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8日

猶如毒品的文字

「世上真正的苦難,在於精神世界的狹窄、枯燥和封閉。當我們擁有自己內心的自由時,外在的自由雖然並不無足輕重,但也居於次要地位。

牢獄剝奪的是外在自由,可是它無法限制人的精神自由,這使我在厄運前仍能掌握一份主動權,運用這份主動權,我可針對環境的改變,及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包括如何正時現實,如何利用現實,如何渡過現實。

當我失去了現實世界中的行動自由之後,我迅速地把情緒和精力轉移到營建自己的精神家園之上,把在獄外時為自由而努力的戰場轉移到自己的內心之中,去追求另一種自由-精神的自由。而後者,遠比外在自由更為寬闊,更為深厚,因而也更有魅力。

在精神自由的魅力之光下,所有苦難都黯然失色,以致我根本無從體會。」

王丹《獄中家書》

3 則留言:

匿名 說...

看過《潛水鐘與蝴蝶》一套戲

裡面講的東西跟你這篇說的概念類似

另外我想說 很多時候我們只有在失去了之後才去懂得珍惜

鄭裕文 說...

JEAN,我沒看過這電影,但我很久以前看過這小說. 感覺有點沉重是嗎?

匿名 說...

沉重嗎? 有些, 可能我習慣了吧。
我到覺得《潛》對我是一種警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