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5日

方文山 周杰倫

說方文山這台灣填詞人,你可以說他幸福,因為周杰倫賞識他;同時卻也不得不替他感到少少慘,因為周杰倫是出名咬字不清的,總是依依呀呀的便將歌詞帶過,有多少人真能夠聽出歌詞內容呢?

我就聽不出來了。哈。不過我喜歡呀,我覺得他們好合拍,又互相依賴。曾經,方文山笑說:「周杰倫嘛,是音樂上的巨人,生活上的侏儒。」我聽了也笑,因為,似乎是方文山填補了杰倫不足的部份是了。

聽周杰倫的歌,讓我覺得他本身是幼稚、真率又孩子氣的。他喜歡打籃球、變魔術、打功夫、玩雜耍、開快車。他直接、古靈精怪、既浪漫又有英雄主義,他確實有才華寫出具個性的旋律,方文山卻用文字將他這種性格更突顯出來。

周杰倫有一首歌,叫《鬥牛》,講打籃球,旋律是很年輕很滿不在乎那種,方文山這樣寫:「有什麼不妥,有話就直說。別窩在角落,不爽就反駁。」 根本就是周杰倫。

而電影主題曲《霍元甲》呢,方文山填上:「唏 命有幾回合?擂台等著生死狀。」還有那幾下霍霍霍霍的出拳氣勢,有畫面的旋律和文字,完全脫離了張明敏式沉重傳統的舊中國風。

方文山曾說,他和杰倫之間,是先有旋律才有詞的。若是快歌的話,杰倫通常都會提供簡單的主題,比如《雙截棍》,周杰倫說:一定要講李小龍呀文山;《忍者》呢,就要有日本風。至於慢歌,杰倫通常都沒意見,就讓方文山自己想填什麼便填什麼好了。

在方文山為周杰倫填的詞裡,我當然很喜歡《七里香》:「那飽滿的稻穗 幸福了這個季節 而你的臉頰像田裡熟透的蕃茄」,我喜歡呀,每次聽完之後心情都很好,都會更喜歡夏天。我還喜歡什麼呢?

  • 「在我沒回去過的老家米缸 爺爺用楷書寫一個滿。」《上海1943》
  • 「雨輕輕彈 朱紅色的窗 我一生在紙上被風吹亂。」《菊花台》
  •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青花瓷》

你實在不會想到其貌不揚的方文山能寫出這些歌詞,也想不到貪玩的周杰倫會唱得如此詩意。他們互相影響,用旋律引發靈感,用歌詞填補幼氣。他們都是對方的繆斯。那是合作的火花。

《這篇給朋友maren,她是一個在商台節目主持人,她的網址是:marentam.mysinablog.com

5 則留言:

匿名 說...

方文山的詞很有詩意, 有的人覺得濫情, 但我覺得不, 反而覺得他是高手..

匿名 說...

我鍾意方文山但係唔鍾意周杰倫,佢唱功唔得,D歌又有D悶WO.

Sam

鄭裕文 說...

maren, 同意 :)

鄭裕文 說...

SAM,我覺得杰倫的歌有時是少少悶的,但我認為他真心喜歡創作,至少他似乎創作得很愉快, 我不算很欣賞曲子本身,但我喜歡那創作的動力和熱情.

而方文山嘛,我認為很難將他獨立於周杰倫之外,因為他最好的詞都是寫給杰倫的,他自己也說杰倫的曲給他無限靈感.

或者可以說,沒了杰倫菊花台的曲,不會有菊花台的歌詞. 曲子本來都很詩意呀,方文山是畫龍點睛. 你認為呢? :)

匿名 說...

周杰倫同方文山真係好合拍!
就如伯樂和千里馬一樣
沒有了伯樂就沒有了千里馬
沒有了方文山就沒有周杰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