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9日

燦爛千陽

在榆林書店買了胡賽尼的新書《燦爛千陽》,一聽書名便很想看了,書的厚度和長篇幅也是我渴望的,只是,案頭上的小說也多的是,《第十三個故事》,《偷書賊》,《歷史學家》都在排隊,我不曉得,但實在很希望以上一本能像《風之影》或《追風箏的孩子》般震撼,即使是一年才被發掘一本也好。我相信今個夏天之內應該能知曉的了。如無意外。

現在,我正一邊吃腰果,一邊喝半瓶裝的Domaine de Carbonnieux Sauternes 2005。這瓶酒我是在波爾多酒會上買的,冰了兩小時,一打開的氣味像麵包,喝下去呢,卻是感到相當的抑壓,沒花香,只有梅子和果醬混合的甜膩,並不是我最喜歡那類。甜白酒的話,我最喜歡阿爾薩斯的了,強而有勁的花香,直接而流放,我甚至因為對它印象太好而不敢經常喝了。不是嗎,對一些認為是非常的吸引的東西,無人不在靠近時小心翼翼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