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5日

南法的海灣

晚上九時。在火車上。一路向南。窗外的風景快速掠過,一幅又一幅的,根本沒法捕捉,有時候,我會拿出相機,按下快門,卻發現這一張和前一張之風景又變化了,有時,我會拍到電纜的照片,有時火車會穿過漆黑的山洞,有時是一遍葡萄田,或轉動的風車,現在呢,則是紅與藍揉和的晚天,呀,太陽也快要落下了。

是旅程的第幾天了?時間失去了它的客觀性。每天,當我在陌生的旅館起床,總覺得茫茫然不知身在何方,那種陌生感,由初時的無比興奮漸漸變得有點疲倦,特別是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很愛跑景點的人。我的做法通常是:打開地圖,手一指,去這兒吧,去那兒吧,沒錯,都可以去,但不去也無妨,總之是沒什麼必要去的地方。究竟其他人旅行是抱著一種怎的心情呢?

比起洶湧澎湃的南義大利,法國南部的氣氛顯然是較冷靜和斯文,那實在是想像之外,我還以為可以在尼斯參加天體海灘的,卻發現,這兒就連大海也散發著一種異常沉靜的氣息:深藍色的海水,整個海灣都是由石頭鋪成,海浪纖細而有規律,就連來游泳的人,也看來相當優雅含蓄。我不曉得,是風向、還是地勢什麼,明明都是地中海,為何給人的感覺如此不同呢?我在海灘上坐著,看見一位小女孩和爸爸在掉石頭,於是也跟著玩。對,是誰教我的,要選較細小扁平的石頭,45度角,側手,側身,斜斜的片出去。一、二、三!記著,要用陰力呀。我照著做了。事實卻是連半下跳躍都沒有,直接跌到水裡去了。

我有到訪Avignon這城鎮,但最終還是沒辦法探訪Châteaunerf du Pape,不是找錯地方便是趕不到火車時間了,總之就是陰差陽錯, 不過,我還是在那兒一家小酒館買了一支2003年的回旅館喝,還配了芝士。一喝下去,天呀,怎是這個樣子的!就連喝過的義大利酒也計算在內,記憶中我從沒喝過如此狠勁的紅酒,毫無橡木味,也沒單寧,卻有著純粹的狠,直接又不收歛,又多麼柔滑平衡。我可以說,任何人喝罷這酒,都有權搖頭說:「不喜歡。太怪太烈了。」卻也不得不承認,這酒很優秀。或者,不妨想像這支酒像足球員波力克,樣子夠討厭是吧,但每次球一在他腳下,你又沒辦法不覺得他好good的。就是如此。

除了Châteaunerf du Pape,我也想去探訪river Rhone內其他葡萄田,看情況吧。就是過兩天便要到波爾多,這個像傳說一樣的地方,真面目如何的呢?好了,火車要到站了。天色都黑盡了

4 則留言:

萬能麥斯 說...

很羨慕.很想學你這樣.
大概是對人生缺乏想像力和創造能力.
亦很計較旅行的金錢代價.
結果現在是坐在電腦前.
還好,透過這裡像麥高維治的神秘通道,
能站在你眼球側邊,看見你看到的.

匿名 說...

hi, 只是路過, 但很意外你到處去
也很欣賞你在旅程中細味當中的情趣
請問你是個cabin crew嗎?
我只是從你的名字去猜~
我也喜歡長跑
看到你能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也能跑步
真的好羨慕啊!

鄭裕文 說...

M,麥高維治呀,你找到入口沒有? :)

鄭裕文 說...

包,謝謝你的留言。我不是cabin crew呀,事實是我本身就很畏高和很怕坐飛機的,每次坐飛機都發惡夢,一遇到氣流便抓緊手抦用力閉著眼睛。

空中飛人是我喜歡的一本小說的女主角的角色,那本書就是《馬戲團的女兒》了。我到訪了你的網站,你是學生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