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5日

9:45pm

喜歡晚上9:45的電影場次。一天工作結束了,回家吃過飯,甚至都洗澡了,這時閒著,才臨時想,不如看套電影呀。前往電影院的途中,覺得氣溫是下降了,加快步伐,迎面是趕著回家的上班族,我卻前往光影世界。目的地在何方?故事的背景是?劇中的主角是來自過去還是未來呢?想到這裡總會有一種豐足感,黑夜中我逃離了,我再不是身處旺角而是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了。

前天我選看了《愛誘罪》,昨天則選看《大吉利事有限公司》,都是這個場次。《愛誘罪》初段讓我想起另一電影《此時此刻》,心想不妙了,卻發覺那不是同一回事。電影配樂和氣氛讓人有一種窒息感,那穿插緊湊的小說說故事手法高明得很,看罷一刻覺得整件事幾酷、幾有重量的,只是有一點我認為徹底失敗了,就是尾段那虛構的幸福沙灘踢水場面,毫無必要,既然主題是贖罪,若女主角能以一個希望去彌補什麼,那整套電影就沒有力量了。真想看看小說原著,究竟是怎樣寫,我一廂情願地覺得那是電影本身因著商業的元素而作出改動的。

至於《大吉利事有限公司》,說以三個心靈破碎的兄弟以火車旅程作療傷為題,是否令人想起陽光小小姐呢?當然這套沒那麼神采發揚,但三個男人古靈精怪幾有趣的,加上在印度取景,有毒蛇、有咸脆小吃、有金色的寺廟,就是看看風情也挺好的。又千萬別遲入場看,因為同場加演Natalie Portman噴血小電影。騎士酒店。那名字動聽吧。好像收藏著很多故事的一間酒店名字。巴黎真的有騎士酒店嗎?

9 則留言:

日光 說...

你看,那一幕拍得輕淡寫的,不著跡也沒有鋪排,連對白都沒有。我覺得就是刻意要拍得沒有力量,才顯得出贖罪的不可能,妹妹心境的蒼涼,覆水難收的懊惱。

贖罪的不可能,其實就是電影的主題。一系列的電影海報有句話,you can only imagine the truth,我初初想極都不明白為何要寫這句話,倒是看了你的文字,才恍然大悟。

很同意你描述的窒息感,氣氛和壓迫感都一絕,剪接和配樂都很出色。故事本身複雜又長篇,但導演說故事不覺得累贅,爽快沒有悶場。

美國版電影海報:
http://hk.myblog.yahoo.com/herecomes-kristie/article?mid=16

鄭裕文 說...

可能, 劇情一邊推進, 我腦內也一邊一點一滴的用想像填補那沒發生的空白了, 所以當它在熒幕展現出來, 於我的感覺是有了希望, 覺得有點不夠狠不夠冷. 呀, 我常常都想看一些狠勁很強的電影,一刀切下來的, 要絶望便到頂那種. :P 謝謝你的海報連結呀.

qing wa 說...

: )

說...

很就沒來了,這段時間都很忙...你還好嗎? =)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怎麼停產你?你跟我一樣冬眠了嗎?哈...近日寒冷警告,我的BLOG都停產了,凍得不想動...小心冷,保重身體,因小時候已見你怕凍怕得要命,相信這方面你應沒有改變呢..HAHA..新年快樂呢...

鄭裕文 說...

Qing Wa, 很久沒和你聯繫了, 你在愛丁堡?

鄭裕文 說...

零, 我還好的, 謝. 你呢? 沒見你寫網誌好久了.

鄭裕文 說...

娟, 嘻, 對, 沒改變, 和以前一樣. 最後你有沒有去爬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