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0日

打折

阿仙奴對利物浦,真是超級精彩,我卻差不多心臟病了。我知那是看球的大忌,但靜靜雞說,我當然最捧曼聯,但那兩隊我都有少少喜歡的,例如我喜歡神奇隊長謝拉特,又覺得費蘭度托利斯好波,但阿仙奴班仔那種永不放棄、全無戲場的精神也是很值得欣賞的。

有時阿仙奴一攻門,我便會想,怎算怎算;相反呢,費蘭度托利斯轉身秋射,我一面叫好,卻也一面替阿仙奴擔心。我覺得禾確特好好笑,總是以一種「我就是秘密武器」的姿態出現;費比加斯呢,不好意思也要說,雖然我完全不知他的背景,但他給我的感覺有點像孤兒,缺乏愛,受狗咬狗一樣的訓練,像踢球機器般不尋常的冷靜,卻又不時在眼神裡表示野心;完場前那球十二碼太具爭議性了,那一下天堂一下地獄的感覺實在是太矛盾又太有趣了。

最後結果是4:2,是阿仙奴輸了,那刻我卻不再看球員,轉了看領隊雲加,告訴你,我從來也無法喜歡這個無情的領隊,太重輸贏了,一吹雞,便搖頭表示失望的快速轉身離開,我立時想起另一個畫面,就是去年聯賽的車路士對阿仙奴,那場車路士踢得無比出色,艾辛、祖高爾全力作戰,最終是輸了,但輸得相當漂亮,那時摩連奴怎樣呢?他當然不像雲加般黯然轉身,而是飛快甫出場,拍拍隊友的膊頭,安慰隊友,親吻隊友,然後和和隊友繞場一周,向現場觀眾鼓掌多謝支持,那種自信,那種雖敗猶榮風範,那種型格,唉,英超沒有摩連奴實在是打了個大大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