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1日

葡萄 阿爾薩斯

Bonjour! 法國的火車還真是轟轟隆隆的。離開微雨的巴黎,我來到一個充滿陽光的地方,法國東北部的阿爾薩斯。其實,一直以來我是太喜歡、也太好奇,一個怎的地方才能釀造出如此好喝的白酒呢?如今,當我親身住進了Hunawihr酒莊,跑過葡萄樹的阡陌,感受著金黃色的陽光,我仿佛是完全明白了,那就是所謂的時、地、人的完美結合呀。這一帶的土地,除了栽種著健康的葡萄樹外,整個山頭都是野生玫瑰,花的香氣,日夜的溫差,偶爾遇上親切的老農夫。我所感受的一切,就和她出產的白酒一樣,優雅、秀麗,卻從不刻意討好誰而存在的。

我在幾間小酒莊都喝了白葡萄酒,Riesling、Muscat、Gewürztraminer、Pinot Gris,其實基本上隨便點一杯都很好喝的,但最難忘的,還是氣泡酒Cremant,冰得凍凍的,幼細如絲的氣泡,優雅的花香,還有蜜糖,荔枝,以及雲尼拿味,清新極了,就連價錢也十分吸引,11歐一瓶!我知道如此說是有點不好意思,因我一直也很喜歡香檳,但此後我實在不明白香檳還可以有什麼競爭力了。

我也帶著「阿爾薩斯的白酒是最好的,即管看看一條萊茵河之隔的德國白酒如何吧」的心情,從Colmor坐巴士到到德國一個邊境城鎮Freiburg,才 30分鐘的路程,也不要入境什麼,便抵達了德國的葡萄園區了。我驚訝地發現,雖是一河之隔,但兩岸的葡萄樹顯現散發著截然不同氣息。或者,是因為阿爾隡斯的葡萄園大都是east-facing的,吸收的是日出的陽光,葡萄樹顯得精神爽利;德國的呢葡萄樹的,大都是west-facing 的,每天吸收著夕陽西下的殘照,顯然是較瘦弱疲憊了。

除了喝酒、跑步、和老農夫聊天外,在Hunawihr小教堂的旁邊的草坡上,我也認識了兩位法國小女孩,12歲的姐姐和5歲的妹妹,說實的,我們幾乎完全溝通不來,但大家竟都花了半天在小教堂旁遊玩。我教她們玩法文數字球,她們則帶我回家,與她們的母親打招呼,約我翌日什麼時候再玩,向我展示她們畫的畫,硬要我撫摸她們養的小倉鼠,之後大家吃吃地笑。我覺得她們很有趣,總是人細鬼大,例如當遇著什麼不知怎回答時,她們便會學著大人一樣,聳聳篇,兩手攤開兩邊說je ne sais pas;想東西時,又會斜著眼,用手指一下一下敲著下巴故作思考。總之就很討人喜歡。告別的時候,妹妹想要送我,她媽媽不讓,她便撒嬌。姐姐呢,則和我握手道別,爽朗一聲salut,笑一笑,轉身,便拔腿向山坡上跑了。我是有點兒不捨。雖然她們年輕小,體型也小小的,但我覺得她們內裡都是裝著很有魅力的靈魂。

想來,來了法國幾天,我似乎也真切感受到法國人獨有的魅力了。我在想,對於義大利人,形容他們為「不羈」是沒人反對的;而法國人呢,我暫時相信,他們是唯一一個我認識的民族,可以擔得起「瀟灑」二字。我不只是說施丹轉身,而是法國人的日常生活中那份隨意,是其他民族怎學也學不來的,就算學也只能像東施效顰,當然,隨意有時也可說成隨便,但從那些法國人做的菜、釀的酒、於日常的打扮和選擇上,你又覺得他們怎算隨便呢。其實我是想說法國男子。嗯,對了,是想說這個。但我也太倦了,想休息一會,或者遲點再談吧。

我也在火車上看完了長篇小說《燦爛千陽》了,幾好看呀,雖然不算很喜歡,故事又不及《追風箏的孩子》,但這個作家的說故事手法可以說是一流的。「數不盡照耀她屋頂的皎潔明月,數不盡隱身她牆後的燦爛千陽。」這是阿富汗流傳的一首古老詩歌,句子中的那個「她」,是阿富汗悲慘命運的女孩們,又可以說是阿富汗本身。為表對作者的敬意,我不打算再在行程中看其他的小說了,就這樣,將《燦爛千陽》這故事,連同旅途裡那些不完整的片段,留在這裡。

8 則留言:

說...

Reading your entry makes me want to go to France. The weather here is a bit rubbish...

Btw, do you speak French?

匿名 說...

讀你的travelogue 好像是讀著小說一般. :)

匿名 說...

很快樂的事, 會去看夏婕嗎? 你可住在她住的古堡裡呢....!

匿名 說...

you write in an very interesting way! I want to go to France too. Write more, and take more photos. Good Trip. :)

鄭裕文 說...

零, 英國天天都下雨嗎? 我不懂法文呀, 說得最好的那句是je ne sais pas :P

鄭裕文 說...

MAG, 呀, 原來我是記錯了, 只是在我印象, 我一直認識的你都不是在香港長大, 可能在法國, 可能在西班牙, 或者我是覺得你的想法不太像香港女子呢.

鄭裕文 說...

MAREN, 我知道CHIT住在古堡裡住呀, 真希望可以去, 只是因為今次不會到那邊走呢. 呀, 對了, 上次在你家我趕著看球也沒法和你聊天, 你在電台主持節目開心嗎?

鄭裕文 說...

OFYF: merc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