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6日

歲月無聲

呼。呼一口氣。現在是深夜1時。剛跳上了夜間火車。剛才是很驚險,差點真的要睡火車站了,因我誤把明天的火車當了今天。「還有15分鐘。你即管問一下還有沒有票吧。」檢票員說。我連忙背起重重的背包,從月台跑到上一層的售票處,慌忙打手勢、表情什麼加起來向職員解釋。「very full。」售票員笑說,但又遞我車票,我接過,拔腿又奔,一上火車,引擎便緩緩開動了。

離開penedes時,我與jordi和joan道別,大家也沒說再見,只是握手、微笑,他們是這樣的人。之後,我再一次回到巴塞市中心,陽光仍然美好,仍然好風。呀,對了,不計義大利的卡布里島,那是郊外,巴塞隆納嘛,可說是我第一次認識一個城市有那麼多大鳥在空中盤旋的。

遊人很多,很熱鬧,街上有音樂,很多店鋪,也有很多長期站著不動然後突然動的人(那些人叫什麼?)。早上到畢加索博物館,下午則到了海灘睡覺,那兒的女子幾乎全都是無上裝的,或在追逐或打沙灘波,然後我想起,人是多奇怪的東西呀,有時,女孩子千方百計都要防走光,不能露出內褲邊沿或胸罩肩帶之類,但有些時候呢,爽快露出整個乳房也自然自若,說的可能是同一個人呀。一個人的想法,能多麼的受所謂的氣氛影響呢。

晚上則到劇院看了一場佛蘭明高,之後再到酒吧看球賽、喝啤酒、叫叫喊喊,回旅舍時都深夜了。唉,不知道,事實是心情有點悶,或者,是隨著旅程開始倒數,不安感又生起來了。害怕呀,雖然不知害怕什麼,好像有千百樣事要做,但客觀地想,大部份東西應該可以自由控制的。我想為自己做點什麼,不過首先還是又回到出發點,那是了解和接受自己的感覺,那很重要。

巴塞之後我到了馬德里,真估不到那兒是那麼冷又多雨,幸好只是一個中轉站。現在,火車正緩緩前往里斯本,漫長的夜呀,差不多又是八小時的旅途。不知里斯本是怎的一個地方呢?或者是冷,今晚的火車似乎特別寧靜,其他人是否都睡了?剛打開itunes,隨機播放是這首歌:

山不再崎嶇,但背影伴你疲累相對
沙不怕風吹,在某天定會凝聚

6 則留言:

匿名 說...

了解和接受自己的感覺... 不是一件容易做得到的事. 假如我們都能偶爾跳出自己的身體, 從旁觀者的角度去觀察自己種種情緒和舉動, 那多好!

謝謝你啊, 飛人. :-) 其實, 我覺得我爸爸是不適合長途旅行的, 但他眼看見我和母親要到法國旅行, 可能有點妒忌(?)... 便說他又要去. 但我跟母親卻為他的健康感到憂慮.嗯... 這刻真的不知道最後會否去得成呢.

'歲月無聲'是我很喜愛的歌呀, 因為是 Beyond 的. ^^

tusswu 說...

看你的旅程,真的感覺你看多了很多的事情,在入世當中卻又有出世的意向,這種感覺令人感動。

匿名 說...

你是全職作家? 你的文字好好睇好好睇呀.

鄭裕文 說...

MAG,如果時間不去那麼長,情況也不是太累人的,我有些TGV網站之類的資料,如果你遲些要可以傳你呀. 你什麼時候會去呢? 這時候法國天氣幾好, 日長夜短, 是好季節呀 (嘻, 我一廂情願的喜歡夏天).

呀, 我當然知道你是BEYOND迷了. :)

鄭裕文 說...

tuss,謝你留言呀.

入世和出世令我想起中國加入世貿什麼的. :P

正經,其實我是想出世的, 但性格是有點軟弱和不夠膽色. 唉, 算吧, 我應該接受自己的. 我認識的你就比我出世了.好像拿著長長的望遠鏡看世界. 你幾時再導新戲?

鄭裕文 說...

leo, 謝. 將來會全職的. :P (瘋子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