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

神奇隊長




謝拉特在酒吧打人被捕?

當我在茶餐廳看到對面大叔的報紙標題,我實在不敢相信這件事。

我間中會看利物浦的,九成是為了謝拉特(餘下的留給受傷的費托),因為他太好看了,生球、罰球、角球、助攻,特別是遠射,美妙得不能置信,令人瘋狂又著迷。加上他的領袖風采和鬥心,即是是輸緊二比零好,三比零好,只要有他在隊中,就是最後一分鐘,或者一秒,我也相信他能帶球隊反敗為勝的。

你有沒有看過,那一年,黃興桂興奮大叫「有今年無來世」的那球勁射?你有沒有看過,他入球後張開手在草地滑翔的率性自信?你有沒有看過,他在adidas廣告裡在小朋友額頭上簽名的笑容?唉,打人被捕,發生什麼事?如果他真的要坐監,利物浦肯定會退下來了。那些鋪天蓋地的廣告,now TV、adidas,是否都因而要撕下謝拉特的部份?我不想相信,他能用錢請最有計仔的律師為他脫身,法律不該如此。我只想相信,不過誤會一場。

http://hk.youtube.com/watch?v=zZ2pSI0wJYM
http://hk.youtube.com/watch?v=9yXCyfGsOxE&feature=related

2008年12月29日

Breathless

很多年後再一次到電影院看這電影,發現那男的嘴角吊煙,那女的清爽短髮,還是一樣令我著迷。活著毫無意義的男人,終日吸煙、偷車、追女仔、被人追殺;那女的呢,則有理想又熱愛藝術。他們之間,甚至不用探究是否存有真愛了,一切都是虛無得連半點感動都沒有。

很喜歡兩人在街頭賣報紙那幕,他們之間的距離,男的插著褲袋滿不在乎,女的臉上是被追求的洋洋得意,多好看。還有爵士配樂、巴黎風景、明快畫面。你知道嗎,我的網誌地址,便是由這電影而來。


2008年12月25日

2008年12月24日

if you want me

到達海下灣時,天色已灰暗了。靠著日光的殘餘,步行了大約30分鐘便到達灣仔半島。草坡軟綿而廣闊,只是人實在多得我沒想像過,中學生、大學生、一家大細的、也有像剛下班脫掉西裝領帶的,當然還有一對對應該是打算來看星星的小情人是吧。

我在最近海的位置開始扎營,踢開小石頭、將支架砌好、縛繩子,就花十分鐘,小小的居所便拔地而起了。然後我想起中學時用的又笨又重的屋型營幕,集幾人之力弄半天也弄不成,比較起來,現代的折合式蒙古營太方便了。

晚餐是豬肉片、薯仔、蕃茄、津白、脆皮腸、烏冬麵,全部都是一窩熟,毫無烹調技巧可言。吃吃弄弄兩小時,在找水源洗食具的時候,我忽然想,究竟人為何要特地入來這麼遠的山邊野嶺吃餐飯和睡覺呢?是否平時生活太單調,需要特別點的什麼來整理一下心情呢?

點起汽油燈,在營幕裡看看地圖,鋪好地墊,我大約在12時左右打算睡了,四周卻沒有為我而寧靜下來。有一隊應該是叫什麼香港少年軍,此時還在left left left right left操乒;另一群應是大學生吧,正舉行畢生第一次營火會的樣子,正聲嘶力竭的在為自己剛建立的信念和價值觀叫喊。我算不上很失望,不過我本來還以為可以聽到海浪聲的。

夜冷得快,我打開營帳頂的小布窗,竄進像蠶蟲一樣的睡袋裡,不敢動,免得風偷進來。看著天空,冬日的星夜和夏日有何不同呢?那群叫囂中的大學生裡,可還有一個天文學會的大師哥?不過,於我而言,星空其實都是一樣平靜而遙遠。ipod隨機播,第一首便播出一首我很喜歡的歌曲了:

Are you really here
or am I dreaming
I can’t tell dreams from truth
for it’s been so long since I have seen you
I can hardly remember your face anymore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電影《一奏傾情》

2008年12月21日

至少到最後都沒用走的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的圖像

就像遇到很有好感的男子,當我拿著村上《關於跑步》這書,不論是快看慢看,都有種速度失據的感覺。最後,我選擇了用章節去區分,九章,九天的時間,企圖細細將感受咀嚼和儲藏。然而,奇怪的是,我一邊看時,雖然感到無限樂趣,但當我一將書蓋上,書中的一字一句卻毫無原因的從腦袋內不翼而飛了,任由回憶怎努力也無法追究,只留下一種像冬日陽光似的溫暖感。

然後我想起,這幾年我曾在不同場合問過人,有哪本書,在人生的某一刻產生像打氣又像治療般的作用呢?「有呀,當然有。」他們說。我記憶中的答案包括:《聖經》、《與神對話》、《心靈雞湯》、《納尼亞故事》、《在天堂裡遇見的五個人》、《秘密》。坦白說,這些書我都看過,除了天堂那本我一邊看時想起幾個已死去的親人外,其他的,沒一本感動我,或者是因為每個人的故事都不同吧?然後我想起,我跟姐在電郵裡說,如果2008年,她由茫然至高峰到低谷到平地的話,我呢,則似乎一直都是靠在平地,飛不起都算了,連掉到什麼地方的能力都欠缺。村上這本書,就正正在我稍微嫌棄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打氣的一下,仿佛像朋友般在說:「是,很多事是過去了,時間失掉了,心機花掉,但沒緊要,就繼續跑吧,總之別停下。」然後,如果能留下什麼墓誌銘,就留下一句:「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這於我實在是份量無比的一本書。謝謝村上春樹兄。

2008年12月15日

阿煲@明報

安排了一次外婆和明報的訪問,是有關她煮的上海菜的:蛋角砂鍋元寶和素鵝。那訪問的黃昏,我早就到她的家了,我坐在她的床上,看她在鏡前將頭髮夾起,將一件件衣服左拼右拼,一時問我白色好看,還是藍色好看,我就不停在鏡子裡點頭說:都很好看呀。事實是我曾擔心,她會不會很緊張呢?她會不會怕人家聽不懂她的上海話呢?然後記者們來了,我看著外婆滔滔不絕的說著做菜的技巧、靈巧的將腐皮卷在滾油中反轉反轉、對著鏡頭擺post拍照、又逗弄著小狗momo,我覺得很開心,做菜是她感到自豪的事,這次訪問是做對了。


