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日

黃家駒 劉卓輝

我不知道一些真正研究文字的人怎看黃家駒的詞(好像說沙石太多了?),但我個人是相當喜歡的。

他直率,真摰,他填的詞便坦蕩蕩地表達出這種性格,就說《海闊天空》這首歌,他聲嘶力竭的唱「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幾多人聽了就哭了?為什麼?很簡單,因為他是家駒,他唱自己所想的,就是這樣。不信你不妨試試讓黎明、周華健、甚至周杰倫翻唱這首歌,我相信根本是沒法子觸動人的。

「香港無樂壇,只有娛樂圈!」這是家駒說的。除此之外,他還填了大量具憤世味的歌詞。我記得小時候唱K,一坐下,便是《我是憤怒》:「你勿說話/皆因今天的真理/講起始終都跟我/有段距離」。

還有《不可一世》:「從沒信要屈膝面對生命/縱沒有別人幫 」。歌曲裡面那種甘願冒險、寧願單打獨鬥也不肯埋堆、敢作敢為、不屑世俗的態度,能到哪兒找了?

而家駒和填詞人劉卓輝的合作,更可說是一對完美的組合。如果真有細心留意劉卓輝填的詞,不難發現,他是世上其中一個最能理解家駒的人,兩人的影子二合為一,有時我都分不清這首那首是誰填的了,例如我很喜歡的《無淚的遺憾》:「終於漫長歲月/現已彷彿像流水/我不知道/擁抱你/已是誰。」

  • 還有《長城》:「皇帝的新衣/熱血的櫻搶/誰卻甘心流連塞上」
  • 《歲月無聲》:「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何況秋風秋雨」
  • 《情人》:「是緣是情是童真/還是意外」

怎樣,你不覺得這根本是家駒嗎?

我想起曾經有幾個朋友,分別都一臉認真的叫我細心留意五月天的音樂,他們認為我很有機會會沉迷,還告訴我五月天的音樂早就超越了beyond了。我不知為何他們會異口同聲這樣說,然而,我卻覺得,「超越」的說法好大膽。因為,beyond是很難超越的,甚至可說根本沒所謂超越不超越,因為他們所發表的,並非音樂本身,而是一種態度,一顆赤子之心,關懷世界,散發著草根性的光芒,時而憤世,時而盼望。當家駒執起了一寸非洲的泥土,展現著笑容,擁抱孩子,叫人不分膚色界限不分你我高低;當你在旅途中一片漆黑的夜間火車上聽到他唱「前面是哪方/誰伴我闖蕩」;當記憶回到逝去日子,在高山劇場看band show時放聲瘋狂叫嚷,你會發現,就算你之後再會喜歡誰都好,beyond(或者說家駒),怎也能在心中保留著一個不褪色的位置。

17 則留言:

日光 說...

我也算是五月天的粉絲,而beyond的歌對太遙遠了,我只聽過一點。

阿信的詞,主題豐富,文學性、修辭彷彿是強一點。但他的詞,總似是繞個圈說話,總是要修飾過,很顧及形象,也許還摻雜了許多計算,要想清楚歌迷喜歡聽甚麼,覺得甚麼能夠打動他們才會寫出來。其實他自己不是很憤怒,但有很多其他的目的。

至於家駒的詞,如你所說,只說自己所想的話,而他有很多話要說。而家駒本身,似乎是一個直率真摯的人,大概不是很會計算,也不太在意別人如何看自己。

拿公眾人物做比喻,家駒的作風比較像毓民,五月天則像公民黨或民主黨時而和稀泥,時而吶喊的政客。

說...

有沒有空吃個便飯?=)
我facebook加了你但你還沒approve

匿名 說...

鍾意你呢篇,想知道你對林夕既睇法.

singtao alan

匿名 說...

你最後一句話講出了我的心聲. 就是因為家駒, 我愛上了搖滾樂, 就是因為他, 我愛上會彈結他, 戴耳環的男生, 這甚至成為了我一生追求的浪漫形象... an ideal image... 永遠有個情義結, 永不會改變.
呀.. 其實那段歌詞不是'灰色軌跡'的, 而是'長城'的.. '灰色軌跡'是: 酒一再沉溺/何時麻醉我抑鬱'...
是!! 劉卓輝跟家駒的配撘真是天衣無縫!!
-mag

匿名 說...

無淚的遺憾永遠是我心目中最喜歡的beyond歌曲之一呢. mag

陳若谷 說...

完全同意。

家駒不單率真,還善心而且前衛。我彷彿又看見那天他靈堂前的"天妒英才"幾個字。

匿名 說...

他能在心中火光還沒熄滅之前離開, 在人們心中留下一個永恆的火種

未嘗不是個好安排!

鄭裕文 說...

日光,我都有細心聽過幾首五月天,其實我都喜歡呀,很有陽光氣,亦有感染力,在沮喪時聽的話,人仿佛慢慢也變得壯大起來,不過可能BEYOND太傳奇了,尤其是家駒,我似乎不能用客觀的心情比較.

我感覺是很久沒見你了,還以為你沒來啦,你最近好嗎? 祝好.

鄭裕文 說...

零,你回港呀,好呀,吃飯下星期(10號那星期)會好一點,你在那兒上班? 我們電郵約吧.

APPROVED了,你看到嗎?

鄭裕文 說...

singtao alan, 嗯, 我現實裡認識你嗎? 我也曾在星島日報當過記者,你是我的舊同事嗎?

我對林夕呀,有時我覺得他似乎是太痛苦,填詞好像在治療自己,他不像方文山,不像周杰倫,他不是天生豁達,而是在嘔心瀝血的靠寫詞,去勸自己豁達,去想開,你認為呢?

鄭裕文 說...

MAG,其實我覺得家駒最傳奇之處,是因為他生於香港, 我一直覺得香港這地方是很難很難培養出這種氣質的男子的,台灣可以,大陸可以,但香港不能,至少我在現實裡一個都沒見過.香港的男子現實得令人吃驚,大家都以搵多錢自豪,以成為世界仔為榮,沒有火,沒有立場,老是以和為貴.那和家駒表達出來的氣質是完全不同的. 謝你提醒長城那曲呀.

鄭裕文 說...

pru,其實所謂意外是否真的可以避免的呢?那次意外,為何好像有一樣很強勁的命運元素?

鄭裕文 說...

JEAN, 那樣火光的代價太沉重了.

匿名 說...

是的, 家駒是不同的. 我好懷疑在香港的未來, 還有誰能像他那樣引起這麼大的回響呢.

原來你在星島當過記者? 我的最好朋友也在那裏做過很長的時間呢. 你知你們認不認識. mag

匿名 說...

我是家駒的信徒!!

他在我心早已成神!!

永遠的不可一世!! 不可超越!!

再他的腳下一切將海闊天空!!!

日月神教-向左使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Unknown 說...

不同的時代, 有不同的時代曲。對於不了解或不想了解Beyond的人, 我不會強迫。等於, 不要告訴我有誰可以取代家駒一樣。很好的文章, 我又想他了, 希望他現在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海濶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