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我們在板前

和阿娟吃午餐,$28壽司便當,她說我果然是街坊。然後,她說起,由中學時代至今,我們真正遇到「是一回事」的男子有幾個。

我們總是用代號,不是什麼ABC先生,因為改名這東西不能太著跡的,例如那個大學生,因為是在大學附近提起,他的代號就是「水街」;之後有一個燙了髮的,順理成章叫「公仔面」;最近那個,說不上什麼特徵,於是,迴轉壽司轉了一圈,他就是「三文魚」啦。

「你總是遇到好男子。」她說。
我不好意思的吃了一束冷面,事實上,我真的忘了很多的舊事了。
「不過,你又真的忘得快。」她又說。
我點頭,想說點什麼,最終只夾了她一塊三文魚。

其實本來是怎說的?
「對,你可以說我善忘、善變,有時魯莽。然而(停一停),從來(提高聲量),也沒有人,可以說我是假情假意的。」(像奧巴馬,豎起一隻食指,頂天立地的說。)

14 則留言:

匿名 說...

哈~ 我跟友人也是這樣, 談論大家遇到的男生時, 給他們改一些'花名/代號'. ^^

mag

匿名 說...

老實說,我不明白為何要用花名.二人在聊天,又沒別人在聽,有何意思呢? 哈,真不明你們女生的想法. - Alex from TX

匿名 說...

Alex: 不用花名, 難道用真名??? 你自己會這樣嗎??? ^^

mag

匿名 說...

哈我當然記得你果時改了一個薄荷男,我仲好記得你寫了一篇唔叫"小花園"定"小公園"既短篇,你筆下既佢係幾型仔既,不知現在他身在何方? :)

匿名 說...

我也記得薄荷男呢~ 但我不記得 '小公園'了.. :'(

MAG

匿名 說...

Mag, 當然會啦。特別沒人在旁時。可能我要改一改,huh? hehe... Alex from Tx

匿名 說...

Alex: 原來男人是這樣的... O____O" haha..

For me, 除非談論的是大家都認識的人, 否則只會用代號呀. ^^

mag

匿名 說...

of course i remember mint boy too....

ck

匿名 說...

How come you named him "Minty Dude"? Was he really cool then or he just likes to smoke Salem? I hope it's not the latter coz I find smoking disgusting... Yuk! -Alex from TX

匿名 說...

I think it's cos he simple likes the mint flavor... ^^ MAG

鄭裕文 說...

嘻,其實我也不知為何用花名呀,可能是想將形象強化些吧,比如傻強,肥龍,骨精強,山雞,丁蟹,小龍女,或者小藍宇,一聽名字便可以想像他們什麼type了. :P

其實早陣子我上MAG的OD時, 發現自己的OD再也LOGIN不到了,問了OD的管理人也沒回覆,那代表那兩年的日記就此失去了,感覺卻不算是很可惜,而是,有點,覺得,呀,回憶呀,往事呀,就這樣輕易遠去了.

反而有時會懷念寫OD時的自己,好像更任性更放開懷抱似的.

十分感謝一些由OD一直來看的朋友,有你們來看感覺良好 :)

匿名 說...

呀, 我們都是飛人的忠實fans 呢~ 會一直追隨你到天涯海角~~~

T______T

mag

鄭裕文 說...

謝謝你MAG,有時想,其實我只要有幾個讀者便足夠了. :)

匿名 說...

我也喜歡拜讀你的文字呢。我還記得薄荷男啊。OD的空中飛人是你嗎?

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