2008年12月14日

第一感

還以為12月能悠閒的做著各種自己喜歡的事,喝葡萄酒、看電影、看書、看球賽、逛博物館之類,最後,樣樣做齊了,除了感覺悠閒之外。

所有事都是在匆忙之下完成的,感覺是在我未及得明白一刻發生什麼事之前,一刻已完結了。每早醒來,心情就像救火一樣,身邊的人拼命跑,我就不停大喊「停呀」或慌忙灑水,好像不得不搞得自己身心疲勞至極才肯罷休一樣。

有關方向,其實我已擱之不理了,事實是理不了,但裡面的細節呢,則有調節的必要。當然,我沒打算將生活搞得像小學生一樣規律,卻希望能精挑細選幾樣自己喜歡(或者重要)的事,然後全心投入、義無反顧的去做。

就如每次事情完結時的感覺一樣,我發現,很多東西也不是估計不了,而是我視若無睹,而我至今竟然還沒學懂認真尊重自己的第一感。我不知其他人怎樣,但我回想起,第一感告訴我太多的事了,第一眼看見誰,第一次踏足一個工作的地方,翻看書本的第一頁,聽到某歌曲的初始的幾個旋律,雖說不上萬無一失,但大致也能推敲出事情的大概了。

看了兩齣法國電影節的電影。《巴黎》我是進場後才知道自己幾個月前在巴黎返港那程機上看過了,算是失望的,它若作為法國電影節的開幕電影,太普通了。至於《舞莫停》,別以為是美輪美奐的跳舞場面,no,那是用輕鬆的手法處理的悲慘故事,完場時有人拍掌叫好,我則只覺得「還ok啦」,那感覺。

2008年12月3日

關於跑步 我說的其實是

你知道期待的感覺嗎?終於拿到早幾日前預訂的村上新書了。雖然今天的天氣不特別好,但如果我還是用手寫日記的話,大概我會在日期旁畫一個晴天公仔,留作紀念。我快要打開第一頁啦,在這之前,我想記下背頁的簡介,單看這個已很吸引了:

「小說家這種職業──至少對我來說──沒有勝負之分。雖然也許發行冊數、文學奬、評論的好壞可以成為一種成就的指標,但那並不能算是本質上的問題。寫出的東西能不能達到自己所設定的基準,比什麼都重要,而且是無法隨便找藉口的事情。對別人或許可以想辦法適度說服,但對自己的內心卻絲毫也無法蒙混。在這層意義上,寫小說和跑馬拉松很類似。基本上,對創作者來說,動機是確實在自己心中安靜存在的東西,不應該向外部求取什麼形式或基準。」

2008年12月2日

歐洲足球先生







我在想,論腳法,他不及美斯;論球品,他不及費托。究竟,他是憑什麼去奪得這個殊榮呢?簡直是連我這粉絲也覺得莫名其妙。或者,是時勢使然吧,這時勢正正就是需要這種矛盾又複雜的個體。

他英俊、孩子氣、易哭、腳法秀麗、有速度、把握力強、可以開出絶美的罸波;然而,他同時也有極多的暗陰面,插水、不防守、鬧人不交波、手球、作假扮痛,還要紅牌出場,就算明知鏡頭影著也毫不避忌,那代表什麼?

代表他根本不在乎你的眼光。他不刻意討好誰,事實上也不故意乞人憎,他是一個球場戲子佬,一人分飾幾角,像變戲法的使出各種令人喜愛和討厭的元素。有時,我一邊看球,一邊也不知道應怎樣控制自已情緒,他一控球在腳,我就禁不住高呼,轉眼呢,看他插水,奸笑的站起來開罸波,又想噓他。

球場上如此,球場外呢?據他的葡萄牙鄉里說,他是一個絶乖的孩子,自小便很孝順媽咪,老是拖著媽咪上街逛,又會每星期買一份小禮物送給她,經常與一家大小在家的後花園玩球;轉眼呢,他曾涉及在強姦案中,女友一個轉一個,與雲佬在更衣室打交,又鬧出「奴隸論」的轉會風波。

他一場便是焦點所在,無數球迷要求他的合照和簽名,也曾有女球迷要求他簽名在自己的胸脯上;曾經,因他的鄉音,和很有限的英文詞彙,被英國人拿來作笑柄,而在世界盃朗尼事件後,也有大批英國人到他的家前擲石頭,叫他執包袱返鄉下。他將所有愛恨都收集起來,當他才23歲的時候。

他的名字你怎會不知道?CR7。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

2008年11月24日

我們在板前

和阿娟吃午餐,$28壽司便當,她說我果然是街坊。然後,她說起,由中學時代至今,我們真正遇到「是一回事」的男子有幾個。

我們總是用代號,不是什麼ABC先生,因為改名這東西不能太著跡的,例如那個大學生,因為是在大學附近提起,他的代號就是「水街」;之後有一個燙了髮的,順理成章叫「公仔面」;最近那個,說不上什麼特徵,於是,迴轉壽司轉了一圈,他就是「三文魚」啦。

「你總是遇到好男子。」她說。
我不好意思的吃了一束冷面,事實上,我真的忘了很多的舊事了。
「不過,你又真的忘得快。」她又說。
我點頭,想說點什麼,最終只夾了她一塊三文魚。

其實本來是怎說的?
「對,你可以說我善忘、善變,有時魯莽。然而(停一停),從來(提高聲量),也沒有人,可以說我是假情假意的。」(像奧巴馬,豎起一隻食指,頂天立地的說。)

導演說

  • 《恐懼鬥室IV》:浪費時間。
  • 《尋找幸福的日子》:真的是《八月照相館》和《外出》導演拍的嗎?不喜歡,不對調,電影名字更完全改錯了。
  • 《黑幫有個荷李活》:光芒四射,笑到流眼淚,千萬別錯過。
  • 《海角七號》:OK喜歡的,特別是那台南味,海風、電單車、搖滾、倒數的夕陽、台灣男子。然而,事實上,回看導演的訪問,他說:「電影太幼嫩了,電影的深度和情感抒發只是普通,能有這樣的票房,或是好運,或是因為現時的台灣正需要這一種情調吧?」

