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6日

運動

有關運動與性格之間,我是這樣想:乒乓球、羽毛球或網球的選手,大抵都是很有決心、好勝、重輸贏、要面,上場無父子那種人。體操和跳水呢,心思細密,喜歡spotlight射在自己身上,喜歡表達自己。足球、籃球和排球之類,則較愛熱鬧、親近群體,有時脆弱,相信命運和變數,通常背負沉重民族主義的。至於跑步和游水,特別是長跑,則應是最習慣折磨自己、獨立,又相當孤獨的人了。在閉幕式時看到那三個得獎的馬拉松選手,乾乾的皮膚,瘦削的身材,在一片狂喜的氣氛之中,還是一臉尷尬的笑容,有點不好意思的拿著獎牌拍照時,我是這樣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