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edc

看edc的記者會,想起小說《香水》裡最後一幕。edc像葛奴乙,不是因為那說話的內容,而是那眼神嘴臉,就像來到最後審判了。審我的,你什麼料子呀?旁觀的,很熱鬧吧?是悔恨,但你們曾經很愛我是嗎?要我活還是要我死?要不要看更激的照片?來,答呀。只有閃光燈閃個不停。

不如說他是一個藝術家,將人生裡面可一不可再的畫面定格。他要為至高無上的性事留念,就像葛奴乙要保留空氣中一剎最動人的香氣一樣。女人喜歡他,不單是因為他英俊,單靠英俊不是這種程度的,他或是有些特別的什麼,可能是特別無情,可能是特別脆弱。葛奴乙的身體是不含任何氣味的。他要拍下那種數目的照片,就是為了等待審判日那天,將大家的憤恨、幻想、好奇、猜測、妒忌激發出來。時辰到了。他再也不要得到什麼了。回頭。在轉角的黑暗處消失。

4 則留言:

匿名 說...

有趣的看法

可以引用嗎?

鄭裕文 說...

可以的,謝謝到訪.

tusswu 說...

對的,好似一個為著自己應有自由的烈士,被人群的手放在他的臉上,他想掙扎,愈掙時放下來的手愈多,漸漸他就被一群穿長袍的人及手壓在人群的下面。

接下來,你只看到眼前滿是長袍,連長袍下的人,你都看不到了。

匿名 說...

我很喜歡你這個說法...自相片事件出現後..報章、網上、朋友閒談間...聽過不同版本的說法..沒有一個讓我聽得下去..沒有一個我認同的..要我再加多張嘴去發表..我又不再想了..唯獨你這個說..我最愛了...

我喜愛這樣去形容edc...這最貼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