2008年11月21日

大亨小傳● 巴爾札克與小裁縫

「讀過三遍《大亨小傳》的人,應該可以和我做朋友啦。」永澤說。
                  (《挪威的森林》第54頁)

我才讀了一遍《大亨小傳》,但我已似乎已較能明白永澤為何會這樣說了。因為他和大亨一樣,出世、孤獨、被人誤解、只沉醉在和直子和渡邊的小小世界裡面,到頭來,摧掉了自己,傷害了最愛的人,更發現自己窮一生追尋的也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我不知道村上先生有沒有看過《笑傲江湖》,但我相信一個喜歡《大亨小傳》的人,應該都會喜歡《笑傲江湖》的,而看過三遍《笑傲江湖》的人,應該可以和我做朋友啦。

《大亨小傳》後,我也看完了戴思杰寫的《巴爾札克與小裁縫》,這電影我已看過兩遍了,這回文字的魔力,更將我本來已很喜歡的東西強化,當然陳坤和劉燁拿了不少分數,但事實上故事本身也極之吸引我,我一邊看,真以為自己是置身在文革年代的一個山區,挑著媒油燈,吹一吹書面上的灰塵,而羅明和馬劍玲這兩個小子呢,則在一旁講故事,巴爾札克、大仲馬、雨果,一個接一個出場,這些大作家在我們這年代的圖書館可算叫垂手可得,然而在那時代呢,卻是被強烈禁止、幾乎要冒死才能到手的小說。而即使是馬劍玲在天寒地凍裡拉著小提琴那幕,我也抵住寒冷,因為我覺得動人極了。實在很值得推薦。

2008年11月14日

湖中女子

看,稍回暖一點我便出來了。你知道我是超怕冷的,這幾天老是流鼻水、打噴嚏和咳,就連Bitgette那天來我家打掃時,見我圍著笨笨的棉被,一手紙巾一手熱水什麼的,也笑說:你搬去菲律賓算了。我點頭,說good idea,又打了個嚏。

其實看《胖子》之前,我也看了Raymond Chandler的《湖中女子》,這是我看Chandler的第二本小說,我之所以隔了兩星期後還要再提,是因我太喜歡了。小說是在1943年完成,但幾十年之後的現在看來,還是覺得很有型、很破格、很瀟洒。我很開心知道圖書館還有五本長篇故事等我去借閱,但也代表著那期待是一次一次的倒數著了。

想來,除了我哥之外,我身邊幾乎是沒一個人喜歡看偵探小說的(說實連真真正正喜歡看小說的人都極少)。我卻自小便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偵探迷,由最初赤川次郎的三色貓、三姊妹、到福爾摩斯、克莉絲蒂、松本清張、梅森探案、艾勒里昆恩,總之,那時我和我哥不知那種弄來一個列表,列出了世界偵探小說1-100的排行榜,然後大家就分頭去找、去借或買、再回來猜包剪決定誰看先看後。

然後當然我們都長大了。有一段時間,我甚至可能是因為看太多了,很多偵探橋段再也不能帶給我任何驚喜,直至早幾年Dan Brown的《達文西密碼》又再引起我的興趣,是的,我當然記得,《達文西密碼》是很commercial,但實在光芒四射又富娛樂性,至今回想我還是覺得那次的閱讀經歷可以用一流來形容。

而閱讀chandler又是另一種很痛快的經歷,它和我之前看的偵探小說可說是完全不同類的。它毫不著重橋段或佈局,怎樣死,誰是兇手,線索什麼,都是次要,故事最牽引你的,是作家掌握故事節奏的能力,將讀者的心思牽引,卻又不慌不忙的。我特別喜歡男主角偵探馬羅,他總是用著一種很冷靜俐落的手法辦案,你一邊看,總就是想一邊跟著當中的步伐,為自己倒一杯Gimlet,為手槍上一上彈,輕描淡寫的踏足今夜的江湖,且看看有什麼會發生那種氣氛。

2008年11月3日

胖子(給w)

剛看完w寄我的小說《胖子》,說實初時不太習慣那一行一句的寫作手法,但看了十多頁,便不自覺的被故事吸引進去,翻呀翻了兩晚便完成了。很喜歡呀,是胖子也好,廖俊也好,特別是小六兒,都有血有肉,故事本身也有一種我很喜愛的「北京氣」,雖然結局有種在高潮滑下又似乎無可避免的失落感。太喜歡小六兒了,我想w你也應該很喜歡小六兒是吧?你在看嗎?忘了有沒有謝你寄我這小說。

其實,認識了w她們幾個人都算幾有趣的事,或者一切應該由chit說起,由她那個鼓勵的電話,到那些會面,到上出版社,到現在偶爾的電郵或網誌聯絡,一切,究竟於我有何意義呢?實際來說可說什麼也沒有發生,但在我心裡可起了一些微妙的變化,至少,我知道現實中也有人跟我一樣傻呼呼的在寫一些不知有什麼用的小故事;也至少,至今我還是打算完成那長篇的。如果按一按回帶掣,一切都不曾發生,那長篇的構思應該不會存在是吧。 其實最想多謝一下chit。

也想介紹一下w的網址:http://www.openbooknet.com/blogs/hideaki/。她寫了一篇叫《不如不見》的長篇,不過,跟歌曲不一樣,w依戀雨點的地方不是倫敦,是柏林。那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個故事。只是她upload的時間相隔於我是太慢(每兩天才上載一章),如果你想像我一樣一氣呵成的看完全部,你就要私自問她肯不肯了。

2008年11月1日

黃家駒 劉卓輝

我不知道一些真正研究文字的人怎看黃家駒的詞(好像說沙石太多了?),但我個人是相當喜歡的。

他直率,真摰,他填的詞便坦蕩蕩地表達出這種性格,就說《海闊天空》這首歌,他聲嘶力竭的唱「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幾多人聽了就哭了?為什麼?很簡單,因為他是家駒,他唱自己所想的,就是這樣。不信你不妨試試讓黎明、周華健、甚至周杰倫翻唱這首歌,我相信根本是沒法子觸動人的。

「香港無樂壇,只有娛樂圈!」這是家駒說的。除此之外,他還填了大量具憤世味的歌詞。我記得小時候唱K,一坐下,便是《我是憤怒》:「你勿說話/皆因今天的真理/講起始終都跟我/有段距離」。

還有《不可一世》:「從沒信要屈膝面對生命/縱沒有別人幫 」。歌曲裡面那種甘願冒險、寧願單打獨鬥也不肯埋堆、敢作敢為、不屑世俗的態度,能到哪兒找了?

