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2日

新年

日子的書揭到08年1月12日。你問我,都新年一段時間了,還不回顧展望。或者我是覺得,章節與章節之間通常也有一個透氣位,但也別次次round-up,反正劇情怎努力也只能向前推進,當中又保持著這個循環:新鮮感、穩定、太穩定、迷失、沮喪、改變。我不知其他人如何,但於我,這幾乎是定律,無法保存新鮮感,在太穩定時情緒會一下脫軌,有時,甚至刻意想讓自己沉淪一段時間也無法成功,因為太想改變了。那不安於室的感覺聽起來慘情,幸好我是認識了自己這個特質了,因而也接受了如此的自己了。

近兩星期忙瘋了。繼《藍莓之夜》後,趕了一場《集結號》,很多人將它和《投名狀》比,我則很明顯喜歡集結號多點,可能我偏好坦白的電影,馮小剛有東西想講,就明明白白將它表達出來了。投名狀呢,也覺得ok,很多讓人思考位置,但那主打的兄弟誓約嘛,卻又不真實不真摰,再回想導演之前那套《如果愛》,以愛情片作招徠,卻胡里胡塗的,之後有人告訴我那其實不是講愛情,那麼多的隱喻,我更是一頭霧水了。又在家中看舊片《水門事件》,是德斯汀荷夫曼主演的,小時候看過一次,覺得好厲害,可惜今次看的中途太多雪花要夭折了。

又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上,每天將體力用到最後一刻,一躺在床上便睡著,又要早起來。昨天太陽穴兩邊位置和肩膊都痛得要命,開電單車由西貢趕回家,途中又冷又大霧,眼睛驟然還有點矇矓,體力虛弱不得了,開到旺角時,一下車便吐一地都是,那感覺真要命。回家放一缸熱水,倒下浴鹽,閉上眼將整個人浸下去,本來沉重的地方立時放鬆了,香氣透過熱力釋放出來,那刻我是相信,十粒必利痛,都不如一缸熱水,一刻都太舒服了。呀,想來,如此的天氣,是否想該去一次烏來,還是撇脫去箱根呢?可惜因著責任的關係,最快也要在四月尾才能痛快地旅行了,只是那時天氣都熱啦,不能再想溫泉的事了。

4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說的那個循環,似乎在我生命中都不時出現,不同情度不同情況的循環,這些定律似乎讓我預計到未來的自己..碰上循環的低潮中,還真痛苦呢,因為會想起之前多次低潮的自己,會嚷著自己不夠爭氣...我遇到的循環跟你的可能有點不同,但到訪你這裡還真合時,因我剛步入循環的低點.."循環"這兩字ma..今日剛剛想到這個字..你又給我共鳴了..

有你這好友真好,因跟你的遭遇又似起來,因近兩日我又是不明白地頭痛及背痛起來,背痛得要像老人家貼上兩大塊膏藥,頭痛得又再次食止痛藥止痛,現在我還不是食了止痛藥都不成,痛得睡不著,要四處遊遊部落呢..明早還要上班呢..家裡只得企江,故不能嘗嘗浸浴的"姿"味...

跟你真巧呢,剛剛4點還睡不著時,突然想到一個點子,send了個message給你,想看看能否有機會跟你一同到台灣一遊,現在看你blog已知道你正忙著了..我會再找找其他解除我身上悶氣的方法呢...

最後,朋友仔,保重身體呢...

娟字

鄭裕文 說...

嗯,朋友仔,你何時開始叫我朋友仔了.我們總是如此,際遇相連的地方....我暫時還不能痛快旅行去,最快都要待到四月後了.不如又約你到那太平洋咖啡店,聊得倦便睡覺去,想起你睡多久也沒人煩你,我閉上眼幾秒,便有人來說這兒禁止睡覺. 不公平哦. 不過通常都是愉快的時候. 頭痛除了浸浴好, 最好便是睡覺的了. 不是小休一兩小時那種, 要可天可地的睡, 十五小時別吃東西別喝水. 醒來時, 或又是第二個循環了.

匿名 說...

看你的網誌一段時間了, 由你的舊網到現在, 這樣說可能有點不好意思, 單看你的文字已很喜歡你了. 希望你能繼續寫下去. 我相信你有很多隱形讀者的.

鄭裕文 說...

呀, 謝謝你, 陌生不陌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