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2日

歐聯冠軍







很殘忍。射十二碼實在是一件很殘忍的事。加時已夠痛苦了,你看他們一個二個像泥鴨仔一樣,抽筋的抽筋,發脾氣的發了,還有被紅牌出場的,最後,還要射十二碼,唉,坦白說,我是看得太緊張了。

你知道嗎,一球,只要在十二碼時,射失關鍵的一球,即使你是整季神射手都好,即時你拿幾多料足球先生都好,比賽完了,人家也只會記得你的過錯。c7射失一刻,我的心幾乎跳了出來了。但我又想,若不是下雨,若杜奧巴沒紅牌,若泰利沒滑倒,掩著臉哭不成聲的,不就是c7。

c7這個小孩,入球時無比的快樂,但當有危險,勝負都未定時,看來已隨時要崩潰了,雙眼通紅不止,及至雲達沙將那關鍵的一球救出後,他更是脆弱得躺在地上找緊草坡哭了。如此波動的心理質素,他真的是世界最頂級的球員嗎?我不知道,但我很喜歡。

相比於英超,我覺得歐聯的頒獎儀式好像不太好。那長長的領獎樓梯,於勝隊來說,是光榮之路;但對於敗隊,那距離是太長又太長的了,我實在不忍心看此時正責怪自己的泰利,不忍心看此時的林伯,甚至不忍看到快要執包伏回家的格蘭領隊。

成王敗寇。足球就是如此殘忍。世界就是如此殘忍。只有第一,沒有第二。而第一還是第二,中間除了努力,是太多命運的因素了。

3 則留言:

匿名 說...

看這場比賽時,尤其是鏡頭轉向C朗時,我就想起你,想是看你寫得太多!:)
我14歲開始看英超,那時也許是因為迷上個別球星,之後一直捧了球隊十一年,你曾寫道不知道會不會對球賽的熱情冷卻,我覺得不會的。對一個球員會,對一隊球隊的則很多時是一輩子的,如果你一開始是由衷支持的話。
昨晚兩隊之中,我比較喜歡曼聯,但下半場他們的表現比平時差很多,可能是太緊張了,不過他們比車路士就是多了冠軍相,你有沒有高興得睡不著第二天睡眼惺忪呢?我那個支持了曼聯四十年的爸就有了。:)

petite

鄭裕文 說...

Petite,我還一直以為你捧車仔.事實上你是那一隊球迷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冷卻的事,和你一樣,我也是先喜歡球員再喜歡球隊的,如果個別球員離開了,我都不知會怎樣了,我開始認真看球是這兩年的事,之前都不太認真的.你爸爸捧了四十年曼聯呀,那他一定很熟識卜比查爾頓了,他有沒有告訴你過去的事? :)

鄭裕文 說...

又,那晚我是睡不著呀,但又不算是太太高興,至少不及英超那晚震撼, 心情是複雜的, 可能是不捨, 又可能是因為覺得不夠乾脆, 又太鋒迴路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