而家駒和填詞人劉卓輝的合作,更可說是一對完美的組合。如果真有細心留意劉卓輝填的詞,不難發現,他是世上其中一個最能理解家駒的人,兩人的影子二合為一,有時我都分不清這首那首是誰填的了,例如我很喜歡的《無淚的遺憾》:「終於漫長歲月/現已彷彿像流水/我不知道/擁抱你/已是誰。」

  • 還有《長城》:「皇帝的新衣/熱血的櫻搶/誰卻甘心流連塞上」
  • 《歲月無聲》:「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何況秋風秋雨」
  • 《情人》:「是緣是情是童真/還是意外」

怎樣,你不覺得這根本是家駒嗎?

我想起曾經有幾個朋友,分別都一臉認真的叫我細心留意五月天的音樂,他們認為我很有機會會沉迷,還告訴我五月天的音樂早就超越了beyond了。我不知為何他們會異口同聲這樣說,然而,我卻覺得,「超越」的說法好大膽。因為,beyond是很難超越的,甚至可說根本沒所謂超越不超越,因為他們所發表的,並非音樂本身,而是一種態度,一顆赤子之心,關懷世界,散發著草根性的光芒,時而憤世,時而盼望。當家駒執起了一寸非洲的泥土,展現著笑容,擁抱孩子,叫人不分膚色界限不分你我高低;當你在旅途中一片漆黑的夜間火車上聽到他唱「前面是哪方/誰伴我闖蕩」;當記憶回到逝去日子,在高山劇場看band show時放聲瘋狂叫嚷,你會發現,就算你之後再會喜歡誰都好,beyond(或者說家駒),怎也能在心中保留著一個不褪色的位置。

2008年10月27日

那想法

家暉說,我若不肯改變「那想法」,可能一生都會受影響。我沒辦法不同意,卻也沒辦法不嘆氣,因為,我太清楚,想法這東西,尤其是從小開始便建立起的那種,並非一句「好,我改吧」便會叮一聲消失掉的。

這些年,因為「那想法」,我一直也以一種出世的心情,入世地工作。而事實是,兜兜轉轉來到現在,事業於我是什麼?金錢是?物質呢?對於這些我壓根兒不在乎的東西,有時我除了笑著膚衍一句外,我真不知還能用什麼心情去追尋了。

前幾日在三聯書店看到一本叫《中國新生代》的書,其中一篇訪問賈樟柯導演,人家問他對錢的看法,他說:「越多越好,但我不想為錢而生活。」我看完這一個句便不想再看下去,將書蓋上。

事實是我感到最驚訝的是,大部份人都沒有誠實(或務實)地面對自己的想法。我認識一些愛揚的人,四圍分享成功之道,搵幾多錢,幾勤力,目標有幾清晰,聊下去卻總會發現他們其實不知那些錢用來做什麼。至於我呢,我也有追尋自己想過的生活,卻沒有努力去擺脫自己不想要的東西,追根究底,可能就是為了「那想法」。

有沒有看過一齣叫《綠房》的電影?是杜魯福自編自導自演的,那男主角因為太懷念死去的妻子了,千辛萬苦叫木匠據相片雕了一個跟妻子身型和樣貌一模一樣的木公仔。心血花盡了,錢財花盡了,最後男主角看到那個沒眼珠、沒靈魂的妻子,自己都嚇怕了,當場叫木匠用鎚仔「destroy it!immediately!」,碎片散落一地。那刻我感到震撼非常,因為,我覺得自己和杜魯福一樣,總是反覆地做一些明知無補於事、早知結局慘不忍睹的東西,你可以說,我是有破壞事情、走進黑暗的傾向的。想起我小時候,外婆指著我小小的鼻子說:「你扭計要的,都是你自己明知沒可能得到的東西。」「那想法」的本質,大概也是屬於這種是吧。

2008年10月26日

電影六齣

  • 《畫皮》:買了一排雞蛋仔,獨個兒到電影院看。陳坤的長髮,叫人想起當年的張國榮。
  • 《Step up 2》:若你喜歡第一集那高大溫柔的男主角,一定失望了,第二集的男主角像個花瓶。
  • 《Junebug》:中文譯作《妙媳婦見公婆》,聽說幾度獲獎,我卻覺得不怎樣。
  • 《戰火浮生》:殺時間,沒印象。
  • 《Small Time Crooks》:中文譯作《貧賤夫妻百事吉》,活地 2001年的作品。粗糙的小本製作,但叫人會心微笑。
  • 《冷血字傳》:第二次看,太精彩了!

2008年10月25日

方文山 周杰倫

說方文山這台灣填詞人,你可以說他幸福,因為周杰倫賞識他;同時卻也不得不替他感到少少慘,因為周杰倫是出名咬字不清的,總是依依呀呀的便將歌詞帶過,有多少人真能夠聽出歌詞內容呢?

我就聽不出來了。哈。不過我喜歡呀,我覺得他們好合拍,又互相依賴。曾經,方文山笑說:「周杰倫嘛,是音樂上的巨人,生活上的侏儒。」我聽了也笑,因為,似乎是方文山填補了杰倫不足的部份是了。

聽周杰倫的歌,讓我覺得他本身是幼稚、真率又孩子氣的。他喜歡打籃球、變魔術、打功夫、玩雜耍、開快車。他直接、古靈精怪、既浪漫又有英雄主義,他確實有才華寫出具個性的旋律,方文山卻用文字將他這種性格更突顯出來。

周杰倫有一首歌,叫《鬥牛》,講打籃球,旋律是很年輕很滿不在乎那種,方文山這樣寫:「有什麼不妥,有話就直說。別窩在角落,不爽就反駁。」 根本就是周杰倫。

而電影主題曲《霍元甲》呢,方文山填上:「唏 命有幾回合?擂台等著生死狀。」還有那幾下霍霍霍霍的出拳氣勢,有畫面的旋律和文字,完全脫離了張明敏式沉重傳統的舊中國風。

方文山曾說,他和杰倫之間,是先有旋律才有詞的。若是快歌的話,杰倫通常都會提供簡單的主題,比如《雙截棍》,周杰倫說:一定要講李小龍呀文山;《忍者》呢,就要有日本風。至於慢歌,杰倫通常都沒意見,就讓方文山自己想填什麼便填什麼好了。

在方文山為周杰倫填的詞裡,我當然很喜歡《七里香》:「那飽滿的稻穗 幸福了這個季節 而你的臉頰像田裡熟透的蕃茄」,我喜歡呀,每次聽完之後心情都很好,都會更喜歡夏天。我還喜歡什麼呢?

