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4日

企業 VS 家庭小酒莊

還在Penedes葡萄園。我告訴Jordi,我想參觀Torres酒莊,他聽了便說:「ok, but they are enterprise」,然後他笑笑聳肩。我大概會意,卻沒理會。Torres呀,西班牙舉世知名的酒莊,不信你到香港任何一間賣酒鋪,若有西班牙專櫃,幾乎只賣Torres。更難得的就是竟然也收到酒莊的電郵回覆,說歡迎參觀。jordi沒好氣的只能開車送我去了。

Torres由1870年開始經營,至今已第五代了。整個參觀幾乎都是自動化的。先是看Torres歷史短片,再去一個煙霧迷漫的光影隧道,嗅著各種葡萄酒中可能出現味道:士多啤梨、梅子、海洋、朱古力、柴火等。繼而坐觀光小火車,在莊園裡參觀葡萄田和各種釀酒機器。最後,我試了一杯Coronas 2003,黑莓果實的香氣,口感圓潤、有勁。或者,純飲的話會太烈了點,若配合上好的牛肉,便好得沒話說了。

「商業味重吧?」沒等我回應,Jordi就車我到了另一酒莊Avgvstvs了,事實是Jordi和這裡的人都很熟,酒莊的主人在廿年前是因為興趣所以做酒的,所以整體感覺是很有人情味和誠意。Jordi介紹了一個在這裡當職員的年輕西班牙男子給我,我聽不清他的名字,大概是daniel什麼。這男子算不算英俊呢?一點兒吧,是有點瘦,肢體語言卻很好看,拿酒杯時的姿態像《神之水滴》的主角,英文也說得好。

我們在田間聊天,他由土壤說起,一步一步引領到酒窖、機器、酒桶整個釀酒過程,很精采。最後,我們還坐下來喝酒,先是Chardonnay,繼而喝Cabernet Sauvignon釀的Rose,還有50% Cabernet Sauvignon混50% Merlot的波爾多風格紅酒。

「每次有法國人來參觀,我們說話便要很小心,因為他們都很懂酒的,又Sophisticated,舉凡他們聽到我們也有做波爾多風格的葡萄酒,都特別開心,自尊心嘛。我們西班牙人則沒所謂,酒好喝便可以了。」Daniel笑說(當然是用英文的),又細細喝一口酒。

大約是三小時的過程,聊得是很愉快。最後,亦即是最重要的部份,Daniel叫我拿出手來,不知在那裡拿出一支像藥水的小玻璃樽,滴了一滴深啡色的液體在我手背,我嗅一嗅,用舌頭嚐一下,十分意外的芳香濃郁。「陳了二十年的vinegar。」他說。不得了,你實在不會相信世界上有如此香純的葡萄醋的。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飛人, 有個問題想請教你呢(知道你經常去旅行). 我父母很想到法國旅行, 但他們年紀大, 行動不太方便. 我想問一下, 法國的火車站 (TGV) 內有沒有升降機的呢? 行李重, 上落樓梯會有困難. 我問過好幾個法文同學, 他們都異口同聲說不太察覺有 lift 的存在, 說老人家要搭火車會有點吃力. 以你所見, 是否真的這樣呢?

鄭裕文 說...

mag, 我知道的TGV是間中有升降機,間中沒有。只是,如果只說巴黎的地鐵,則大部份都只有樓梯的。

我不肯定其他人,但於我自己,我覺得在歐洲旅行還是需要幾多體力的,地方大,一處去另一處有相當的距離。

不過,如果你父母真的想去,應讓也有辦法解決的,例如跟團或join一些短trip之類,那些或有交通安排的。有需要我可以替你找資料,你告訴我便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