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edc

看edc的記者會,想起小說《香水》裡最後一幕。edc像葛奴乙,不是因為那說話的內容,而是那眼神嘴臉,就像來到最後審判了。審我的,你什麼料子呀?旁觀的,很熱鬧吧?是悔恨,但你們曾經很愛我是嗎?要我活還是要我死?要不要看更激的照片?來,答呀。只有閃光燈閃個不停。

不如說他是一個藝術家,將人生裡面可一不可再的畫面定格。他要為至高無上的性事留念,就像葛奴乙要保留空氣中一剎最動人的香氣一樣。女人喜歡他,不單是因為他英俊,單靠英俊不是這種程度的,他或是有些特別的什麼,可能是特別無情,可能是特別脆弱。葛奴乙的身體是不含任何氣味的。他要拍下那種數目的照片,就是為了等待審判日那天,將大家的憤恨、幻想、好奇、猜測、妒忌激發出來。時辰到了。他再也不要得到什麼了。回頭。在轉角的黑暗處消失。

2008年2月21日

2008年2月18日

P.S.

有時明明覺得電影不怎樣,甚至內容細節什麼都不記得,但邊看就邊哭,偶爾給人發現了,連後座的陌生人都要遞來一張紙巾,我頭沒回,謝謝都沒說,接了繼續哭,看罷電影便低著頭離開電影院了。《p.s.i love you》於我是一套哭戲。講一個丈夫因腦癌死掉的女人,如何獨自活下去。故事本身是土的,所有男主角感覺都像花瓶,但女主角的演技實在好得沒話說。

忽然想起,我對一些主題講掉失的電影都特別激動的。想起自己,小時候每天晚上臨睡前躺在床上,我總會由頭到尾如此問旁邊的外婆一次:門窗關好了嗎?火水爐有關好嗎?燈呢?你有沒有不舒服?你是不是睡了?有時外婆會耐心答:關好了。沒有不舒服。未睡。有時呢,可能外婆已睡了,便會叫我別搞事快點睡。小時候不知道自己問長問短原因何在,長大了,才知道,我是很拍外間有人會傷害我們,很怕會發生什麼事。

最近很多東西都沒完成,當然也有很多東西完成了,感到壓力,同時卻感到自由,猜想如此下去的生活還不錯的。晚上最常聽的歌是keren ann的not going anywhere,是旅人的聲音,在座誰想去旅行的請舉手!和rico, ann, bean, moon, fai看了電影《L》,好像有一段時間沒和他們玩了。看了《飲食男女》DVD,這齣電影我喜歡呀,有關家庭之間,不得不佩服李安,感情纖細含蓄,電影說:人心粗了,食龍肉都沒味。吃了佷好吃的生蠔,美國,愛爾蘭和法國,卻不幸地配上很令人不滿的白酒Louis Jadot Saint-Veran 2005,是店小二強力介紹的,貴都算了,那礦物味實在太咸太過了,整體感覺很不平衡,印象中Louis Jadot的酒都不太對口,以後都不要買哦。

2008年2月12日

2008年2月11日

蝴蝶

煎了幾片芋頭糕,打開一瓶德國白酒,是stanley開的那間小酒鋪買的,產區是Rheinhessen,名字是Niersteiner Gutes Domtal Spatlese 2006,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實在一個字也讀不出來,只知道很好喝呀,冰凍感剛好,有蜜糖和乾果香氣,幼滑平衡得叫人想起觸摸絲綢的片刻。

然後一邊喝一邊看在星際城市買了國產電影《蘋果》的dvd,講中國社會問題,貧富懸殊,女人替男人生子的意義,活著的無所事事等。

看完還不想睡,看另一片長三小時的《巴比龍》,1973年的舊片,講兩個終身監禁犯人,其中一個是德斯汀荷夫曼,十多年來多次逃獄不成,最終被困在一個荒島,四周被既大浪、又佈滿鯊魚的大海包圍,怎也逃不成,獄卒都懶得鎖著他們了,讓他們自由走動。最後那一幕我看得有點激動,跳進海裡可能要死,但沒自由地活下去又如何呢?影片舊的有點不流暢,但主題我喜歡。原來papillon是法文蝴蝶的意思。

今早10:30連早餐也沒吃便趕了一場《功夫灌籃》,電影中心沒播的,要另外掏錢卻看得十分愉快,周杰倫和陳柏霖嘛,是否台灣男子笑起來都像小孩子,飛身跳高使勁灌籃,爽快的節奏,首先聲明我可不是從理智出發的。

2008年2月8日

年初二

和家人到花墟,印象中是第一次,雖然父母說肯定去過很多次。買了兩支串串金,名字很俗氣哦,它卻有著櫻花的影子,粗獷樹木質感,小黃花一點一點的,幾乎第一眼看上去便喜歡了,能想像它可以在雪中獨立,還相當驕傲那種。