  • 「在我沒回去過的老家米缸 爺爺用楷書寫一個滿。」《上海1943》
  • 「雨輕輕彈 朱紅色的窗 我一生在紙上被風吹亂。」《菊花台》
  •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青花瓷》

你實在不會想到其貌不揚的方文山能寫出這些歌詞,也想不到貪玩的周杰倫會唱得如此詩意。他們互相影響,用旋律引發靈感,用歌詞填補幼氣。他們都是對方的繆斯。那是合作的火花。

《這篇給朋友maren,她是一個在商台節目主持人,她的網址是:marentam.mysinablog.com

2008年10月23日

chen kun

  • 病了一場。感冒,喉嚨痛,流鼻水,吃五顏六色的藥丸吃到怕,總算吃好了。
  • 可惜失眠是無藥醫的。
  • 辛辛苦苦睡著了,又發惡夢。
  • 惡夢的內容真是無奇不有,糾糾纏纏來來回回,醒來混身是汗。
  • 就算不做惡夢了,普通的夢有時也搞得我好混淆。
  • 別笑我,在我回憶中有好幾個片段其實我從來也搞不清楚是現實還是做夢中經歷過,我亦不好意思問故事中的人。
  • 實在有越睡越倦,不睡也罷的想法。
  • 當然,失眠最好是可以看小說和看影碟了。
  • 小說我正在看raymond chandler的《湖中女子》,看了廿多頁,好期待。
  • 在電影院裡看了《叛諜追擊》,說實並沒留下什麼印象。
  • 重看了一次《巴爾扎克與小裁縫》,這電影我好喜歡呀,主角是劉燁和陳坤。
  • 重看了一次《花花型警》,爛片,卻又是因為陳坤。
  • 在土豆網看了整齣的TVB版的《新不了情》,也是為了陳坤。
  • 看來這小子魅力非凡是不是。
  • 眼神明亮,或笑或怒,或驚喜或憂傷。
  • 無辜的神態。瀟灑的苦笑。不自覺的脆弱和自戀。
  • 實在很久沒有看過表情如此生動的男子了。

2008年10月16日

睡不睡

看了兩本書,都是在圖書館裡借的。一本是的史提芬京的《寫作》,花了兩晚便完成了,很喜歡呀,也想推薦給喜歡寫作的朋友,因為,你會發現,美國史上最暢銷的作家,也曾被無數次退稿、對自己的寫作天份沒信心、擔心生計問題、怕被定型同時也怕遺失風格等。當然,後來他成名了,他回看自己的路,說:「繆斯不會戲劇性的突然降臨,他不在天上,不在四周,而是困在隱閉的地下室,只要你肯委身的走下去,關上門,靜靜的面對自己,多讀多寫,有一天繆斯會出來見你。」很有趣是不?我相信若你曾對寫作付出過努力,定會喜歡這自傳式故事的。

第二本是屠格涅夫的《初戀》,可惜的是我並沒被這名作家的故事所感動,可能我早就錯過了故事入面那份純潔的情懷了,也可能我不太喜歡太花巧的文字,也不太懂領略咀嚼文字的樂趣。一般而言,最吸引我的,是故事、人物、氣氛和情節。文字的話,要麼像劉以鬯或村上般最簡單的,要麼就索性給我如米蘭昆德拉的沉重、痛苦和冗長。呀,想起昆德拉,家暉拿了我的《笑忘書》,他最喜歡我拿起那本書便追在我前頭或趕著我尾的了。

又看了電影《珍奧斯汀少女日記》,講名作家Jane Austen的愛情故事,雖然我知道很多女子看罷都感動得哭了,於我只是普通的一齣古裝電影。還未有時間看李安納度,因為最近心情好像出了點亂子,幾天前還大哭一場,現在喉嚨有少少痛,肩頸相當疲累,在床上卻輾轉不能入睡。可以的話,好不好去聽一場搖滾,鼓手要好厲害強而有勁的,吉他手要瘋狂而出神入化的,歌手要像獅子般大吵大鬧的,那應該算是一絲希望將心情咆哮至粉碎。

2008年10月12日

情迷巴塞隆拿




幾多個失眠的晚上,都愛看woody allen?
幾多次在電影院裡,為他的電影哭笑不得?
我在鍵盤上啪啪啪啪的打,心情就跟隨啪啪啪啪的跳動。
woody新片《情迷巴塞隆拿》是很有水準的
  • 鄙視愛情,卻同時對愛情鍥而不捨;
  • 自戀,又自嘲;
  • 想做大人物,卻不時以小人物的想法和態度行事;
  • 迷戀城市,電影裡往往又有一種逃離和出走意味;
  • 堅持創作,卻不停諷刺創作本身的毫無意義。
在此你找到共鳴沒有?
我有呀,也覺得佩服,且羡慕
世上還會有這種不顧一切又充滿傻勁的阿伯
七十多歲 還可以有這份簡簡單單的堅持 
喜歡上已死去的導演是痛苦的,他們的作品總是買少見少;
興幸世上還有活著而我又喜歡的導演,讓生活至少還有什麼可以期待。

2008年10月8日

猶如毒品的文字

「世上真正的苦難,在於精神世界的狹窄、枯燥和封閉。當我們擁有自己內心的自由時,外在的自由雖然並不無足輕重,但也居於次要地位。

牢獄剝奪的是外在自由,可是它無法限制人的精神自由,這使我在厄運前仍能掌握一份主動權,運用這份主動權,我可針對環境的改變,及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包括如何正時現實,如何利用現實,如何渡過現實。

