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

湖中女子

看,稍回暖一點我便出來了。你知道我是超怕冷的,這幾天老是流鼻水、打噴嚏和咳,就連Bitgette那天來我家打掃時,見我圍著笨笨的棉被,一手紙巾一手熱水什麼的,也笑說:你搬去菲律賓算了。我點頭,說good idea,又打了個嚏。

其實看《胖子》之前,我也看了Raymond Chandler的《湖中女子》,這是我看Chandler的第二本小說,我之所以隔了兩星期後還要再提,是因我太喜歡了。小說是在1943年完成,但幾十年之後的現在看來,還是覺得很有型、很破格、很瀟洒。我很開心知道圖書館還有五本長篇故事等我去借閱,但也代表著那期待是一次一次的倒數著了。

想來,除了我哥之外,我身邊幾乎是沒一個人喜歡看偵探小說的(說實連真真正正喜歡看小說的人都極少)。我卻自小便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偵探迷,由最初赤川次郎的三色貓、三姊妹、到福爾摩斯、克莉絲蒂、松本清張、梅森探案、艾勒里昆恩,總之,那時我和我哥不知那種弄來一個列表,列出了世界偵探小說1-100的排行榜,然後大家就分頭去找、去借或買、再回來猜包剪決定誰看先看後。

然後當然我們都長大了。有一段時間,我甚至可能是因為看太多了,很多偵探橋段再也不能帶給我任何驚喜,直至早幾年Dan Brown的《達文西密碼》又再引起我的興趣,是的,我當然記得,《達文西密碼》是很commercial,但實在光芒四射又富娛樂性,至今回想我還是覺得那次的閱讀經歷可以用一流來形容。

而閱讀chandler又是另一種很痛快的經歷,它和我之前看的偵探小說可說是完全不同類的。它毫不著重橋段或佈局,怎樣死,誰是兇手,線索什麼,都是次要,故事最牽引你的,是作家掌握故事節奏的能力,將讀者的心思牽引,卻又不慌不忙的。我特別喜歡男主角偵探馬羅,他總是用著一種很冷靜俐落的手法辦案,你一邊看,總就是想一邊跟著當中的步伐,為自己倒一杯Gimlet,為手槍上一上彈,輕描淡寫的踏足今夜的江湖,且看看有什麼會發生那種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