最終還是沒有貼揮春,想不到書法家的父親替人家寫了幾百張也沒有預我一張。忽然也想起家樓下的報紙檔,竟然有檔名的,叫capable minority,那看檔的中年男人曾養了一堆貓,他天天帶著幸福笑臉和貓兒玩耍,又買貓沙又買玩具又買優質糧食之類的,卻養不到半年,便給百利達廣場的管理員沒收了,說養動物弄污地方,男子從此臉上便沒笑臉了。現在間中經過,看見檔口還貼著「貓仔平安」的揮春,籠子卻空空的,也不是不心酸。

看電影《長江七號》。不吃力也不討好。感受不到任何誠意,仿佛在看電視單元劇,還要是好幾年前拍的那種,畫面、創意、故事、表達手法通通叫人失望,當然,誰拍什麼電影誰寫什麼都絶對自由,只是,也著實看不到大費周詳拍一齣這樣的電影的原因。

2008年2月7日

雪災(轉載自零的電郵)

農歷新年將近,在中國正有數百萬名旅客想回鄉和家人共渡佳節。 不幸地,中國正經歷50年內最嚴重的雪災,全國有超過半數的省份/自治區正受影響。當中以郊區的情況最為嚴重,很多人都缺乏足夠的衣服和食物應付寒流。

自從1月10號開始,中國有19個省份和自治區相繼被暴風雪吹襲。當中以湖南、湖北、廣西、安徽、重慶、陝西及貴州等七個省份災情最為嚴重。現正有數百萬人缺水缺電。當中有很多人甚至缺乏基本糧食和保暖衣物。

受災狀況簡列

  • 19個省份和自治區受影響
  • 超過8000萬人受災
  • 60人死亡
  • 2人失蹤
  • 727萬公頃農作物受災
  • 超過100萬間房屋倒塌或損壞
  • 經濟損失540億元人民幣
  • 電纜受損,部份省份缺乏電力供應

(資料來源 : 香港商業電台)

有見災情嚴重,很多慈善機構都正在接受捐款,希望可以為內地災民提供救援物資。在此,我謹呼籲各位慷慨解囊,幫助有需要的人。你的捐款將可以幫助這些機構替災民重建家園,並為他們提供足夠的基本物資,解決燃眉之急。

以下是一些接受捐款的機構的網址: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 http://www.unicef.org.hk/docs/new/c/list_detail.php?id=225
紅十字會 : https://www.redcross.org.hk/donation/user_donation.asp?langId=2
樂施會 : https://www.oxfam.org.hk/public/donate/donate?donate_id=37
世界宣明會 : https://www.worldvision.org.hk/donation/i-donation.asp?type=otherdonation&ID=160&lang=c

2008年2月5日

聽到嗎

結冰的手指敲叮叮按著鍵盤的聲音。攝氏12度。雨綿綿的。和北京友人在榕樹下走過,抬頭他問:香港是不是下雪了。我說:oh yes。扯著大衣的領口;回到家中狂灑熱水澡,轉眼又打震了;最可憐是睡覺前,總是要鼓起勇氣才願意蓋上還是冰冷的被窩。很久沒那麼冷過了,或是太罕有,我竟然對這種氣溫有點珍惜,感覺就像回到小時候,穿著肥肥棉襖加一對毛冷手套,糊里糊塗的上課下課,頭昏昏的什麼也不想。

看了《追風箏的孩子》,電影遠遠不及小說,可能是小說本來的故事和感情太複雜了,電影有點到喉不到肺,或者是因為當導演限制太多了,演員對故事本身的理解和表達力、場景的鋪排、故事的節奏、片長,腦內原來的構思,能被單一因素打破,或被種種加起來看似完美的因素打破,反而,當作家的創造力無限,就一個人,坐著,在腦內堆堆切切便是整個世界了。

又看了《魔街理髮師》,瘋了,幾好看的。殺人就像做手術,無需耍前戲,坐下,就一刀在喉嚨大動脈位切下去,鮮血如泉噴出,俐落,準確,鮮血一臉都是,一衫都是。Next。重複又重複,牧師、上等人、下等人、高婑肥瘦的通殺,初時幾次還可以,但看多幾次便辛苦死了,但這也是劇情必需,唯有重複又重複,才更突出那徹底的絶望。你對我一次不好,接著一生我要全世界一個一個填命陪葬,眼神、手法、過程一點內疚都沒有,亂倫、搶妻、人吃人、夫殺妻、小朋友殺大人。好瘋狂。好血腥。好絶望。那是不是添布頓的想法?為何不乾脆連女兒都殺了,都拍得如此了,還有一絲希望嗎?沒一摧淚位置,沒一觸動畫面,沒深度式千迴百轉,但甫出電影院,隨時讓人嘔得一地都是那種電影。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