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1日

風格

淩晨1時多,並不是好天氣,現在我坐在床上,窗外大霧得很,連朗豪坊也只是若隱若現,是否也在下雨呀?只是雨太小,沒形態沒聲音,似有還無,春天就是這樣的了,要痛痛快快便要花點耐性待夏天了。

這週末做什麼呢?看了一套電影、看了漫畫《神之水滴14》、看英超看到深夜三點、整理葡萄酒一些剪報、計劃寫關於葡萄酒的一些什麼、和家人吃泰國菜午餐、午睡、收拾然後又收拾。本來也想為露台新買來的植物換大盤的,卻似乎沒可能雙手拖一袋袋泥回家,有什麼植物趕著長大呢?芒果、檸檬、雞蛋花和桂花。雞蛋花還沒有長葉,但在發芽了,我也不知道那花兒是什麼顏色。如果可以,我想再添一棵粗壯點的檸檬樹,事關現在那棵太瘦了。檸檬樹總讓我想起年多前到南義大利的卡布里島,矮矮的檸檬樹、冰凍的lemoncello、海水的氣味和偌大的飛鳥。

《迷失愛與罪》不是很出色卻是我很喜歡的片。其實電影有很多部份都兒戲得讓人發笑,卻又相當有風格的,例如一到緊張氣氛便要奏起「緊張」音樂;又例如那把自家制的手槍,輕輕鬆鬆便幹掉一條命;又,電影裡的愛情,總是一見鍾情又相當痴心的。你能想像,每個角色都是活地阿倫自己,又要驚又要玩的賭仔、自卑的老豆、奸險的阿叔、嫌三嫌四的阿媽以及貪慕虛榮的女人。喋喋不休、喋喋不休。一邊看,我想起好多舊片子,杜魯福的,希治閣的,又想起《怒海沉屍》和《心計》。喜歡活地阿倫,喜歡他對哲學的忠心,對電影的忠心,對風格的忠心。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看《迷失愛與罪》後也看不到這些感想.你說了我便覺得,不錯,是有點如此.有點印象是那兩兄弟沒有錢也要弄條船,但又要別人出多些.但感情又很好.兄弟與女友一起出海,拍得那好像很快活的一段生活.最後結局都是在那條船上.我哥哥的朋友對將結婚的他說,你不娶你女朋友,便可把車子娶回來了.看別人對一件事的專注投入,可如活地阿倫般吸引,亦可如哥哥的朋友引來殺身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