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1日

放逐

從來也說不上喜歡,只是,看碧咸,我心都酸了。碧咸呀碧咸,那個差不多代表國家上陣一百場的男子;那個腳趾頭受傷了,連英女皇也要親自問候的男子;那個七旋斬一出,全場熱血沸騰狂呼咆哮的男子。在這種質素的球賽,還是如此奮力作戰,前中後場幾乎都有他的汗水,可惜還是輸了。唉,輸給南華,事情是該如此發展的嗎?現在,足球於他是什麼東西呢?我知道,生活是生活,那是他的選擇和命運,只是,我也沒法不覺得如此這般很可惜,也很浪費。

早陣子看哈利王子從軍的照片,那二十天的風霜,由王室受保護的小孩子長大成為勇敢的軍人,帶著浪漫色彩,是一種流浪的情懷,很明顯,是王子他故意要將自己放逐的。可是,碧咸嘛,看他穿著怎也看不順眼的洛衫磯銀河球衣,手上握著那輸給南華的紀念盃,那淡淡然不知應感謝還是抱歉的笑意,我只覺得,他是被放逐了。

8 則留言:

說...

想不到真是南華贏了...雖然我也不是beckham 粉絲,但見到他今時今日的景況,我都有點心酸。

日光 說...

我還好。謝謝你。新一年所東西都好起來了,可能因為去年不可能再差了吧。

好喜歡那個「嗯」。你說話的時候是否都喜歡「嗯」的?那應該很有趣。

匿名 說...

發表一下單純的發言

這是他選擇的戰場

這是他選擇的戰鬥

怎樣都只能接受

(好難寫這麼多單純的東西,背後的靠量太多了, 為甚麼以前球會不要他, 為甚麼他的祖國不要他繼續代表國家出賽, 為甚麼不選擇激流勇退? 為甚麼選擇銀河? 好多計算)

鄭裕文 說...

呀, 不好意思這邊的回應總是那麼慢. 嗯, 是的, 我說話時總是嗯一聲.

嗯.............你們好嗎?

說...

你很久沒有更新網誌了,還好嗎? =)

日光 說...

嗯。 ^_^

說...

http://news.bbc.co.uk/sport1/hi/football/internationals/7304322.stm

鄭裕文 說...

零, 謝謝你的連結, 真希望他能出正選, 就算捱眼訓也要看這場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