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5日

挑釁大師

深夜一時多。剛從電影院回來,洗了熱水澡。剛才是全身濕透。閃電一下一下,然後是大雷聲,我一手打傘一手掩著耳朵快步行,嚇死我了。其實我也幾經掙扎才決定去看這套9:55的《巴黎怨曲》,因為太倦了,但實在又很不想錯過這種小影展的氣氛,畢竟是《偷拍》的導演,冒住風雨也去了。

片長120分鐘,只是幾本上我看了頭20分鐘已不舒服了,最明顯是胃,然後輕微作嘔,上次看《偷拍》已如是的了,畫面根本沒什麼,導演米高漢尼卡就是要一步一步去挑釁觀眾的情緒。結局還是不明不白相當隱瞞那種,這可能是導演的風格:故事最多只說三份一就算數,其餘就留待觀眾自己在腦內完成。如果生活空閒還好,但,最近,由畫公仔畫出腸的《赤壁》轉來這種,不好意思也要說,是有點受不了。

我在想,興趣是要培養的。不計一些太簡單的作品,有時,我們會認為自己不喜歡一件東西,例如一本小說、一齣電影、或者一幅畫,可能並不是真的不喜歡,而是缺乏對那種事物的基礎知識、不懂得那行頭的專業性、或缺乏一些欣賞的方法。說得清楚一點,是不明白,多於不喜歡。記得我第一次看罷奇斯洛夫斯基的電影時是很沉重很辛苦的。小時候又覺得王家衛電影裡的畫面飛來飛去怎麼了。這套《巴黎怨曲》於我正就是類似的適應期。我覺得厲害,但不太明白。我希望重拾對電影的耐性、敏感和盼望,看多點不同類型的電影,只是,想來,我又幾時失去過對電影的盼望呢(來,說,究竟有沒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