當我失去了現實世界中的行動自由之後,我迅速地把情緒和精力轉移到營建自己的精神家園之上,把在獄外時為自由而努力的戰場轉移到自己的內心之中,去追求另一種自由-精神的自由。而後者,遠比外在自由更為寬闊,更為深厚,因而也更有魅力。

在精神自由的魅力之光下,所有苦難都黯然失色,以致我根本無從體會。」

王丹《獄中家書》

2008年10月7日

重陽節

  • 平靜又舒服的日子
  • 天涼是很有秋意
  • 床上那竹席涼涼的可能快要收起了
  • 在錦繡家住了兩天,踏單車、看小說、與媽一起看球賽,費比加斯在最後一分鐘入球,媽大叫:「囡,你看,足球是圓的!」我點頭,吃一口b仔涼粉。
  • 與泰臣、阿b、pk和家暉到西灣亭行山,我們在入夜的公路上等巴士,坐在地上換衫,吃串燒、喝椰青,時光倒流十年前
  • 做了幾頓晚餐,除了清蒸元貝是徹底的失敗外,其餘都很美味的
  • 打了兩場乒乓球,打十局輸七局,唉,爸的上旋是超難接的
  • 到久遺了的花園街圖書館,我跟家暉說,以後都別買書了,圖書館什麼都有,買書的話,看完便不知怎處理了(深愛作家除外)
  • 借了王丹的《獄中家書》和屠格涅夫的《初戀》,希望集中力快回來就好
  • 買了一個排球,現在我家中的足球、籃球、排球各一了
  • 想去學點什麼完全陌生的東西

至於電影呢
《青苔》:郭子健第二齣,幾好呀,畫面還是青青灰灰的很有格調
《秘岸》:如果你是為了陳奕迅而去,準會失望,但電影本身ok的
《作畫與做愛》:丹尼爾奧圖主演,交換伴侶那些情節是有點疙瘩
《柳媚花嬌》:1967年的電影。Jacques Demy導演,Catherine Deneuve女主角。想起《秋水伊人》。

後天,還會上映一齣活地阿倫和一齣李安納度迪卡比奧。就是對這兩齣電影的期待,十月應該還算是個不錯的月份吧?

2008年9月29日

我是一隻魚

打了一個冷震,我跳進泳池裡去
我覺得秋天可能真的到來了
總括一下,今個暑假游了幾次水呢?
應該都有十幾次吧
我是超級喜歡游水的
特別是自由式
雖然我蛙式和自由式速度差不多
但自由式的快感是最強勁的
將手探進水裡 用力一划,一推,再提起
簡直就像飛的一樣
輕鬆的游了20個堂,一千米
我感到自己是無比的去水
一邊游,一邊在心裡哼著小齊的歌

「可不可以不想你 我需要振作一下
7 8 9 月的天氣 像我和你需要下一場雨
需要你 我是一隻魚
水裡的空氣 是你小心眼和壞脾氣
沒有你 像離開水的魚
快要活不下去 不能在一起游來游去」

2008年9月27日

川爺

我不知是碰巧還是什麼,然而,我最好的朋友都是男校出來的。或者,我覺得,只有男校生才會肯花時間與你交一段純純白白的友誼。

  • 那年,你將頭髮電得像雀巢一樣難看死了,卻一臉自信的問我:「怎樣,我係咪好似福山雅治?」。
  • 那年,我剛夠年齡到酒吧喝酒了,醉得不知所謂,嘔得一身酸臭的,唯有你將我半推半拉的送回家.
  • 那年,我們在IKEA漫無目的逛,指著說這張沙發好,那張檯布好,卻什麼都沒買,卻在女人街買了100蚊4套卡通睡衣。
  • 那年,你在卡拉OK裡問我,你的背肌像不像劉德華,還即時唱了一首真永遠,我鄙視的瞄你一下,卻在偷笑。

然後,好多年之後的今天,你結婚了,我看著那漂亮的新娘子,我看著你那老虎仔一樣的笑容,我看著你們進場的身影。然後,我覺得,我們真的長大了。PK說,我們多久沒有為真正值得高興的事飲一杯了?多久沒有打從心底的替一個人的幸福而感到快樂了?

2008年9月25日

野良犬


灰灰的色調,淡淡的氣氛,電影卻讓人覺得很有光彩。新人導演郭子健有不能忽略的潛質。但主要還是Eason,他的演技是完美的,你甚至不會覺得他在演,而是在點石成金,正如他唱歌,要爛、要浮誇、要大開眼界、要不知所謂、要落花流水、要綿綿,要什麼都好。你唱沒有便沒有,你唱不哭便不哭,你唱癒合便癒合。

2008年9月23日

閃靈


我竟然至今才看這電影。告訴你,如果你沒看過,請別再自稱為驚駭故事迷了,因為,這片肯定是經典,破格、震撼、探入人心的恐懼裡。我一邊看一邊心寒,又疑神疑鬼頻頻看四周,總之又要驚又要看那種。不得不佩服寇比力克,但請也給同等掌聲給史提芬king,放心我不會在這兒披露情節,但,告訴你,你是可以在看罷電影後,在腦內,一點一滴細細追索,然後將之前不明不白的漏洞填補起來的。有關創作,我知道有些人喜歡創作陽光鼓勵的故事,以發揮正面能量為主旨,我對此不反對,但,我卻認為,最震撼人心的導演,大部份的內心,都是恐懼、不安、空虛、寂寞、憂鬱、感情支離破碎的,否則,現實生活都美滿了,何須寫故事或拍電影呢?想起賈樟柯說:我不快樂 所以拍電影。

2008年9月22日

的士司機 影迷

看了兩齣好電影,馬田史高西斯的《的士司機》和奇斯洛夫斯基
的《影迷》,兩齣都不是嘩一聲、叫人心跳加速那種電影,而是看罷後,心平平靜靜的搖頭讚嘆:「好戲,無話可說。」那種感覺的電影。

我想問一下,究竟,大師成為大師之前,經歷過什麼呢?是否每個大師在成名前,都會經歷過幼稚和粗糙的成長期的呢?還是有些人天生便是如此有才華,有型有格的呢?我實在想像不到,馬田史高西斯或奇斯洛夫斯基曾經幼稚過,因為即使是他們早期的作品,已流露著相當的技巧和風格了。

