺, 不過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喜歡他. 我喜歡高達, 不過不是看他太多的片. 很想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奇斯洛夫斯基呢? 我用"喜歡"杜魯福的相同程度"欣賞"這個大導.

呀,OZON,我不知自己是否他的每一齣也看過,但,我看過的每一齣, 都是佳作. 特別是《Time to leave》, 那最後一幕,買一杯雪糕,鋪一條毛巾,看著夕陽緩緩落下然後慢慢死去的畫面,至完場後好幾天心情也不能釋懷.還有《5x2》講婚姻的,《華麗安琪兒》講一生追求的原來不是自己想要的,還有《八美千嬌》那種幽默和哀傷...我感覺上,他很懂人.

我看過《La Vie en Rose》,我喜歡呀,不知Edith真人是否如此,到最後還挺身唱沒有悔沒有愛沒有恨? 你另外提的那兩套我則沒看過,也不知香港會不會上呢?同意你說賣埠的法國情懷說法,不過The dreamers雖則美輪美奐又糖衣, 但還是叫人看得相當有樂趣的. :)

你去了巴黎多久?

Louis Cheung 說...

電影我也是近年才認真點看,一直都只把它視為娛樂。不知道真正了解它的grammar後看電影會更享受或不?音樂對我來說則絕對是前者,它的抽象令我巴不得要找出一個個根據去認清自己經歷過的情緒。你喜歡音樂嗎?

對,Truffaut和Ozon都是很人性化的導演,這或許就是法國電影的魅力所在。Kubrick對我來說則是大師,每一套電影都截然不同但又非常成功令人很深刻,就像一個作家又可以寫愛情小說又可以寫驚慄、傳記、哲學作品...Kieslowski很久以前看過藍白紅其中一套,現在都忘了,絕對要再看(也因為我對Juliette Binoche很有好感呢)!

這是我第二年在這裡唸書,叫待了一年半吧。再之前則短住過數次學法文。可以email再談啊:louisck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