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1日

小事情

天涼了點。剛下過雨。現在,我一邊聽The Ballad爵士三重奏,一邊喝熱湯,感覺良好。我想,我是很久沒好好的坐下來聽音樂了,以前常常去fringe,晚上10時多才開始的live jazz,說實也不是每次聽懂,只是,坐著胡亂的打打拍子,與那些百無聊賴的人抽根煙,聽那些七零八碎的吉他手演奏,期待一些人的出現,最後半醉的伸手截的士回家,那感覺是相當頽廢卻叫人懷念的。

昨天和同事聊天,他說,很後悔以前只顧玩樂,浪費時間沒好好工作,我則反而懷念以往經常可以放任的時光。當然我又不能像夏捷或阿娟她們可以將日夜完全倒轉,因為我本來就是很喜歡晨早的那種人,但一星期間中有幾天可以完全不理會所謂時間的客觀性,就像現在不想睡,應該很不錯是吧。

整整一星期沒球賽進行,原來已開始懷念了。明晚歐聯決賽,想買一支什麼酒慶祝,卻又覺得車仔很難打,聽哥哥說,可能還有黑哨這回事,唉,黑哨,不是吧,錢是這樣用的嗎。總之很希望這場比賽轟烈,也希望小混混要踢好大賽,要train to win,要joga bonito知不知道。(我行波鞋街上腦了)。

看了《一球成名》第一集,ok好看的,立即又走到街上買第二集。男主角戲名叫聖地牙哥,人說他有拉丁式性感味,我卻覺得他較像英國仔,頂多像沒那麼俊俏的祖高爾,你認為呢。

還看了這幾張vcd:

  • 《給康城的情書》(不能和《我愛巴黎》相比,巴黎好看多了)
  • 《擊情》(不喜歡奇連依士活,也無法被故事打動)
  • 《13駭人遊戲》(膚淺但恐佈的泰國片,相信低能仔rico會喜歡的,哈)。

連續兩星期天跑了10多公里,都是溶樹澳至深涌,有點倦,卻算不上要命。然後回看除了跑步,發現由2006年兩年內,其實跑得最多的那個月,才六次,這數目算少是吧,肯定可以再多的。有時我想,跑步於我的身體未必有好處,幾乎每次跑後都腰酸背痛了,但卻對我靈魂起著鼓舞作用。很喜歡這感覺,不是在健身房,而是迎著風,流動的跑。

好了,我也差不多要睡了,似乎今晚特別多事情想寫呢。晚安。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則反而懷念以往經常可以放任的時光...", "...一星期間中有幾天可以完全不理會所謂時間的客觀性,就像現在不想睡,應該很不錯是吧". My dearest friend, 當我看完之後, 我很想跟你說, 我是超級超級的同意啊~~ hehe...:)

葉小姐

鄭裕文 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