《的士司機》

  • 「You’re talking to me ?」
  • 「污穢城市。寂寞的人。空虛心靈。」
  • 「城市就像陰溝,需要清理。」

《影迷》

  • 「話劇是娛樂。電影才是至高無上的藝術。」
  • 「我想拍紀錄片,後來卻覺得單單是紀錄片並不足夠。」
  • 「我不是不喜歡平靜的生活,而是,在平靜的生活之外,我還有些東西想做。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除此之外,我還看了《媽媽咪呀》、《同一月光下》、《我愛碧咸》、《生命的烙印》,還有半齣《西伯利亞的情人》。遠遠還未飽呀,我希望碰到一些夠份量、能長久存於心裡的東西。

2008年9月19日

Oscar Pistorius





  • 他是一個很具爭議性的跑手
  • 21歲 生於南非 兩腳傷殘
  • 他不甘只參加殘奧,他希望參加健全奧運,他信自己可以
  • 奧委會卻否定了他的申請
  • 原因是那對高科技碳纖維假肢,能夠模仿健全運動員腳部和踝關節的反應動作,儲存和釋放能量
  • 這優勢可能令他跑得比健全人還要快
  • 他當然不服
  • 打了一個月官司,勝了
  • 卻在健全奧運400米外圍賽以一秒之差,僅僅領不到奧運入場券
  • 唯有專心殘奧
  • 最終以大熱姿態奪下100, 200和400米的金牌
  • 100米:11秒17
  • 200米:21秒67
  • 400米:47秒49
  • 其實也不是沒得跑的,雖然在健全奧運未必會有獎牌
  • 他是希望打破歷史
  • 傷健同場
  • 我想起早前,有男變女的變性人要求參加女子賽事被否決的事
  • 歷史會記他一頁嗎?等著瞧。

2008年9月12日

2008年9月11日

為何不直播









看殘奧是要調節心情的
它同時展現了最殘忍和最光輝的一面

別可憐或同情
別將事情看得太沉重
別將目光只放在殘肢上
要好好欣賞這個競技比賽

他們未必喜歡拍照
未必可以舉起勝利手勢
未必能看見國旗緩緩升起

但 那完成比賽後的笑容
眼神裡發揮出的堅持和勇氣
有著巨大的感染力

我希望電視可以直播
其實為何不直播

2008年9月9日

毛孟靜 梁美芬

「我寧願輸掉,人人替我感到唔抵;也不想勝了,人人覺得我唔值。」

黃偉文

天天電影

看了《十分鍾情》、《軍雞》、《我的最愛》、《美味不設防》和《危險人物》。有些是在電影院看的,大部份在家裡看的。我發現了太平道有一家影碟鋪,可以5.8元租電影三日兩夜,這件事太環保又慳錢了。

我覺得《十分鍾情》裡林愛華那段是比較精彩的,其餘都很普通,甚至有點無線或教育電視感覺,可能是導演們都太貪心了,在十分鐘裡說太多了,內容又太白了,根本就沒有短片那輕輕型型的節奏,千萬別和《給康城的情書》比,更別提《我愛巴黎》了。

我ok喜歡《軍雞》呀。鄭保瑞之前拍《狗咬狗》我都喜歡。
「正拳是怎樣出的?來,轉出去,轉,不是打出去。」
「坐監沒事做怎好?練拳吧。」
「就算斷手斷腳都好,拳,是可以在心裡練的。」

就是將余文樂比陳冠希呢,我覺得陳冠希強一點,因為余文樂太刻意要keep著靚仔面孔了,反而陳冠希夠膽樣衰,夠膽cheap,是正是邪都可以,感覺上沒什麼包袱,我覺得香港失掉這演員是可惜的,他的英俊惹來別人對他的偏見,就像李安納度迪卡比奧,根本是一流的演員。

2008年9月5日

曼城

當知道曼城新班主揚言以69億收購世界上所有一流的球員時,我真是哈哈大笑了好一會。原來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以為有錢大晒,兼且以勝利為活著的唯一目標。好了,假使金錢真可以利誘C朗、卡卡、美斯同費比加斯,假使曼城真的可以在三年內三冠了,那又代表什麼呢?如果沒有了球員,球隊本身是什麼呢?我一點兒頭緒都無。我沒辦法知道足球員本身的想法,我單純以球迷的角度來看,足球不是這樣踢的。如果一個人要想揚威,應該像朗平那樣,將本來平平無奇的美國隊帶到入奧運四強,採用原有班底,最多加一兩個外援,然後帶領他們恢復信心,繼而成長、壯大。因為,運動最光輝之處,不是盲目的只為勝利,而是要進步,要挑戰現狀,要兄弟拍膊頭的互相打氣。好不好看看傑斯,十多歲便被費sir認定為天才,三顧草廬的招入曼聯,亦為曼聯多次勇奪佳績,現在,他三十六歲了,體力下降了,跑得慢了,射波又失準了,然而,費sir還是沒放棄他,上屆他在關鍵一刻射入一球,全場沒一人不感到震撼,因為,我們球迷都跟進著這小子一起成長的,由他入伍、到當fit、到回落、到轉換踢法,當中有故事,有經歷,有上有落,而不是一空降下來便說要奪冠、或要改朝換代那副不可一世的姿態。

2008年8月29日

著力

對電影很渴望,卻發現好電影可遇不可求。看了《美麗誘情》,開畫第二天便去看了,可惜無法喜歡,因為電影一開始便太著力了,太著力以一齣好戲的姿態出現,太著力要眾人嘩一聲,太著力沾染《愛誘罪》的光彩,又說編劇有機會問鼎什麼獎項之類。可惜,就是種種的太著力,反而令電影顯得乏力無比,一切都經過精心處理,便變成很作狀了。

之後回家看dvd,塔可夫斯基的《solaris》,已是第二次看。第一次是個多月前,那時看不到20分鐘便睡著了,今次好點,60分鐘後覺得真的頂不下去才睡著。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樣,但,可否問一下,可以用什麼方法/角度去欣賞這導演呢?電影前半段都在牧場裡拍攝,間中拍一下河流呀、天空呀、牛吃草之類,男主角則偶爾說幾句不明所以的對白(好像是說發現了外星人之類),我是真的看不明白,亦想不到來龍去脈。而偷偷雞說,我之所以堅持重看,還是基於一個白痴原因,我太崇拜奇斯洛夫斯基了,我誤以找其他名字結尾叫「斯基」的導演都應可以慰藉一下,實在難以想像自己竟有這種想法。

