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0日

藥方

心情不好。我發現工作上真有些人會在你失意時多踩一腳的。然後想起最近劉翔的一段訪問,記者問他腳傷那麼嚴重,有壓力嗎?他恥笑一聲,說:「壓什麼力,遊戲一場,懂嗎?」沒錯。人可以選擇圓滑,但我看不出不得罪人這件事本身有什麼值得驕傲的,至少不會比坦白的說話可貴。回家是晚上七時半,什麼也不想做,只拿起小說《第13個故事》,可天可地的看呀看,一口氣看了400多頁,8個小時之後,現在都深夜3點,我終於看完了。感覺是暈眩且虛落,胃也有點不適。我有時是這樣。小說本身是有震撼的地方,特別是末段我像入了局一樣,作者是將故事說活了,但整體而言又並不算我喜歡那種,也沒有打破女作家的宿命(一直以來我最愛的,都是男作家的故事),可能又是和所謂的風格有關吧。如果可以,我想一本接一本的長篇看下去,就像吃藥一樣,每日2次,每次50頁。

8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看,不得罪人不是比得罪人好得多?
能坦白而不得罪人是不easy呀?

- Alex

鄭裕文 說...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請問一下你是不是德州的alex呀? 因為我是越識越多alex了. :P嗯,有關這事,告訴你,其實,有時都幾喜歡安靜的人的, 只是,我喜歡他們的不作聲, 是他們出於尊重別人或性格所以,但最近,身邊不知怎的有很多極之圓滑人出現,就算道理在自己,老是覺得應該屈膝, 什麼「今日留一線,他朝好明見」,又說世界很小,難估他日要有求於人之類.一切都從所謂的利益出發. 利益呀,何時比正義重要了?

說...

好久不見了!你收到我的postcard嗎?最近你好像心情不是太好,希望你一切順利 =)
(心情不好的時候到海邊走走會好一點)

鄭裕文 說...

零,我還沒收到你的明信片...  :(
你回來了....  :)

說...

....那可是Lapland的特別postcard一大張呢!....有特別的聖誕老人蓋章呢....

說...

如果寄失就太可惜了....

鄭裕文 說...

零, 不知你什麼時候寄出呢? 你似乎都回來了一段時間了....真不希望是寄失...

:(

匿名 說...

Of course, I'm the Alex from Texas. The rest of them are just imposters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