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5日

9:45pm

喜歡晚上9:45的電影場次。一天工作結束了,回家吃過飯,甚至都洗澡了,這時閒著,才臨時想,不如看套電影呀。前往電影院的途中,覺得氣溫是下降了,加快步伐,迎面是趕著回家的上班族,我卻前往光影世界。目的地在何方?故事的背景是?劇中的主角是來自過去還是未來呢?想到這裡總會有一種豐足感,黑夜中我逃離了,我再不是身處旺角而是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了。

前天我選看了《愛誘罪》,昨天則選看《大吉利事有限公司》,都是這個場次。《愛誘罪》初段讓我想起另一電影《此時此刻》,心想不妙了,卻發覺那不是同一回事。電影配樂和氣氛讓人有一種窒息感,那穿插緊湊的小說說故事手法高明得很,看罷一刻覺得整件事幾酷、幾有重量的,只是有一點我認為徹底失敗了,就是尾段那虛構的幸福沙灘踢水場面,毫無必要,既然主題是贖罪,若女主角能以一個希望去彌補什麼,那整套電影就沒有力量了。真想看看小說原著,究竟是怎樣寫,我一廂情願地覺得那是電影本身因著商業的元素而作出改動的。

至於《大吉利事有限公司》,說以三個心靈破碎的兄弟以火車旅程作療傷為題,是否令人想起陽光小小姐呢?當然這套沒那麼神采發揚,但三個男人古靈精怪幾有趣的,加上在印度取景,有毒蛇、有咸脆小吃、有金色的寺廟,就是看看風情也挺好的。又千萬別遲入場看,因為同場加演Natalie Portman噴血小電影。騎士酒店。那名字動聽吧。好像收藏著很多故事的一間酒店名字。巴黎真的有騎士酒店嗎?

2008年1月13日

我在602米



11pm 氣溫11度 安靜

2008年1月12日

新年

日子的書揭到08年1月12日。你問我,都新年一段時間了,還不回顧展望。或者我是覺得,章節與章節之間通常也有一個透氣位,但也別次次round-up,反正劇情怎努力也只能向前推進,當中又保持著這個循環:新鮮感、穩定、太穩定、迷失、沮喪、改變。我不知其他人如何,但於我,這幾乎是定律,無法保存新鮮感,在太穩定時情緒會一下脫軌,有時,甚至刻意想讓自己沉淪一段時間也無法成功,因為太想改變了。那不安於室的感覺聽起來慘情,幸好我是認識了自己這個特質了,因而也接受了如此的自己了。

近兩星期忙瘋了。繼《藍莓之夜》後,趕了一場《集結號》,很多人將它和《投名狀》比,我則很明顯喜歡集結號多點,可能我偏好坦白的電影,馮小剛有東西想講,就明明白白將它表達出來了。投名狀呢,也覺得ok,很多讓人思考位置,但那主打的兄弟誓約嘛,卻又不真實不真摰,再回想導演之前那套《如果愛》,以愛情片作招徠,卻胡里胡塗的,之後有人告訴我那其實不是講愛情,那麼多的隱喻,我更是一頭霧水了。又在家中看舊片《水門事件》,是德斯汀荷夫曼主演的,小時候看過一次,覺得好厲害,可惜今次看的中途太多雪花要夭折了。

又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上,每天將體力用到最後一刻,一躺在床上便睡著,又要早起來。昨天太陽穴兩邊位置和肩膊都痛得要命,開電單車由西貢趕回家,途中又冷又大霧,眼睛驟然還有點矇矓,體力虛弱不得了,開到旺角時,一下車便吐一地都是,那感覺真要命。回家放一缸熱水,倒下浴鹽,閉上眼將整個人浸下去,本來沉重的地方立時放鬆了,香氣透過熱力釋放出來,那刻我是相信,十粒必利痛,都不如一缸熱水,一刻都太舒服了。呀,想來,如此的天氣,是否想該去一次烏來,還是撇脫去箱根呢?可惜因著責任的關係,最快也要在四月尾才能痛快地旅行了,只是那時天氣都熱啦,不能再想溫泉的事了。

2008年1月6日

my blueberry nights

晚上9:55,電影中心擠滿了人。沒位置了,第一行就第一行吧。抬頭是有點高,不知不覺卻沒在意了,可能是電影本身太讓人投入了,就像沉醉在爵士樂裡一樣,中間沒什麼章法,沒何處令人驚喜,卻流遠綿長,抽根煙,喝口酒,一直延續下去,有時節奏混亂,有時破碎,有時迷失於酒吧,有時飛馳於公路,在街頭擁抱,在悲傷中對望,敲叮叮的,一幕又一幕就奏到完場了。

自從喜歡上劉以鬯之後便分不開他和王家衛了,這個故事是王家衛寫的,卻很有劉以鬯的影子。「有些東西還是用文字表達好。」「離開紐約第360天,距離2500公里。」那和之前周慕雲、何寶榮、黎耀輝、蘇麗珍是否很相似呢?只是喜歡的話又不會覺得膩,畫面用色氣氛節奏也不會叫人失望的。電影裡裡所有女子都要出走的,將門掩上,是出走還是回來?隔著玻璃窗看的世界,天空是灰灰的,層次和輪廓漸漸浮現出來。

jude law捲曲的頭髮很好看,那種慵懶味,像夢囈一樣的語氣,靜靜吐出煙圈,粗壯的手腕撫弄著norah jones的頭髮,笑起上來似有還無,角色肯定是選對了。還有Natalie Portman,在賭局上那樣子串得她,卻極之令人驚艷,其實她又有那次不叫人感到驚艷呢?「我沒有確定的終點。」「我沒有要記掛的人。」「不知我在你記憶裡,是怎的一個人?一個愛吃藍莓批的女子,還是一個心靈七靈八碎的女子?」是,告訴我,你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