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川爺

我不知是碰巧還是什麼,然而,我最好的朋友都是男校出來的。或者,我覺得,只有男校生才會肯花時間與你交一段純純白白的友誼。

  • 那年,你將頭髮電得像雀巢一樣難看死了,卻一臉自信的問我:「怎樣,我係咪好似福山雅治?」。
  • 那年,我剛夠年齡到酒吧喝酒了,醉得不知所謂,嘔得一身酸臭的,唯有你將我半推半拉的送回家.
  • 那年,我們在IKEA漫無目的逛,指著說這張沙發好,那張檯布好,卻什麼都沒買,卻在女人街買了100蚊4套卡通睡衣。
  • 那年,你在卡拉OK裡問我,你的背肌像不像劉德華,還即時唱了一首真永遠,我鄙視的瞄你一下,卻在偷笑。

然後,好多年之後的今天,你結婚了,我看著那漂亮的新娘子,我看著你那老虎仔一樣的笑容,我看著你們進場的身影。然後,我覺得,我們真的長大了。PK說,我們多久沒有為真正值得高興的事飲一杯了?多久沒有打從心底的替一個人的幸福而感到快樂了?

8 則留言:

匿名 說...

很有共鳴和感觸呢. 對呀, 我們這長大了的一群, 多久沒有打從心底的替一個人的幸福而感到快樂?? 很多友人的婚禮, 都是俾面出席, 真心的感覺... 去了那裏?? ..

btw, 令我想起, 很多年前有一天, 弟弟回家後, 給我們展示他的一頭如雀巢的頭髮, 然後他說, '怎麼樣?? 我o岩o岩剪o左 木村拓哉頭喎! 掂唔掂???'

哈哈... 那個日劇熱潮的年代. ^^

匿名 說...

ryn: 唉, 嘉禾那份工, 我是很有興趣的, 希望他們會請我去見工. 只是, 那職位的 requirements 其實很低, 只需 diploma 或以上學歷, 以及一兩年工作經驗... 工作性質亦像是一般秘書做的. 我懷疑我不是他們要找的人選. 沒緊要吧, 申請過, 得不得都叫做盡過力.

鄭裕文 說...

mag,是呀,那是個日劇的年代,基本上沒有一個女孩是不喜歡木村的.也沒有一個男子不喜歡松隆子的.哈.

嘉禾那份工作有沒有機會看電影的呢?有時我想,雖然錢於我暫時不成問題,但如果有一日我變得很缺錢了,我可能會去電影院做帶位,那麼什麼首映,特別場,電影節什麼都可以優先看看了. :) <-- (雖然笑,但認真的,哈)

匿名 說...

啊, 是呀~ 那是'悠長假期'的年代~

嘻嘻~ 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 原來我們的思想挺相似的. :) 我時常想, 如果這生人最終不能做一些跟電影有關的工作, 我會感到很遺憾. 所以我會幻想, 可否有一天開間vcd/dvd 鋪做買碟, 到電影中心做 reception (曾經見過招聘, 月薪九千), 又或者在戲院賣票? 哈哈.. 但現在這一刻,實在說服不了自己重新來過, 由低做起, 去做一些如 production assistant (月薪七千) 的工作. 那麼將來還會放得低?? 唉.. 不知道, 我是個很矛盾的人..

我不知道嘉禾那份工實際上是做甚麼的, 職位是 film distribution executive, 聽落好有型, 但看它的工作內容, 跟一般秘書無異, 都是跟單買賣, 做文書紀錄, 等等.

匿名 說...

我的一個舊同事, 曾經在華納做過一年 assistant, 工作其實是打雜兼秘書, 幫老細做一些很鎖碎的工作, 如訂酒店, 機票, 買東西等, 他非常不喜歡. 卻真的有很多機會看戲, 很多免費戲飛, 又可出席首映禮等.. 我不知幾羨慕呢~

鄭裕文 說...

MAG,我反而沒有什麼包袱呢,雖然我知道我父母一定不贊成,甚至反對,但於我真的做什麼也沒所謂,做7-11,做ok,去麥記買漢寶包,在油站入油,去賭場做荷官,去電影院帶位,我什麼都覺得沒所謂,可能我很早之前就覺得大部份工作是愚蠢的,或者,教育有一點意義,行醫有一點意義,但說真的這兩者要做得很有心的話幾乎要聖人才行,特別是香港這個地方.

工作於我是一件事,興趣於我是另一件事.如果好彩的能在工作中找到樂趣便是一個bonus了.但我甚少認識有朋友能在自己的工作找到真真正正的樂趣的. (雖然我發現其實有好多人真的覺得純粹賺錢便是最大的樂趣,這些人我認識好多)

你有沒看過電影《美麗有罪》? 我想我大致明白和認同這導演對工作的想法的.

匿名 說...

很難想像在這世上竟有如此瀟灑的人, 哈哈~ 你活像從小說裏走出來的人呢~ 我倒相信有些工作是有意義的, 只不過不是每個人也能找著有份於他/她來說有意義的工作. 暫時來說, 工作對我只是糊口之用. 你說得對, 工作和興趣可以是分開的, 我也嘗試這樣想.

我有看過'美麗有罪' 呀.. 想起來, 已經差不多十年前看的了, 近來想在圖書館借來重看. 電影對工作的反思我概念比較模糊, 只記得主角辭職然後到快餐店當sales. 反而電影對整體生命的反思令我印象深刻, 這是一套非常有意思的電影呢. ^^

匿名 說...

啊, 我是m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