2008年8月26日

運動

有關運動與性格之間,我是這樣想:乒乓球、羽毛球或網球的選手,大抵都是很有決心、好勝、重輸贏、要面,上場無父子那種人。體操和跳水呢,心思細密,喜歡spotlight射在自己身上,喜歡表達自己。足球、籃球和排球之類,則較愛熱鬧、親近群體,有時脆弱,相信命運和變數,通常背負沉重民族主義的。至於跑步和游水,特別是長跑,則應是最習慣折磨自己、獨立,又相當孤獨的人了。在閉幕式時看到那三個得獎的馬拉松選手,乾乾的皮膚,瘦削的身材,在一片狂喜的氣氛之中,還是一臉尷尬的笑容,有點不好意思的拿著獎牌拍照時,我是這樣想。

2008年8月23日

集中力不足

精神不能集中,都不知發生什麼事。看完小說《凍結的香氣》,普普通通的一本小說。之後想看買了很久的《笑忘書》,但拿起了又放下,可能是太期待了,我要好好調節心情之後才看。現在應該會看村上那本有關爵士樂手的新書吧。

今天到電影院看了《七人一個卜戴倫》,因為本身對卜戴倫不熟悉,情節並不完全明白,但事實上說故事的手法是相當前衛的。我又特別喜歡姬蒂白蘭芝,她女扮男裝上陣,帶著墨鏡,演一個身型瘦削、神經巧巧的音樂人,又寸又自我,男人又怎及她有型。

另,早陣子我還看了什麼?《一個人的奧林匹克》、《希特拉的最後十二夜》、《暗花》和《新紥師姐三》,不好意思也要說,那些似乎只能歸類為殺時間的電影。

2008年8月22日

奧林匹克

艾文說,他討厭奧運,因為:一) 過份商業化 二) 太重視輸贏 三) 鼓吹民族主義。我幾乎完全同意他的話。只是,我也覺得,這三種東西並非奧運鼓吹出來的,人的本質、競賽的本質、社會的本質,根本如此。

我實在沒有足夠智慧去評論人權不足的國家有沒有資格搞奧運這件事,然而,我相信奧林匹克這東西原意是為阻止戰爭而設的。細心思考一下,人性本來就是過份重視結果、愛爭鬥、具侵略性的,無可厚非。但,怎樣將這本性轉移到戰爭之外的地方呢?

可能就是透過奧林匹克。要鬥,先別動刀動槍,不妨在預先定下來的遊戲規則內,相對公平地比賽。要抒發所謂的民族精神,先別侵略田地,不如選擇在運動場內盡情揮舞旗幟、吶喊助威。最後或者是輸了,但怎樣呢,總比戰死沙場的好,至少有一條命繼續讓你沉淪與頽廢。運動不一定令人快樂,甚至可能有損身體,但我相信它提供一個機會,扎扎實實與自己相處、認識人性與命運中,不論是輝煌或黑暗的部份。

2008年8月21日

比賽時可以如此快樂
他的名字叫陳一冰

2008年8月20日

生日@home


謝謝朋友

翔飛人



  • 我相信他會回來,可能會跑得更快,但他轉身離去的時候,是應該披上蝙蝠斗蓬、坐上蝙蝠戰車的
  • 沒有選擇,沒有例外,有些人的人生就像被劇本寫好了似的
  • 在被極度愛戴的同時,在關鍵一下總是釀成失望,被誤解,甚至被遺棄
  • 大眾可以是愚昧或是清醒,你可以繼續追查真相,但那毫無關係
  • 令狐沖、楊過、c朗、陳冠希、蝙蝠俠和小丑
  • 你幾乎不用叫他振作,因為他沒辦法不沉淪和自暴自棄
  • 一頭躲起來靜靜舔傷口的獅子
  • 只是,有一天,在你差不多忘記他的時候,他可能又出現了
  • 在跑道上熱身,神態自若,鬆著肌骨、轉轉手腕
  • 記者問:「怎樣,你今天的對手很強哦?」
  • 他開朗的笑,既像小孩子的無知,又像大人的不屑:「哦,有這回事?我根本不在乎他。」

2008年8月18日

跳吧 程菲



  • 怎可能不喜歡程菲
  • 緊鎖眉頭。神情嚴肅。一臉倔強。
  • 一開始,她就沒一刻對自己的表現放鬆過。
  • 跳馬之後是五彩繽紛還是掌聲不絶?
  • 事實是鴉雀無聲。
  • 因為,那練習時千千萬萬次的程菲跳,都抵不住一次的失手跪下。
  • 那還可以是一種怎的心情?
  • 她的自由體操也一點都不自由,簡直是充滿壓逼感。
  • 就連觀眾看著看著也感到痛苦起來
  • 背負著民族的希望、確認著自家的人生、建築著將來的道路
  • 就是看她在最後一個動作時那定格的幾秒,雙腳微微抖震
  • 就知道現實是多殘忍
  • 她應該是嚎啕大哭的
  • 她應該質問自己一千句「為何」的
  • 她卻只是靜靜的彎下身子別著臉
  • 「程菲沒事」「程菲別哭」
  • 場內有人大聲用北京腔說
  • 然後,才十多秒,她竟然真的將身子挺直了
  • 很抱歉、很明白、很感激的對支持者揮手致謝
  • 運動的意義
  • 什麼叫值得不值得
  • 光榮和錯敗
  • 希望和失望
  • 不如問一問程菲
  • 怎可能不喜歡程菲

2008年8月16日

拿度的咆哮

喜歡聽網球比賽的聲音,可能是觀眾太安靜了,非常細微的聲音都能清楚可聽。發球聲是pop一聲、擊球是bang一聲、運動鞋與地面的磨擦聲、運動員艱苦作賽時的喘息聲、就連咆哮都有很多種。昨晚看拿度打球,他擊中球時會歡喜狂叫,奮力揪擊時會痛苦呻吟,有時則是猛虎般嘶叫,眼神像鷹、鬥志像西班牙鬥牛,他簡直是一個緊張大師,讓觀眾沒半點喘息的餘地。